第四百一十八章 包大人驾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熊大无礼地哈哈大笑。“算了吧,差爷,”他说,“我们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机灵,就不会承认这一推理。我们要是承认你所形容的那种蓄谋,你就会指控我们俩是同谋犯,把我们哥儿俩都送到菜市口?”

    “我会那样干的,”王朝被气急了答道。

    “那我们真该庆幸你只是在破案而不是在对我们作出判决。”那一丝微笑明显带有傲慢的挑衅意味。

    王朝尽量使自已集中思路,可是面对这对孪生兄弟却又难以办到。他觉出自己浑发烧,脸也红了,露出受挫的气愤神,尽管他心里并不想暴露出这种绪。可他办不到。

    正在这个时候,马汉已经调查完了,过来找他们。

    “嗨,兄弟,怎么样了?”王朝询问着现场调查的马汉。只见马汉耸了耸肩膀,表示出无奈,两人做的太天衣无缝了。

    “只有一个办法证明你们两人谁有罪了?”

    “什么办法?”

    “有请包大人!!!”

    包大人在府衙坐了很久,也没有见王朝马汉回来,就随着公孙先生一起来到了熊德的家里。

    包黑子一进门就组织人手将现场分离开来,随后就来找王朝马汉。见他们在旁厅,进屋一瞧,他愣住了,这……

    王朝马汉赶忙参见大人,抱拳道:“大人,我俩正想回去禀报。”

    包黑子询问道:“到底什么事?”

    于是王朝就将整个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片。包黑子与公孙策对视一眼瞧着旁边的两位双胞胎,这两人无论肤sè,高形状都一模一样。这到底怎么定罪啊?而这对年轻的李生兄弟却以清新的头脑在干罪恶勾当。这真是一场智慧的挑战!

    包黑子陷入了沉思,一时间众人都陷入了沉思,只有面前的凶手二人则一脸的漾。这是**的挑衅啊。

    公孙策想了想道:“我听小鱼儿说过,人手掌上的纹理尽管是双胞胎也不一样的。”

    包黑子脸sè忽然一亮。道:“对啊,还有这个方法。”于是就带人来到了凶杀现场,瞧见熊德趴在桌子上,背后插着一把菜刀,血流了一地。

    公孙策小心翼翼的取出菜刀,仔细的观察上面是否有指纹。

    包黑子问道:“刀把上有纹理吗?”

    “查过了。”公孙策答道,“已经给擦得干干净净。”

    看来这件事不好说,包黑子好像被打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知道两人之一是凶手,但就是不知道那一个。

    包黑子心想还是去客栈去瞧瞧,找一下他们两个所谓的时间证人。

    于是包大人派人守卫着熊德家,带着人浩浩的去客栈。

    熊大熊二两人带着包大人找到了客栈。哪家客栈相当远,是两层楼。

    包大人带着人进去。店小二见到大人来此,马上停下了手中的活儿。

    包大人威严的问道:“店小二,熊德老先生不幸被人暗杀了。本官正在进行调查,我本官想问你几个问题,请你如实回答。”

    店小二道:“大人你问吧,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熊大熊二是否有一个今天中午时分来过这里?”包大人问道。

    “来过大人。”

    “是来了一个,还是两个都来了?”

    “只来了一个。”

    “哪一个?”

    店小二犹豫了,最后答道:“我也分辨不出他俩谁是谁。”

    “那么今天来的那位没说明他是谁吗?”

    “没说。大人。”

    “你也没问他是谁?”

    “没问,大人。”

    “他俩大概常到这儿来吧?如果只是一个人来,难道你也不问他是哪一位吗?”

    “我过去倒是问过,可他们俩净开玩笑。我压根儿闹不清他们说的是不是实话。所以后来我也就懒得问了。”

    “嗯,我明白了。”

    “是他俩其中一个把熊德杀死了吗?”店小二按捺不住好奇心忽然问道。

    “眼下本官也不知道是谁杀的,”包大人如实地答道,“我只是在调查所有跟老先生有关系的人,看谁不在犯罪现场。”店小二点点头,好像明白了似的。“眼下。”

    他说,“我想知道熊大和熊二。甭管他是谁,今天中午在这里的况。我希望你能说得越详细越好,不管是你还是他都说了些什么话。任何况都有助于侦破此案。”

    店小二皱起眉头思索。

    “喏,”店小二终于开口,“我中午来上班的时候。他们其中之一就在门口等我了。”

    “我中午来的时候,老板在楼上睡觉。”

    “那你们老板见过两人没有?”

    “我猜想他见到了,可他也分不清他俩谁是谁。反正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在午时左右来到这里,也许稍微迟一会儿。我在街上买了点儿东西。您瞧,我买了这条腰带?”他得意洋洋地让他看看,那是一条崭新的闪闪发亮的黑腰带。包大人说很好看,耐心听他慢慢往下说:“他们其中之一正在门外等我。他进来之后,老板就上楼去了。他喝了酒,我也喝了酒。店里没有别的客人。”

    公孙策追问:“他是用碗喝呢,还是就着酒壶口喝?”

    “哦,像往常那样用碗喝。”

    “那他喝酒的碗眼下在哪儿?”

    她困惑地瞧他一眼:“您是指他用过的……碗吗?”

    “对。”

    “哎呀,……我把它们都跟别的碗放在一起洗干净了。”

    包黑子与公孙策尽量掩饰住自己的失望。他心想,哪儿能那么便让你在酒壶与碗上找到指纹。“接着说吧。”

    “实在没什么可说的啦。”

    “他在这儿呆了多久?”

    她想了想,说道:“可能是一直呆到差一炷香到未时才走。不过有件事现在想起来好笑。”

    “什么事好笑啊?”

    “他一直问世间。差不多每隔一段时间就问我一次世间。”

    包黑子宽慰地笑了,这正是他所料想的。那个呆在酒店的小伙子当然对时间十分关心,这样一来,店小二就会记得时辰,就会回答他现在被问起的这个预料到的问题。那个家伙早就知道作案的钟点,一直停留到事成之后才离开。包黑子要能辨认出哪个兄弟动刀杀了人,那么店小二这番作证也能构成另一个人犯有同谋的罪名。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