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熊大熊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包大人回到府衙之后,股还没有做,就听见有人敲打鸣冤鼓。作为一地方大佬,只能穿戴好官府去升堂。

    醒堂木一敲,包黑子抖搂着官威道:“原告。”

    “带原告~~~”

    一个女人不是很风sāo,一般好看的模样,哭哭啼啼的跑上堂,噗通跪倒在地上,喊道:“大人啊,替我做主啊?”

    包黑子道:“有何怨屈?从实道来?”

    那女人哭泣道:“大人,我家主人熊德……呜呜~~~”众人听到这里面面相觑,难道她被她家主人糟蹋了?有几个好这一口儿的衙役顿时满面狰狞,好打抱不平。

    包大人可没有这么无聊,道:“你家主人怎么了?”

    那女人哭泣道:“我家主人我家主人熊德……方才坐在书房写字台后面……让人暗杀了……后背插着一把尖刀……”

    啊?!堂上诸位差役露出惊讶之sè,很黄很暴力。“啪”包大人醒堂木一敲,道:“肃静?!”众人哑口无声。然后才道:“王朝、马汉你二人速速跟随苦主去调查一下。”

    王朝、马汉出列,抱拳道:“是。”然后两人来到苦主面前道:“妇人,咱们走吧。”

    午时片刻,王朝、马汉就随着那女苦主去熊德的家里揍一趟。路上王朝问道:“这事什么时候发生的?”

    那女苦主道:“就是半个时辰之前。”

    马汉抱有一线希望地问道:“您知道是谁干的吗?”

    “可能是……”女苦主哭哭啼啼,中断了答话,“可能是那对双胞胎兄弟中的一个……我在发现老爷被害之前。亲眼看见他从草坪上跑了出去。”

    “双胞胎兄弟中的一个?哪一个呢?”

    “这就说不清啦……他俩长得一模一样……”

    两人闻声,互相望了一眼,这案件有点儿棘手啊。两人低头不语随着女苦主往前熊德家里走。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就抵达了命案现场——熊德的宅院。女苦主引领他俩。他们立刻前去验尸。熊德老头当时坐在书房写字台后面。这当儿子已经朝前歪倒,一头长而密的白发铺展在他正在书写的一张纸上。一把厨房用的尖菜刀插入了他的后背。

    王朝问道:“您方才说看见了双胞胎中的一个从房子里跑出去,是怎么回事?”

    “说的是啊,双胞胎中的一个从房子里跑出去是怎么回事?”有人在窗外重复道。

    这当儿突然有两个小伙子站在那扇通往花园敞开着的窗前面,其中之一在学舌。王朝的目光当即从尸体转向他俩。说实话,他每次见到这哥儿俩都不感到惊讶。因为两人实在长得太像了。他俩一向穿着同样的衣服,叫人难以分辨谁是谁。个头儿一般高,肤sè黝黑,长得都jīng神。他瞧着这哥儿俩,发现两人几乎同时把目光从他上转向椅子上那位死者,而且同时露出惊讶的神

    “出了什么事?”其中之一问道。

    “你们的伯父让人谋杀了。”马汉盯着两人说道。哥儿俩都机灵,心里明白捕快知道他俩不会为此而过分悲伤或震惊。其中之一低沉地说:“我明白了。管家看见我们之中的一个从房子里跑出去,你就断定是我们之中一个把他杀了,对不对?”

    “我刚刚来到这儿,”王朝说。“还需要有更多的证据才能下结论。可我认为你们俩都得作一番陈述。”在王朝询问之极,马汉对现场作一番调查。随后他带着女管家、熊氏双雄穿过前厅进入厨房,请大家坐下来谈谈况。

    “您先说一说。”他语气温和地提出来。那女人讲得很简单,却为难似的。她原以为熊德老先生的这对孪生侄子没在家中。他们俩不管白天黑夜都一向很少在家,端州和别处叫他俩感兴趣的事太多了。她难过地谈出这些况。

    她说熊德老先生独自一人吃过一顿简单的午饭之后,事就发生了。午餐后老先生回到书房写信。她正在饭厅里收拾餐具。忽然听到一声叫喊。起先她还当是从花园里传来的,朝窗外张望了一下,也就是那时,她看到一个侄子匆匆跑出去。她放心不下,便去敲书房的门。里面没有应声,于是她打开门,发现了这桩谋杀案。

    “我想你们俩现在该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王朝对那两个小伙子说,“如今有一位见证人,在犯罪现场和犯罪时间亲眼看到你们之中一个在这附近出现,而且是匆匆逃离的。一种内心发虚的可疑行为。你们想必也会同意这种看法。那么。现在你们俩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可以提出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一个开始说。

    “你是哪一位?”王朝并不窘迫地问道。

    “我是熊大。”

    “你有什么证据?”

    “我当时正在客栈。”

    “你一个人在那儿吗?”

    “当然跟张三在一块儿。他是店小二。如果你去问她,他准会为我作证。客栈中午一开门,我就去了,一直呆到一炷香之前才离开。”

    “你是跟你的兄弟熊二一起回家来的。你在哪里找到了他?”

    “我是在铁匠铺碰上他的。那辆马车在那里修理,我们俩想问一下什么时候可以修好。”

    “好吧。就算你是在铁匠铺遇到熊二的,可你们俩为什么忽然决定回家呢?”

    “我们想跟伯父谈一谈,让他给我们再买一匹马或者马车。两人合用一辆车,这对我们实在太苛刻了。”熊大天真而圆滑地说。

    “现在不会再有想买什么,手头没钱这类麻烦了!”他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

    “如今你们的伯父已经死了,你们俩马上就会阔起来啦。你们哥儿俩当然会是他遗嘱上的主要受益人。”

    熊大笑了:“你是在指控我们之中一个为了想得到遗嘱而把他杀死了。对不对?”

    “熊德有很大的家底。”王朝指出来,语气依然相当温和,“现在你们会有足够的钱,要买多少匹马。买什么东西都行了。”

    熊大的声调也温和:“反正有人能给我作证。你们说有人看见案发后我们中有一个进离了现场,那你想必是要指控熊二啦?”

    “还没有。我还要听听熊二自己怎么说。”王朝的目光转向另外一个侄子。那个小伙子坐在那里,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儿。

    “你想听什么?”他问道,声调跟他兄弟的完全一样,真叫人不可思议。

    “你要是也有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就请说说。”王朝向他提出来。“命案发生时,也就是一个时辰之前,你当时在何处?铁匠铺吗?”

    熊二咧嘴一笑。“这我恐怕没法承认,”他说,“尽管我巴望能够那样,可是铁匠想必不肯帮这个忙。对,正像熊二说的那样,我是在修配厂碰上他的。我们哥儿俩同时到达那里,只在那儿呆了一会儿。我承认我们是在午时到达那里的。”

    “从这里到铁匠铺只消走几息的路就到了”

    “对。”

    “那我再问一遍,熊二。午正半你到底在哪儿?”

    “我啊,在客栈。”熊二说,“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去问店小二。”

    这可真把王朝搞糊涂了:“你是说你们俩都在客栈?”

    “不对,”熊二坚决的说,“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

    “可你的兄弟说他也在……”。

    熊二咧嘴一笑。像是在开一个神秘的玩笑。道:“我又不是我兄弟的保护人,”

    他答道,“所以我不想替他说话。至于我本人嘛,当时确确实实在客栈。”

    王朝坐在那儿沉思,瞧了瞧兄弟俩。那两张脸长得别提多么相像了,都显出一种清白无辜的神“如此说来,”他最后说,“你们俩提供了同一个证人,对不对?”

    “像是这么回事?”熊大答道。

    “可是你们之中有一个人在撒谎。”王朝推理道。

    “那可不是我。”熊大说。

    “那可不是我。”熊二说。两人如此大胆放肆,终于叫王朝沉不住气了。他越思索越感到气愤。

    “我明白了。”他告诉他俩。

    “明白啥啊?”

    王朝在包黑子边呆久了。自然也会一些破案的技巧,于是道:

    “这只是推理,可能在细节上还得推敲。不过你们这项yīn谋已经露了馅。这全倚仗着你们俩长得一模一样,对不对?”两人谁也没吭声,谁也没显得惴揣不安。王朝接着说:“首先你们俩都赞成杀死你们的伯父。当然是为了图财害命。但是你们策划这项yīn谋时也意识到要冒很大的风险。所以就像所有蓄意谋杀犯那样。尽量设法消除或减少这种风险。你们考虑到会遇到不少麻烦,但不管怎么说,你们明白首先受到怀疑的就是你们兄弟俩,因为你们俩确实有这种嫌疑。你们正确估计到,破案总是首先要找出谋杀动机。你们面对这一问题,知道自己准会受到怀疑。于是你们就想方设法杀了人而同时又可以证明自己并不在犯罪现场。我说得对不对?”

    其中之一—王朝已经闹不清他俩谁是谁了——熊大耸耸肩说:“这是你自己编造的故事,差爷。”

    “好吧,那我接着往下说。你们决定干这项勾当,便用最简单而直接的方式把你们的伯父杀死了。因为你们反正总要受到怀疑,所以你们就豁出去了。可是有人看见了你们其中一人仓皇逃跑。你们甚至连这一点也早有准备,因此另一人在谋杀发生时呆在客栈里,好提出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现在就得证明你们俩其中一人当时到底在何处。干得真鬼!我不得不承认,我们如果没法证明你们俩谁作的案,因为只有一个人是凶手,那就不能随意定你们的罪?尽管有一位见证人,但不能判断出你们两人到底谁是杀人凶手?”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