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马小玲进了环顾一周,只见有仵作在检验尸体。县衙见有三个人生面孔进来,脸sè不悦,厉声道:“刘捕头不是说了吗?案发现场不得有人进入吗?”

    “大人?”刘捕头闻声,噤若寒蝉的跑过来附在他耳边嘀咕一阵,只见县衙不住点头。

    马小玲回头瞧见赵青霞与李公子也进来,见他们手里的黄金令牌,知道了赵青霞又拿出来吓唬人了。这叔叔的女儿还真是的。

    县令认真的看着马小玲等三个人,面sè露出欢喜道:“三位驾到,真的蓬荜生辉啊。这下,鄙人就轻松许多了。”

    马小玲看了他一眼,嘲弄似地把眉毛扬了一扬。县令说:“我认为我们已经竭尽全力了。这个案子的确很离奇,我正想向上峰报,没有想到上峰能掐会算,这么快就派来人来了。”

    马小玲见之,笑道:“我也是路过。见这里有凶杀案件,所以过来瞧瞧。”于是问道:

    “大人,你没有坐马车来吗?”

    县令诧异回答道:“没有。”

    马小玲问道:“那你的属下呢?也没有吗?”

    县令回答道:“也没有,我说张捕快,我们县城很穷的,谁没事雇马车。”

    马小玲淡淡道:“那么,咱们到屋子里去瞧瞧。”

    马小玲问完这些前后不连贯的话以后,便大踏步走进房中。赵青霞等跟在后面,脸上露出惊讶的神sè。

    有一条短短的过道通向厨房,过道地上没有平地毯,灰尘满地。过道左右各有一门。其中一个分明已经有很多星期没有开过了。另一个是餐厅的门,惨案就发生在这个餐厅里面。马小玲走了进去,赵青霞跟在她的后面,心感到异常沉重。这是由于死尸所引起来的。

    这是一间方形大屋子,由于没有家具陈设,因此格外显得宽大。墙壁上糊着廉价的花纸,有些地方已经斑斑点点地有了霉迹,有的地方还大片大平地剥落下来,露出里面黄sè的粉墙。屋里只有一个窗子,异常污浊,因此室内光线非常昏暗,到处都蒙上了一层黯淡的sè彩。屋内积土尘封,更加深了这种调。

    赵青霞毕竟是金枝yù叶,很少见到过死人,有点儿害怕,不自觉的脚步乱了起来,碰撞到前面的马小玲。

    马小玲回头对着赵青霞道:“哎,为什么跟着我啊?”

    赵青霞闻声,面sè一紧,鼓起勇气道:“谁跟着你啊?!”脸sè露出愤愤不平。将目光移到尸体上事后,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在那个万分可怕的尸体上;他僵卧在地板上,一双茫然无光的眼睛凝视着屋顶。死者大约有四十三、四岁,中等材,宽宽的肩膀,一头黑黑的鬈发,并且留着短硬的胡子,上穿着厚厚的黑呢礼服上衣和背心,浅sè裤子。旁地板上有一顶整洁的帽子。死者紧握双拳、两臂伸张、双腿交迭着,看来在他临死的时候,曾经有过一番痛苦的挣扎。他那僵硬的脸上露出恐怖的神

    据马小玲看来,这是一种忿恨的表,是所没有见过的。凶恶的面貌,加上龇牙咧嘴的怪状,非常可怖,再配上那副低削的前额,扁平的鼻子和突出的下巴,看来很象一个怪模怪样的扁鼻猿猴。此外,那种极不自然的痛苦翻腾的姿态,使它的面貌变得益发可怕。一向瘦削仵作正在检验尸体。

    县令说:“这件案子一定要哄动全镇了,三位。我也不是一个没有经历的新手了,可是我还没有见过这样离奇的事。”

    李公子问道:“没有什么线索?”

    县令回答道:“没有线索。”

    刘捕头也随声附和地说:“一点也没有。”

    马小玲走到尸体跟前,跪下来全神贯注地检查着。“你们肯定没有伤痕么?”他一面问,一面指着四周的血迹。

    仵作回答说:“确实没有。”

    马小玲淡淡道:“那么,这些血迹一定是另一个人的喽,也许是凶手的。如果这是一件凶杀案的话,这就使我想起了包大人以前破获的一件案件?”

    众人闻声,难道这还有案例可寻?

    马小玲说道:“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新鲜事,都是前人作过的。”他说话的时候,灵敏的手指这里摸摸,那里按按,一会儿又解开死人的衣扣检查一番。

    “啊?”赵青霞脸sè羞红,这……这,毕竟是黄花大闺女,哪里见过光溜溜的体,更何况是死人的。

    他的眼里很茫然的神。马小玲检查得非常迅速,而且是出乎意料地细致和认真。最后,她嗅了嗅死者,又瞧了一眼死者起靴子的靴底。

    马小玲问道:“尸体一直没有动过么?”

    仵作本来很生气,但县令已经知道了他是上峰派来的,所以回答道:“除了进行我们必要的检查以外,再没有动过。”

    当搬动死尸时,有一只戒指滚落在地上了。赵青霞连忙把它拾了起来,莫名其妙地瞧着。

    她叫道:“一定有个女人来过。这是一只女人的指环。”富家子弟自然识别这些首饰。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托着戒指的手伸过来给大家看。众人围上去看了。这只朴素的金戒指无疑地是女人戴用的。

    县令说:“这样一来,更加使案件复杂化了,天晓得,这个案子本来就够复杂的了。”

    马小玲说:“你怎么知道这只指环就不能使这个案子更清楚一些呢?这样呆呆地瞧着它是没有用处的。你在衣袋里检查出什么来了?”

    “都在这儿,”仵作指着桌子上一小堆东西说,“一根又重又结实的金链。一枚金戒指,上面刻着陈记的会徽。一枚金针,上边有个虎头狗的脑袋,狗眼是两颗红宝石。官府通牒,上有“尹明强,广州城人等”。没有荷包,只有些零钱,一共七两23文钱。此外还有两封信——一封是寄给刘川,一封是给陈大的。”

    “是寄到什么地方的?”

    “两封信都是从驿站寄来的,内容是通知他们开工。可见这个倒霉的家伙是正要回广州去的。”

    “你们可曾调查过陈大这个人吗?”

    “当然,我当时立刻就调查了。”刘捕头说。

    “你们跟他方面联系了吗?”

    “这个很难,毕竟这里离着广州还是有一断距离的。”县令回答道。

    马小玲点了点头,一下子案件进入了死胡同,到底怎么办呢?如果小鱼儿醒过来就好了。

    正在这个时候,赵青霞走过来说道,“大人,我刚才发现了一件顶顶重要的事。要不是我仔细地检查了墙壁,就会把它漏过了。”他说话时,眼睛闪闪有光,显然是因为他胜过了他同僚一着而在自鸣得意。

    “到这里来,”他一边说着,一边很快地回到前屋里。由于尸体已经抬走,屋中空气似乎清新了许多。“好,请站在那里!”

    她从怀里拿出火折子,一吹燃烧起来,举起来照着墙壁。

    “瞧瞧那个!”她得意地说。

    前面说过,墙上的花纸已经有许多地方剥落了下来。就在这个墙角上,在有一大片花纸剥落了的地方,露出一块粗糙的黄sè粉墙。在这处没有花纸的墙上,有一个用鲜血潦草写成的字:

    碧荷

    “你对这个字的看法怎么样?”赵青霞象马戏班的老板夸耀自己的把戏一样地大声说道,“这个字所以被人忽略,因为它是在屋中最黑暗的角落里,谁也没有想起到这里来看看。这是凶手蘸着他或者是她自己的血写的。瞧,还有血顺墙往下流的痕迹呢!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无论如何这决不是自杀。为什么要选择这个角落写呢?我可以告诉你,你看烛台上的那段蜡烛。当时它是点着的,如果是点着的,那么这个墙角就是最亮而不是最黑的地方了。”

    刘捕头轻蔑地说:“可是,你就是发现了这个字迹,又有什么意义呢?”

    “什么意义吗?这说明写字的人是要写一个女人的名字碧荷,但是有什么事打搅了他,因此他或者是她就没有来得及写完。你记住我的话,等到全案弄清楚以后,你一定能够发现一个名叫碧荷的女人和这个案子有关系。你现在尽可以笑话我,马小玲;你也许是非常聪明能干的,但归根结底,生姜还是老的辣。”

    马小玲不纵声大笑起来,说:“实在对不起!你的确是我们三个人中第一个发现这个字迹的,自然应当归功于你。而且正如你所说的一样,由此可以充分看出,这字是昨夜惨案中另一个人写的。我还没来得及检查这间屋子。你如许,我现在就要进行检查。”

    马小玲开始认真的检查着现场,在屋里默默地走来走去,有时站住,有时跪下,有一次竟趴在地上了。她全神贯注地工作着,似乎把他们全都忘掉了;他一直在自言自语地低声咕嘀着,一会儿惊呼,一会儿叹息,有时吹起口哨,有时又象充满希望、受到鼓舞似地小声叫了起来。

    赵青霞双手抱,哼道:“故弄玄虚。”(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