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御猫展昭展熊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为您提供。    众人马不停蹄,直接就奔向了金谷园,门前的家丁一见这种阵势,慌忙进去通报。张三爷得到了消息,也不由有些慌了手脚,连忙出来查看,未等走到门口,迎面就碰到了马汉一行,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那马汉心急如焚,哪里肯在门口等候,直接就带人冲了进来。

    张三爷见状,连忙上前阻拦道:“各位官爷,不知何时私闯我们金谷园?”

    马汉边的王朝将手里的一张公文一扬,厉声喝道:“现有府衙的公文在此,何来私闯?我们是奉命行事,要搜查这所园子,所有人都留在原地,不许走动!”那王朝马汉非等闲之辈,江湖草莽出,气势自是非同小可,张三爷也不敢作声啦。

    就在这时,胡公子等人迎面赶了过来,见了众衙役,不慌不忙地抱拳道:“你们那里人,来此作甚?”

    马汉怒喝道:“我们奉命搜查金谷园,让开!”一扬手将此子掀翻在地上,大部队直接跨过去。

    人家都说韩信受胯下之辱,方才能成为一代大将军。可是没有受到过这么多人的跨下之辱啊?呜呜~~~

    马汉轻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将手一挥,口中吼道:“留下人手,把手好出口,其他人分成五队,开始搜查!”于是两名神武军带领一队,各自负责一个方向,分别搜查去了。

    胡公子见对方竟然无视自己的存在,顿时气得面sè发青,想要发作。可是看了看马汉那杀气腾腾地模样,决定还是先当一回“好汉”。不要吃眼前亏啦。

    张三爷看着面前的马汉,不由冷笑了一声道:“这位差官,我这金谷园中,处处是奇花异草,屋中满是珍宝古玩。要是有丢失损坏之处,你个小小的差役,能赔偿得了吗?”

    马汉厉声说道:“洒家是赔偿不起,不过,要是真有这事,洒家可以把这颗脑袋赔给你!”张三爷也被马汉凛然的气势一冲,也说不出话来。

    佛堂在后方不易北方发现,但此刻里面传来打斗的声音。自然隐瞒不了。

    张三爷闻声,也是惊奇,什么人在佛堂之内打斗呢?难道老爷有危险。如此必要想出办法,眼睛一转,对旁边一人递交眼神,

    那人深有领悟,不小心碰撞一瓷瓶,跌落在地上。‘啪’一声摔的细碎。那小厮连忙上前。哭叫道:“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是我们老爷最喜欢的唐代官窑。你们赔不起啊。”

    众位官差一愣,一差役道:“我们可没有碰。”

    马汉看了一眼。怒道:“别说砸破你几只瓶子,即便是一把火将你们宅子烧成灰烬。洒家一分钱也不会给。兄弟们给我继续搜。”

    那些仆从们闻声,于是上前吵吵闹闹起来。马汉没有闲工夫与之吵闹。‘噌’拔出钢刀道:“给洒家滚开。”

    谁知,一仆从见之,哼笑道:“靠,把刀子以为我们怕你啊?老子也是江湖上混的。兄弟抄家伙上?!”瞬间。金府里打成一片。金府内也大多是被金大爷收留的江湖草莽。他们见到这么多人来此,必然不是好事。煽风点火一般,两军对垒起来。张三爷也趁机逃走,想告知金大爷。

    “大人,王朝马汉已经与金谷园干起来了。”一差役上前向包大人禀报。

    包大人眯着眼道:“可发现小鱼儿?”

    差役回答道:“没有。”

    “将金谷园所有人拿下。”包黑子大手一挥全部差役一拥而上。

    包黑子旁边的年轻人,耳朵一动,道:“大人,前方几个高手在交手,想必小鱼儿也在里面?”

    包黑子闻声,看了他一眼道:“哦,那有劳熊飞,前去看看。”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rì后被皇上御封为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封号“御猫”的展昭,展熊飞。

    常州府武进县遇杰村人氏,自幼习武,善轻功、会袖箭、剑法高超,兵刃为巨阙剑,少年行侠,仗剑四方,好不平事,百里传名。时人因其久居江南,尊为“南侠”。

    包黑子南下端州之时,一路上少不得饥餐渴饮,夜宿晓行。一rì,到了一小镇,找了一个饭店。找了一个座儿,包黑子坐在正面,王朝马汉打横。虽系主仆,只因出外,又无外人,爷儿几个就在一处吃了。

    堂官过来安放杯筷,放下小菜。包黑子随便要一角酒、两样菜。包兴斟上酒,包公刚才要饮,只见对面桌上来了一个道人坐下,要了一角酒,且自出神,拿起壶来不向杯中斟,花喇喇倒了一桌子。见他唉声叹气,似有心事的一般。

    包黑子正在纳闷,又见从外进来一人,武生打扮,叠暴着英雄jīng神,面带着侠气。

    道人见了,连忙站起,只称:“恩公请坐。”

    那人也不坐下,从怀中掏出一锭大银,递给道人,道:“将此银暂且拿去,等晚间再见。”那道人接过银子,爬在地下,磕了一个头,出店去了。

    包黑子见此人年纪约有小鱼儿一般大,气宇轩昂,令人可,因此立起来,执手当,道:“尊兄请了。能不弃嫌,何不请过来彼此一叙?”那人闻听,将包黑子上下打量了一番,

    便笑容满面,道:“既承错,敢不奉命。”

    王朝连忙站起,添分杯筷,又要了一角酒、二碟菜,满满斟上一杯。王朝便在一旁与马汉一起坐。包黑子与那人分宾主坐了,便问:“尊兄贵姓?”

    那人答道:“小弟姓展名昭,字熊飞。”

    包黑子也通了名姓。二人一文一武,言语投机,不觉饮了数角,咱也不知道包黑子最后施展了什么法宝,这展熊飞竟然跟了包黑子。哎,果然是三寸不烂之舌。(后面会单独介绍。)

    却说展昭仗着轻功高超,越过人头,越过高墙直奔后花园而去。眼神贼好的他一眼就瞧见那后花园一人匆匆而去。只见此人贼眉鼠眼,不是张三爷又是谁?

    展昭一路跟踪而来,被引进一佛堂。那人站在佛堂之外,瞅见里面有打斗,愣在哪里。展熊飞一脚踹在此人股上。

    张三爷说巧不巧,正好跻在金大爷与智深和尚之间。

    蓦地里半空中人影一闪,一个人“啊”的一声长声惨呼,前心受了马小玲和智深和尚二人的掌力和拳力,后背被金大爷的劈空掌击中,三股凌厉之极的力道前后夹击,登时打得他肋骨寸断,脏腑碎裂,口中鲜血狂喷,犹如一滩软泥般委顿在地。

    这一来不但马小玲和智深和尚大为震惊,连金大爷也颇出意料之外。原来这人却是张三爷。他悬半空,时刻已然不短,这么晃来晃去,嵌在横梁中的钢刀终于松了出来。他子下坠,说也不巧,正好跌在三人各以全力拍出的掌力之间,便如两块大铁板的巨力前后挤将拢来,如何不送了他的xìng命?

    张三爷喷出一口血道:“老大,官兵杀……”登时断气。

    佛堂里的众人回头见门口站着一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持剑少年,小鱼儿被马小玲扶起来后,问道:“这人是谁啊?”暗忖,比我还帅,导演,你这招的什么演员啊?不会抢我的戏?

    马小玲一脸花痴样子,直言不讳道:“好帅哦。”

    小鱼儿温怒道:“有我帅吗?自己爷们儿在此,也想这外人?”

    “哼。”马小玲眯着眼睛道:“还指不定谁勾三搭四呢?”这一句倒是戳到小鱼儿上了,连忙打哈哈道:“嘿嘿,哪有的事。”

    金大爷紧紧盯着那偏偏少年,道:“小子竟然玷污我的佛堂受死。”

    展昭闻声,眉毛一皱,知道此人是金府之人,暗忖:大人说要拿下所有人。

    小鱼儿见到:“小心?!”

    展昭见此人一近咫尺,在挥拳一瞬间,熊飞手中巨阙剑而出。

    “噗”一阵血光而出,溅shè在大佛之上。只见金大爷站在原地不动。那少年的剑上不停的流血,滴滴落在地板上。

    小鱼儿马小玲和智深和尚目瞪口呆起来,瞧着这翩翩少年,也太牛掰了。一剑之下,竟然秒杀了

    金大爷怎么说也是江湖老前辈,武功高强,连小鱼儿三人联手都勉强抵制,这少年即便从娘胎开始修炼,也不会有金大爷如此的成绩?

    金大爷捂着手,脸sè狰狞,幸好刚才急忙收回,要不然这只手就废掉了。但还是被划了一刀。鲜血从手臂上留下,滴落在地上。

    问道:“你这什么剑法?”

    展昭紧紧盯着面前的金大爷,冷酷的说道:“我的剑法咫尺之内也能拔剑。”

    “喔喔”一阵喊叫声,一大群衙役冲了进来,围住佛堂。金大爷一瞧,大势已去啊。准备伺机逃走。

    只见从人群当中,走出一人,脸sè黑黑的,金大爷心中不由一颤,问道:“包大人,你这什么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