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二探金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为您提供。    二更天过后,智深和尚和马小玲来到了金谷园的围墙外。马小玲低声对智深和尚说道:“你就在这里接应,我进去查访。”

    智深和尚怕她孤掌难鸣,也执意要一起进去。马小玲又说道:“院中住有高手,万一有什么不妙,以我的轻功,可以全而退。你要是进去,万一被人发觉那就只有硬拼啦!”

    智深和尚想了想,也只好答应了下来。于是马小玲翻跃上了墙头,如同落叶一般,飘落到园内。

    天上虽然没有月亮,但是金谷园中,悬挂着很多的灯笼,这也使马小玲的行动极为不便。而且,不时的还有巡逻的护院,持着棍棒,在院中来回走动;很多的房间中也传出了一阵阵吵闹声,和骰子在骰盅里转动的脆响,以及骨牌在撞击时的哗哗声。这些也增加了马小玲巡查的难度。她只好借着花木和建筑的掩映,慢慢在院中摸索。

    过了三更之后,园中的jǐng戒渐渐松弛了下来。喧闹声也渐渐平息了下来,玩乐了半夜的人们也都渐渐如睡,马小玲的活动也顺畅了许多。

    但是,当她在金谷园中转了一圈之后,还是没有发现小鱼儿的踪迹,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马小玲的心越来越慌乱了起来:“难道小鱼儿已经遭到了毒手!”想到了这里,她就安慰自己道:“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最后,马小玲来到了园子的最后面,在一片幽深的草木之中。她发现了一座禅堂。里面还有一下一下的木鱼声,在寂静的夜里。更显得清晰宁静。仿佛人心头的杂念,也都随着木鱼声一起消散。马小玲不由心中疑惑:“怎么在园中还建有禅堂。莫非这里还住着和尚不成?夜半三更还念经,其中定有古怪!”

    于是,马小玲就轻轻地靠了过去,想入内查看一下。马小玲蹑手蹑脚地走到了窗下。伸出右手的食指,在嘴里沾湿,然后放在窗纸上。慢慢将其沾湿,最后,无声无息地将窗纸捅破,露出一个小洞。马小玲闭上了左眼,将右眼凑上去观瞧。只见屋中点着一只蜡烛。放在香案上,香案的后面。是一尊金sè地佛像;香案前面,盘膝坐着一人。正在闭目诵经,手中还很有节奏地敲打着木鱼。

    马小玲仔细一看。不由一愣:这人竟是白天在大门口出现的那个老者----金谷园的主人。马小玲心中疑惑了起来:“这个人又不是和尚,跑到这里来念什么经?即使是和尚,也用不着半夜念经啊!”

    这时。只听屋中的老者忽然睁开了眼睛,目光犹如两道闪电一般,shè向了马小玲所在的方向,随后。口中说道:“夜半三更,竟然还有人和老夫一般虔心向佛,真是有缘人。可愿意进来和老朽结一段善缘否?”

    马小玲见行踪暴露。本yù远遁,但又实在是不忍心空手而归。她也是艺高人胆大,于是就走到了门前,推门而入。

    屋中的老者见了,点头道:“果然是你。我想到你一定会来的,所以就一直在这里等候!”

    马小玲也早就料到是如此况。于是就拱手道:“晚辈给前辈见礼。深夜造访,冒昧之处,还望前辈担待!”

    那人仔细打量了马小玲一眼,口中说道:“像,实在是太像啦!好了,你走,我也不想难为你!其实,你是应该跪在地上,给我这个长辈磕几个头再走地!”

    马小玲听他说得古怪,心中不由犯疑:听他的口气,好像是与她母亲旧相识。要真是这样,我就更不能走了,一定要问出小鱼儿的下落!

    于是,马小玲又施礼道:“不知前辈何出此言,莫非是家母的旧交?”马小玲与她母亲很像。

    老者眼光忽然深邃了起来,幽幽地说道:“岂止是故交!”

    马小玲听了,连忙跪倒在地,口中说道:“既然如此,就请前辈告之小鱼儿地下落,晚辈感激不尽!”

    老者望了马小玲一眼,摇头道:“你还是去!”

    马小玲急道:“前辈,不管你答不答应,人我一定要带走?!”

    老者听了,双目圆睁,口中喝道:“大胆!我念你是故人之女,这才不予你计较。哪知你却如此不识好歹,说不得只好替你的母亲教训教训你啦!”

    马小玲的倔强xìng子也发作了起来,双手抱拳道:“如此,晚辈讨教啦!”然后,双掌一摆,就要发动攻击。

    就在这时,只听禅堂外面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嘿嘿嘿,想不到这里还有一座佛堂,看来是专门为洒家我准备地!”

    金大爷听了这个声音,不由向门口望去。只见从大门shè来一阵亮光。

    马小玲见了来人,喜出望外,心中大定。原来,来者非是别人,正是智深和尚。

    他也被那一阵木鱼声吸引而来,问道:“马姑娘,找到小鱼儿了吗?”

    马小玲转向那个老者道:“这个,就得问他啦!”

    智深和尚听了,也回过头去,向那老者望去,道:“老家伙,将人交出来。”

    金大爷道:“我说了很多次了,这里没有。”

    智深和尚道:“没有?看来不把你拆了,你是不会说是?”话还没完,一双铁拳扑面而来,直扑金大爷。

    金大爷影一晃,竟然凭空消失。马小玲左瞧右瞧,不见踪迹。

    智深和尚回转子,马小玲随着他目光而去,只见金大爷在门口,一脸得意的笑容。智深和尚没有表现出大大咧咧,而是比较凝重。

    金大爷眼神一怔,用手摸了摸脸颊,一滴血留了下来,没有想到此子的铁拳已近登峰至极。

    马小玲见之,喜道:“大和尚,没有想到你如此厉害?这小鱼儿有救了。”

    只见智深和尚面sè一紧,噗,一口血喷出。马小玲见之连忙上前道:“大和尚,你怎么样了?”

    “中了他一指。”智深和尚用拳头擦拭一下嘴角儿的血道:“马姑娘,待会我拖着他,你快点儿离开这里。”

    原来就在刚才电光火石之间,金大爷施展大力金刚指,点钟了道,还好自己有铁布衫。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