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哈哈~~~”金和尚放声大笑了起来,声音十分洪亮,震得小鱼儿两耳嗡嗡直响。

    小鱼儿极力运用内力抵抗,暗道:丫的,师傅你这是给我找来多么厉害的对手。

    只见那金和尚指着自己道:“你不乖?!”

    乖宝宝?小爷又不是幼儿园的小孩,装什么乖宝宝。

    金和尚双手合十对准前面的大佛道:“你看我这尊金佛怎么样?它可是纯金制成的,足足用了我一年的收成。”

    小鱼儿闻声,果然赌博一本万力,又听金和尚道:“我金某人每年在这里有十几万银子的收成。”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别人断我金某的财路,金某一定让他血溅三尺。”金和尚狰狞的说道。

    小鱼儿笑道:“既然如此,小弟可就不必打扰,就此作罢,就才作罢?!”说罢,小鱼儿就yù抽退出佛堂。

    这时,胖子那山一样的躯横在小鱼儿的面前,牢牢地封住了大门。只见他笑眯眯地说道:“小鱼儿,佛曰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你既然来到了这个佛堂,也就入了地狱啦!”

    小鱼儿也不搭话,双手径直向对方胳膊抓去。事到如今,也只好放手一搏啦,必须先打倒这个死胖子,然后才能逃出这座金谷园。

    出乎小鱼儿预料的是,这个胖子看似笨拙,但实际却非常灵活,武技远在自己之上。要不是小鱼儿擅长贴近战。恐怕早就被他擒住啦。

    “你妹的,沈仲元!别以为我怕了你。”

    小鱼儿不由暗暗着急:“如果今rì不能逃脱,落到对方手里,可就危险了!”而那个胖子依然是不慌不忙,稳如泰山一般,不停地阻挡着小鱼儿的进攻。不但寸步未退,反倒将小鱼儿渐渐得远离了禅房的大门。

    小鱼儿一见形势不妙,于是改变了招法。脚下不停地跳跃,施展逍遥拳法,发动了组合拳,向沈仲元攻去。

    那沈胖子自然被小鱼儿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毕竟人称小诸葛的沈胖子智谋算上数,但,武功却在七侠五义里算是二流高手。

    小鱼儿放倒了沈胖子,然后笑眯眯地转到了他的面前,口中说道:“想不到人称小诸葛的沈仲元还是练家子,不过。在我的面前,你的那些可就是小儿窠啦!呵呵呵!”

    就在他笑得最得意的时候,忽然一阵掌风袭来。小鱼儿一招地滚躲开。暗叫不好。老秃驴要亲自动手。暗叫:此地不宜久留。小鱼儿则从地上一跃而起。向屋门奔去。就在小鱼儿即将冲到门口,胜利在望之际,门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只见他扬起了右手,在小鱼儿脑门上一点,小鱼儿立刻就扑倒在地,也和那个胖子一样。陷入了昏迷之中。

    金大爷满意地看看自己的手指,然后对倒在地上的小鱼儿说道:“小鱼儿,老夫实在是不忍心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创立的基业,毁在你的手上,所以也就只好委屈你啦!”而在他的对面。那尊慈眉善目的金佛,依然法相庄严地看着这一切。

    再说酒店里的智深和尚。足足等了一个上午,不仅小鱼儿没有回来,就连马小玲也没了踪影。

    智深和尚也不由焦躁了起来,想要出去寻找二人,可是又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好耐着xìng子在这里苦等。

    巧儿问道:“大和尚?难道忘记出家人不急不躁吗?”

    智深和尚瞧着巧儿,道;“我说小娃娃,你倒是一点儿不担心你家公子?”

    巧儿笑道:“我家公子很厉害的。三五个人甭想近他?”

    智深和尚摸着光头道:“哼,就他那三脚猫功夫,如果碰上高手,一招就败了。”

    巧儿不乐意道:“切,我家公子可厉害,哪里说的那么差?昨天你不是见到他的厉害吗?”

    “不就是降龙十八掌吗?”智深和尚不屑道。

    巧儿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智深和尚道:“丐帮的弟子,会一两招降龙十八掌又什么稀奇的。你个娃娃你又不懂武功,说了也白说?”

    “说说吗?”巧儿倒是被他勾起了兴趣。

    智深和尚见这女娃娃煞是可,道:“这武功也要分人,在谁的手里才能发挥到极致。虽然小鱼儿尽显乔老帮主的风范。但在和尚眼里差了许多。和尚的一双铁拳就能打爬下他。”

    巧儿不喜道:“你就吹牛吧?!”

    看看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智深和尚就要了一些酒菜,边吃边等,也好捱一捱难熬的时间。直到智深和尚的一坛酒快要见底的时候,才看到马小玲急匆匆地赶了回来,智深和尚连忙招呼了他一声。

    等到马小玲坐下之后,巧儿问道:“小玲姐姐,回来了,公子呢?”

    马小玲皱着眉头说道:“他被那个胖子领到了一个叫金谷园的地方。然后就不见再出来。这个该死的包子,估计又是沉迷在牌桌上啦!”

    智深和尚听了,也不由瞪圆了眼睛:“不行,洒家得去找找!”说罢,起yù走。马小玲拦住他道:“还是先等等,也许他被留下吃饭了。也有可能。”

    于是,马小玲也食不甘味地吃了一口饭,然后和巧儿一起等了起来。一直等到了红rì西斜,还是不见小鱼儿地影子。

    马小玲道:“巧儿你快马加鞭去端州去求见包大人。”她心中有点儿担心,小鱼儿有可能被抓了。

    巧儿摇头道:“不行,我要去找公子?”

    “听着,巧儿,这次可不是闹着玩儿的。”马小玲道:“我怀疑小鱼儿已经被监了。你现在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巧儿这才点头应道。

    于是马小玲与智深和尚一齐起。由马小玲引路,来到了金谷园。

    到了门口,智深和尚迈步就要往里闯。马小玲将他拉住,然后走到了把门的一个家人前,拱手道:“借问一声。早晨有一个张老先生进到了园内,可曾出来?”

    那个家人用眼睛瞥了马小玲一下,然后说道:“我们这里可没见过什么张老先生。二位还是到别的地方找找吧!”

    智深和尚一听就急了,扯着嗓子吼道:“怎么没有?就是跟那个胖子,叫什么沈胖子一起来的!”

    那个家丁一听,立刻恍然大悟:“你说得是那位老先生啊,他早就走了。好家伙,背着一大包黄金,看来是发财啦!”

    马小玲又问道:“是什么时间走的?”

    那家丁想了想道:“大概是将近中午的时候,怎么。你们是他地亲戚呀,那快找找他吧,别是自己扛着金子偷偷跑了!”

    马小玲听了,心中暗想:“那时候我就守在门口,根本就没看到有人出来。这个家丁竟然当面撒谎,看来小鱼儿在里面有危险啦!”马小玲敏感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妙。然后又追问道:“那个胖子呢?”

    家人说道:“那个胖子也随着一起走了,两个人还亲地拉着手,一起走出去的,看来是找地方分钱去了。那个胖子可是赌场的老手,最擅长坑蒙拐骗!不会是他把那个什么张老先生带到了无人之处,给暗害了吧!我看你们还是赶紧寻寻去吧,别最后闹个人财两空。”

    马小玲听了,基本已经确定,小鱼儿是遇到危险啦!旁边的智深和尚也意识到不妙,于是大吼道:“不行,你说什么我们就都信啊,洒家要进去搜搜!”

    家丁听了,嗤笑了一声:“这里是私人的住宅,难道是你想进就进得去地吗?别说是你了,就是县里的差官,没有县令大人的文书,也甭想进入这金谷园一步!”

    马小玲见他看着自己和智深和尚,目光中露出了挑衅之sè。顿时心下雪亮: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智深和尚的份,那么小鱼儿也一定是露馅了,看来我们是入了人家布好的局啦!

    智深和尚听了家丁地话,不由气往上撞:“洒家管他*娘。今天一定要进去不可!”说罢,然后大踏步地往里就闯!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