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和尚搅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就在这时,忽然屋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众人都吃了一惊,连忙抬起头来观瞧,只见一个老头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他径直走到了那个光膀子大汉的面前,颤声说道:“三儿呀!你----你还有心思在这里赌啊!你老婆刚才喝药自尽啦!”

    小鱼儿一听,不由心中一惊,向那个汉子望去。却见他脸上的横颤动了几下,恶狠狠地说道:“那个贼婆娘,早该死啦!”然后又将手一挥,对众人说道:“来,咱们接着玩,真他娘的扫兴!”

    那老者上前抓住他手里的骰盅,哀求道:“三儿啊,你回去瞧瞧。好歹夫妻一场!”

    那汉子骂道:“人都死了,我回去能顶个用!你先回去,明天早晨叫人背着扔到乱葬岗就完事啦!这个小娼妇,自从娶过门来,倒他娘的装起了贞节烈女,一个客人也不接。不但赚不来钱,还要花钱供养她。死了倒干净!”

    马小玲听了,不由一阵一阵心寒:“这哪里还有什么人xìng啦!简直连禽兽都不如!”

    周围有人还调笑道:“三哥,你倒是早说啊。是不是我就花点钱把嫂子买过来,岂不是大家都有赚头!”众人听了,都哄笑了起来。

    于是。骰盅再次摇起,美妙的哗啦声重新回在小屋中。那个老者实在是气愤不过,一把抢过了那汉子手里是骰盅,摔在地上。口中骂道:“你这个不孝子。赶快跟我回家!”

    那汉子也急了,两眼冒火,一掌将老者推倒在地上。口中骂道:“你个老不死的,竟然管起老子来啦!你年轻的时候将俺娘撒出去,和人乱搞,然后你当便宜老子。现在倒来管我,你还是先管管自己!”

    旁边也有人随着起哄道:“三哥说得有理,我怎么看,你们怎么不像是爷俩!”

    那老者气得嘴唇发青,一个劲地颤抖。却说不出话来。想是那个汉子说得也是**不离十。最后。只得爬将起来,颤巍巍地出了屋子。

    小鱼儿见状,向马小玲示意了一下。马小玲点点头。然后也随着走了出去。

    那汉子在地上唾了一口,然后拾起了骰盅。此物乃是熟铜所制。再加上老者力衰。所以丝毫未损。只是那几粒骰子。却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

    那汉子在自己面前拣了一块银子,然后扔给了本家的老板娘道:“再取一副骰子来,真他娘地晦气。手气正盛呢,就被这个老王八给搅了!”

    突然一阵吼叫传来:“洒家打死你这个畜生!”

    小鱼儿闻声瞧去,哇?不知道从何处窜来一和尚。顶着光头光芒四shè。他大喝一声,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那汉子的前,口中骂道:“看拳?!”

    伴着吼声,钵盂大小的拳头已经轰到了汉子的面门……那个汉子虽然也比较强壮,但哪里得住和尚的拳头。只听他惨叫一声,子就向后倒去,然后就直地倒在了地上,口鼻之中,血流如注。

    小鱼儿本着不浪费的原则,连忙一转手将桌子上的钱一扫而光,然后回转子护着一旁的巧儿免其受到伤害。虽然她现在是男儿装,可是不会武功啊。

    只见那汉子扬起了溅满自己鲜血的脸,看了和尚一眼,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最后却脑袋向后一仰,直地躺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和尚还不解气,刚要冲上去再打,却不料对手已经晕倒,于是就恨恨地说道:“你这个鸟人,连自己地发妻和老父都不放在心上,你还敢恬不知耻地活在天地之间,你也配!”

    其余的赌徒一见打起来啦,而且这个和尚着实凶恶,于是就纷纷逃窜。当然,也有那手疾的,那个引路的地痞一见有机可乘,于是将桌上的铜钱和散碎银子都席卷一空,然后掀翻了桌子,浑水摸鱼而去。

    眨眼间,屋中只剩下了那个老板娘,她一见客人都跑光了,屋中也弄得一片狼藉。于是就不依不饶地上前抓住和尚地胳膊,口中嚎叫了起来。

    和尚哪能容她如此纠缠,大喝一声:“放手,不然洒家就让你和刚才的那个混蛋做伴?!”老板娘也被他的威势所震慑,双手掩住了耳朵,自然就放手啦。

    小鱼儿悄悄对巧儿道:“我们也走。”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声冷哼:“打完了人就想走,没那么容易!”随后,就闪进了五六个壮汉,人人手持木棍,个个怒气冲天。为首的是一个中年汉子,小衣襟,短打扮,臂上戴着护腕,额头高高鼓起,面上无一丝赘,两眼shè出了两道金光,扫视着屋中地小鱼儿和巧儿。小鱼儿见了此人,直观感觉对方是一个高手。

    紧接着,从门口又钻进了一人,从几个壮汉的缝隙间挤出了脑袋,对前面的中年汉子说道:“李四爷,就是他们砸了我家地场子,还行凶打人。四爷您可不能放过他们呀,起码也要赔偿我家的损失!”

    小鱼儿一看,此人就是刚才赌徒中的一个,想不到他就是这家的男主人,刚才还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赌徒呢!

    小鱼儿看罢,连忙护着巧儿先走。可是到了门口就被截住了。

    “站住?”

    小鱼儿道:“与我们无关?!”

    “与你无关?”那赌徒嘿嘿冷笑几声,冷眼瞧着小鱼儿,心忖,今天晚上就属他赢的最多。刚才一阵吵闹,钱财两空,自然不想折本。眼睛一转,道:“小子出老千,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出老千?”小鱼儿指着自己道:“我出老千?你妹的,你那只眼睛瞧见我出老千了?”

    “老子说你出老千就出老千。”那赌徒吼道。

    小鱼儿怒道:“你凭什么说我出老千啊?”

    那赌徒yīn沉沉地说道:“凭什么?就凭我们是金大爷手下的,专门负责维护本地的治安,也就是专门来清理你们这样寻衅闹事之辈!”

    这是小鱼儿第二次听到有人提及“金大爷”这个名字,看来,这人肯定是当地的头面人物,是这一带赌场地cāo纵者啦!

    “拦着洒家干嘛?!”那和尚咆哮道:“找打?!”二话不说就砂锅般的拳头袭来,直接照着对面掩面轰击而去。

    “给我打,狠狠地打?!”那赌徒吼道。

    小鱼儿听了,不由怒气冲天,‘嗷唠’一嗓子就蹦了上去。那些大汉见状,挥动着木棒,就向小鱼儿砸去。

    小鱼儿见屋内狭窄,于是也就干脆不躲不闪,运气于臂,挡住了迎面砸来的大棍。只听‘咔嚓’‘咔嚓’之声传来,五六根棍子全部从中间折断,掉落在地上。

    小鱼儿趁着那几个大汉发愣之际,‘衣来伸手’拳脚齐下,顿时就打到了两三个。剩下的几人一见小鱼儿猛如天神,立刻都退出了门外。

    小鱼儿收回了掌,就要追出门去。忽然听得背后一阵劲风袭来,小鱼儿这才想起,最危险地敌人是那个中年汉子,肯定是他在背后偷袭啦。但是想躲已经是来不及了,小鱼儿只好运气于背,硬抗他这一击啦。

    只听‘啪’地一声闷响,那李四爷的右掌重重地击在小鱼儿地后心。小鱼儿只觉得一股大力从背后涌来,双脚再也站立不住,‘噔噔噔’向前踉跄了几步,冲出了屋外。外面那几个跑出来的大汉没有看清屋中的况,一见小鱼儿奔了出来,还以为他是不依不饶,又追上来了呢。于是吓得远远地遁去了。

    小鱼儿收住了前冲之势,只觉得中一阵气血翻涌,后背隐隐作痛。这一招下去,差点儿被打得口吐鲜血。看来,这个李四爷的手底下还是十分硬朗。

    他转过来,大吼一声,将腹中的浊气喷薄出去。然后又旋风一般冲回了屋内。一记神龙摆尾,向李四爷袭去。

    “砰”两人对掌,内力比拼之下,不分高下。彼此向后分开。

    李四爷本以为能将对手放倒,他对自己的铁砂掌还是很有信心的。不料,今天遇到了小鱼儿这样的煞星,转眼之间,就又向自己发动了反击。

    转瞬间,旁边的杂役已经被和尚全部撂倒在地上,见小鱼儿与那李四爷对战。也来凑闹,挥舞着一双铁拳向他砸来。

    看着大拳头闪电般地击来,李四爷也是躲闪不及,于是双手用力向外一推,企图封住和尚的拳头。不料,和尚这一圈含愤而出,力重如山,势不可挡。竟然穿过了李四爷的两手,重重地击中他的膛。

    李四爷惨叫了一声,子向后飞去。在画了并不十分完美的弧线之后,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和尚收起了拳头,哈哈大笑道:“敢挡洒家的铁拳,你服是不服?哈哈~~~”颇有鲁智深的风格。

    那李四爷早就昏迷了过去,自然连和尚这个十分简单问题也回答不出啦!

    “我靠,这和尚也太牛了。什么来头,竟然将一个和小鱼儿不分上下的高手一招解决了。”小鱼儿惊讶看着那和尚。

    和尚摸着后脑勺,乐呵呵道:“小兄弟,么事?”。)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