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见面不如闻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巧儿与马小玲想不到小鱼儿竟然赢了这么多银两,乐得嘴都合不上啦。31

    “赢了真么多钱不知道去哪里潇洒?”这是马小玲的声音,有钱了女孩子会变坏的。

    小鱼儿哪里知道马小玲心中的小九九,心忖道:“如果不是贵人相助,你以为我能赢这么多?”

    那个胖子却将钱放在了柜台上,对伙计说道:“你知道怎么做?”只见伙计点了点头。然后,胖子就随同小鱼儿一起离开了这家赌场。

    走到了外面,已经是红rì西沉,天sè渐晚。小鱼儿也想不到时间飞逝地如此迅速,心中这才醒悟过来:“想不到啊,今rì竟然也做了一回标准的赌徒!”

    小鱼儿见那个胖子走来,知道是来要债的,于是从空间包裹之中掏出银票,分成两叠,道:“多谢兄台援手,这些银票,咱们就分了!”

    胖子依然是笑眯眯的神sè,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些是老兄凭本事赢来的,我怎么敢要!不如就讨一杯水酒如何?”

    小鱼儿也知他暗中相帮,必有所求,于是也就欣然应。于是四人就寻了一间酒楼,进到了一个单间里面。

    少时,酒菜上来,众人边吃边谈。看看到了酒酣之时,那胖子说道:“实不相瞒,在下见老兄无论是赌技还是心理,都堪称一流,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有一事相求。《《   全站,更新快,无错章 》》》1”

    小鱼儿一听对方终于切入了正题,于是拱手道:“在下微末之技。难免贻笑大方,兄台休要取笑。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那胖子说道:“有一宗大富贵摆在老兄的眼前,不知肯取否?”

    小鱼儿听胖子如此一说,心中暗道:“仙人跳?只是不知是什么人,竟然值得他如此大动干戈?”于是口中说道:“兄台既然看得起在下,敢不从命!”小鱼儿也正想深入了解一下赌场的内幕,胖子此举,正合他的心意。

    那胖子说道:“明天,广东路广州府胡知府的公子领着京城里的朋友来这里游玩。他们可都是有钱的大主顾,当然得从他们上借些钱来花花。到时候咱们二人合伙,将他们榨干,不就是一笔大富贵吗!”

    小鱼儿见他说得虽然厉害,但脸上还是笑眯眯的模样,心中暗想:“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笑面虎,在谈笑风生中杀人于无形!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何份?”

    于是。小鱼儿问道:“在下名叫张宇,兄台尊姓大名?咱们都开始合作了,在下还不知道你姓甚名谁呢,实在是失礼!”

    胖子笑道:“名字只是代表罢了,也不是十分紧要。在下名叫沈仲元,专在本地以赌为生。2”

    小鱼儿两眼放光。惊讶道:“你叫沈仲元,你就是江湖人称小诸葛?的沈仲元?”

    胖子面楼惊讶,然后哈哈大笑道:“没有想到在下如此出名啊?哈哈”

    小鱼儿打击道;“我听人家说沈仲元倒是玉树临风,没有想到,见面不如闻名。1”

    “哈哈~~~”巧儿与马小玲闻声扑哧一笑。

    沈仲元道:“嗨嗨。也不至于这么打击我?”

    那沈仲元又向小鱼儿拱拱手,约好了明早在这里相会。然后就起告辞,施施然走了出去。巧儿望着他的背影道:“想不到还有专门靠赌博养家的!”

    “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只要肯下工夫没有饿不死的家雀。”小鱼儿说道。

    马小玲点头道:“你们真想坑那广东路广州府胡知府的公子?”

    小鱼儿道:“坑,哪里说的那么难听,只不过是劫富济贫。”

    马小玲闻声,她才不会相信小鱼儿会这么大方,一脸不相信说道,“好啊,你赢了那么多钱,也没有看到你接济穷人?”

    小鱼儿睁大眼睛看着她。只看见她浑不自在,拨了拨眼前的秀发,撅着小嘴儿道:“干嘛?”

    小鱼儿道:“天底下最穷的人,就在面前坐着啊。”是啊,别忘记了小鱼儿还是乞丐,每年都要上供一批银子以便帮费。哎,别人是老板发钱。他是给人打工,还要给老板发钱。

    马小玲暗忖,差点儿忘记这一茬了。

    于是算了酒账,店小二在旁边说道:“几位客官。刚才赢了一大笔?”

    马小玲闻声jǐng惕道;“怎么?难道你想打劫不成?”

    那店小二连忙打哈哈道:“不,不,我是说我们这里每个酒店都有账房,专门为客人存钱。而且保证信誉,只收半成的保护费,不如将你们的银子都存到账房!”

    巧儿听了问道:“怎么还有这条规矩?岂不是将银子白白叫你们赚了去!”

    伙计嘿嘿冷笑道:“几位客官是新来的?我们这里遍地都是赌徒,难免有些人赌红了眼,做出一些下三滥的事。几位客官不存也可以,我们全凭自愿。不过,要是因为些许银子,就坏了xìng命,可就不值当啦!”

    马小玲听了,不由瞪起了眼睛:“难道还真有人赶来抢钱不成。姑nǎinǎi倒要试试!”

    伙计嗤了一声:“信不信由你,就在昨天,一个家伙在赌场赢了五百两银子,当晚就被人在大街上杀死啦!肠子流出了多长!”

    小鱼儿听了,不由皱起了眉头:“果然是罪恶之源。看来是不是要考虑发布赌令啦!”于是又向伙计问道:“这样的事时有发生吗?”

    伙计说道:“几位客官,可不是我危言耸听。吓唬几位。在我们这里,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三天两头就有这样的案子,几位还是小心一些!”

    小鱼儿听了,于是问道:“本地出了这么些命案,怎么不报官?官府难道不来管吗?

    那伙计又嘿嘿一笑道:“我们这里虽然属于端州地地界,却不归端州管!”

    小鱼儿不由奇道:“这是为何?”

    伙计说道:“我们这里的事,都是金大爷说了算。死了个人。只要跟他打个招呼,随便就埋了了事!”

    小鱼儿又问道:“这位金大爷又是何许人也?”

    那伙计不耐烦起来:“你们存不存银子,要是不存,我还要招呼别的客人呢!”

    小鱼儿想了想道:“那还是把我们的银子也存到柜上!”于是过了一下数目,然后叫小鱼儿在收据上写下了字据。双方各持一份,就算完事。

    小鱼儿三人走出店门的时候。隐约听到伙计的叨咕声:“真是犯,竟然要背着银子到处跑,真不知道长了几个脑袋!”

    马小玲要冲回去和他理论,却被小鱼儿笑着拉住了。三个人来到了街上,此时天已经全黑了,但是镇子里家家户户都灯火通明,人声喧闹,看来,jīng彩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也对,黑夜对于那些见不得光地人和事来说,不就是最好的掩护吗!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