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通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为您提供。    却说小鱼儿一行人被那店小二带到了本镇的一家赌场,三人上楼,只见楼上只有四张桌子,每张桌前坐定了四人,相比楼下的场面,文雅了许多。小鱼儿等人进来的时候,刚好有一人输得jīng光,口中低声骂着,起离席。

    剩下的三位都是赢家,玩浓,见到小鱼儿等人进来,连忙相招。小鱼儿也不推辞,就在刚才离席的那人的座位上坐了,口中说道:“哈哈,正好刚才的这位老兄把霉运走完啦,该我上来转转手气!”

    然后看到众人面前都堆放着一堆钱,于是就取出两锭十两的银子放在桌子上。这可是一大笔钱。

    不过众人见之,露出不屑的眼神,原因无他,这里最低也几百两。毕竟是贵宾房赌的有点儿大。

    这时,对面的庄家说道:“老弟,你是初来这里!这里最小投注就是十两!”

    小鱼儿听了,不由面上一红,然后赶紧对庄家说道:“咱们还是赶紧玩!”那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都露出了不屑之sè,显然是讥笑小鱼儿的寒酸。

    庄家于是对小鱼儿说道:“兄弟,你会玩不?”言外之意,就是想将他赶走。小鱼儿却抱定了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反问道:“可否介绍一下方法?兄弟初涉此道,还不十分明白。要是就这样走了的话,兄弟的钱恐怕就带来啦!”说完,小鱼儿又取出了两锭黄灿灿的金子。摆在桌上。他的用意,想来验证一下,古今的玩法是否一致。

    那个庄家见了,眼中不由烁烁放光,就简单说了一下玩法。小鱼儿一听,心中暗喜,和自己所掌握的,基本一致。只是自己以前是用四张牌。而现在用的只有两张牌,不过,这样更加简单痛快。于是假意将桌上的牌来回摆了几遍,这牌是用竹子做的,比较粗糙。小鱼儿翻了两遍,就记住了所有三十二张牌的花sè和点数。

    于是,小鱼儿说道:“好了,我也会了,咱们就开始!”

    那三人听了。连连点头,他们三个早就憋足了劲,要好好宰一宰小鱼儿这头小绵羊!

    于是庄家开始洗牌。哗啦哗啦的声音一响起。众人的jīng神立刻也随之大振,也许这个声音对于赌徒来说,就宛如仙乐一般啦。

    庄家将牌码好,然后各人开始下注。小鱼儿的上家是一个留着长胡子的中年人,神倨傲,他随手就抛出了十多个筹码;小鱼儿的下家是一个白面胖子。只笑眯眯地摆出了四枚筹码,然后看了小鱼儿一眼。

    小鱼儿也连忙将自己面前的银子扔在里面,庄家轻笑了一声,然后将三枚骰子掷到骰盅里面。确定了发牌的顺序之后,小鱼儿用眼睛在牌面上一扫。就知道了四幅牌的大小,自己和那个胖子都可以吃掉庄家。而那个长胡子则是输了。

    只听庄家双目紧盯着牌桌,口中喝道:“开牌!”于是四人同时将牌掀开,正合小鱼儿的判断相同。小鱼儿于是笑眯眯地说道:“我说好运气到了嘛,上来就是一个开门红!”

    原来,小鱼儿面前的是两张“地牌”,各有两枚红点,合起来代表着东南西北四方。在牌九之中,十二点为最多,称为天牌,两张天牌在一起就是“双天”,共二十四点,代表着一年的二十四节气;而地牌则是点子最少的,只有两点。但是“双地”合在一起,却是能排在第三位的大牌。

    胖子脸上堆起了笑容:“老兄果然好兆头,看来是要大杀四方啦!”

    小鱼儿从庄家手里接过了银两,口中说道:“多谢老兄吉言!”那庄家和长胡子听了,同时撇撇嘴,脸上露出了不屑之sè。

    于是就一局一局地开始赌了起来,小鱼儿面前的筹码越来越多,牌桌上的赌注也越来越大了起来。那个庄家连连失利,面前的筹码已经不多,他的额头也不有些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偏偏是屋漏却遭连yīn雨。这一把下来又是一个霉庄,竟然赔了三家,眼看筹码已经干了。于是他将面前的牌一推,口中说道:“手气不好,换庄!伙计,再给我兑一百两!”

    于是,就改为了轮庄。一人做一把庄,循环轮转。小鱼儿这下更是欢喜:轮到自己做庄的时候,就可以自己动动手脚啦!

    很快,伙计就取来了一叠银票,交给了原来地那个庄家。像他们这些常年的赌客。在赌场中都有了信誉。一时手头吃紧,都可以临时向赌场借贷,不过,那可就是驴打滚的高利贷啦。

    庄家也不过数,分出了一半。押在了上面。此时正好轮到了长胡子做庄,发牌之后,庄家却得了一副好牌。乃是一副“虎头”,一下就赢了长胡子两百多两。

    长胡子骂了一声“晦气”,然后就把骰盅推给了小鱼儿。小鱼儿于是就开始洗牌,他装作笨手笨脚的样子,十分不熟练地开始洗牌、码牌。

    庄家刚赢了一把,正在兴头上,于是又押出了五六十两。长胡子见小鱼儿不声不响地赢了不少,也想在他的庄上抢救一下自己的损失。于是也下了大注。只有那个胖子,依然笑眯眯地扔出了二十两。

    小鱼儿将牌码放好了,开始掷骰子发牌。小鱼儿眼看着自己码好的一副大牌被胖子摸去,心里也叹息不止:自己要是能自如地控制骰子,就真能大杀四方了。

    旁边地马小玲见小鱼儿渐渐沉迷到了赌桌上。全神贯注地与三个对手赌钱,心中也不觉好笑:“看来这个赌xìng也是人的天xìng。”

    小鱼儿开牌之后,只是输给了胖子十多个筹码,赢了庄家和长胡子,入多出少,也算地赚了。然后就轮到了胖子做庄,那个庄家和长胡子都不由兴起,狠狠地押了一大注,而小鱼儿则只是押出了十个筹码。他已经渐渐发现,这个胖子才是真正的高手,表面上嘻嘻哈哈,实际是在扮猪吃老虎。

    果然,胖子这一庄竟然起了一对“大天”,两张12点的天牌,这是仅次于至尊宝的大牌,自然杀了三家。那个庄家和长胡子也不由额头上青筋暴起,有些红眼啦!而小鱼儿在一旁却看得十分清楚:胖子不仅能从背面识牌,而且对骰子的cāo纵也是随心所yù。看来,这个家伙才是隐藏在暗中地高手啊!

    长胡子和庄家各自又支取一批银票,都把矛头指向了两个赢家----小鱼儿和胖子。每到二人做庄的时候,就加大了筹码。于是,只见银两在四人之间进进出出,犹如长了翅膀一般。仿佛它真就是毫无价值的铁片,而不是它背后所代表地银子啦。

    这一轮,又到了小鱼儿做庄。那个胖子和长胡子竟然将面前的银两全部地押上,看来是要孤注一掷,胜负在此一搏啦。

    小鱼儿于是也小心起来,将牌码好之后,开始掷骰子。看到了骰盅里的骰子并没有出现小鱼儿想要的点数,小鱼儿不由暗暗恼火。于是从长胡子开始发牌,小鱼儿心中气恼不止:这副牌自己最小,通赔!看来先前积累的那些筹码,这次要清仓处理啦!

    发到了胖子的时候,只见他笑眯眯地站起,口中说道:“看来这是最后一把牌了,还是我自己来拿!”

    然后,伸出了自己胖乎乎的手,将自己的两张牌罩住,然后缓缓地拉了回来。开牌之后,长胡子地是一双“板凳”(白sè的四点,形似板凳的四腿),庄家手上是一对“红头”(十点,上面是红sè的四点,下面是白sè的六点,故称红头)都是少见地大牌。

    而胖子手上的牌不是对,只有七点。最后,只剩下了小鱼儿手里地牌还没有开了。长胡子和庄家自恃手里的牌比较大,赢面极高,于是都瞪着眼睛催促道:“快些开牌!”

    小鱼儿无奈,也只好将自己面前的两张牌摊开,顿时,桌上的众人都目结舌起来。只见小鱼儿的两张牌,一张是丁三,一张是二四,合在一起,正好是牌九中的绝配---至尊宝!

    庄家叫了一声,以手抚额,跌坐在椅子上。而长胡子则吹着胡子,瞪着眼睛,气呼呼地离席而去。只有胖子笑眯眯地将自己的银两收拾好,然后将剩下的都堆到了小鱼儿的面前道:“老兄,收获不小啊!”

    小鱼儿也愣在了当场:这明明不是自己的牌啊!莫非真有神助不成?直到看见了胖子笑呵呵的大脸,小鱼儿才猛然醒悟:肯定是这个家伙在取牌的时候,偷梁换柱,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自己的牌调换了!可是自己与他素不相识,为什么要帮助自己呢?

    小鱼儿脑中疑惑,口中却说道:“大家发财,都是借兄台一开始的吉言!在下定有重谢。”于是收起了桌子上的银票银子金子,到了柜前,小鱼儿将盒子往上面一摆,里面有伙计开始兑换。先数清了银子、金子数量,然后取出了十分之一,算作了抽红。剩下的,才给小鱼儿都兑换成陈家银票,竟然有三千两之多,装在一个大包裹内,其实已经入了空间包裹之内。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