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赌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告别了欧阳chūn与智化之后,小鱼儿三人继续南行,走到是管道,所以道路宽敞。约莫走了三十里之遥,前面出现了一个大镇,名为焦镇。三人进了镇子,只见镇中房屋密集,人来人往,显得十分繁华。

    到了镇中,第一件事当然是先找一个酒馆吃饭了。于是。三人选了一家叫“好客客栈”地客栈,就走了进去。

    此时午饭刚过,店中地酒客不是很多,三人拣了一个临窗的桌子坐了。小鱼儿先点了一大盘牛,两只肥鸡。然后巧儿和小玲又点了几样青菜,这才作罢。

    因为食客不多。店中的小二就伺候在小鱼儿这一桌旁边。小鱼儿于是问道:“小二哥,这镇子里有什么好玩的?”

    店小二诧异地打量了三人一番,然后说道:“几位想是慕名而来吧?我们这个镇子最好玩的就是赌了!远近县城,甚至是广东和其他各省的客人都经常来我们这玩耍。等吃完了饭,我带三位找个地方,大家去耍耍,不知意下如何?”

    小鱼儿听了,心中一动,看来这一带赌风很盛。自己当然要去见识一下啦!这赌博虽然现在官府没有明令止,但毕竟不是正路,乃是孳生丑恶和腐朽地根源。自己既然是东莞的县令,就有责任担当此事!于是就拱手道:“如此就烦劳小二哥了!”

    那店小二听了,立刻就眉开眼笑了起来,心中暗喜:“看来。今天又能小小地收入一把啦!这三人一看就是新手,而且是有钱的主,随便找个赌场,老板都能赏我两吊!”

    原来附近的这些村镇,赌风最甚。不分贵、不分男女,人人好赌。渐渐地,那些沉迷此道的四方赌徒就被吸引了过来。逐渐使这一片地方成了规模最大地“赌乡”,几乎到了“店店有赌坊。家家设赌场”的地步。

    赌博的花样也是很多,只要是能想得出的,别的地方有人玩地,就能在这里找到。而随着大量外乡人的涌入,也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那些赌徒,输了地,就将随之物典当出去,以至有最后穿着一只兜裆短裤奋斗在赌桌上的;而那些赢了钱的,则花起来就更加大方。饮美酒、食佳肴,大把撒钱。当然,还要解决一项很重要的生理问题----寻女人过夜。所以。本地的jì女。人数为本省之最。甚至当地的一些女子,也将它视为一项无本的生意。

    而来到这里的赌徒,也是千差万别,有“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地富商大贾;也有土头土脑的小财主;更有那些无赖流氓抱着淘金的梦想,来到了此地发财。但是却往往沦为了乞丐,当然也不乏一夜暴富者,这也就成了后来者效仿的榜样。

    而不同份的赌徒,所去地赌场也各不相同,有一掷千金的大赌坊;也有一次押上一两二两。或是几个铜钱地小赌场。大家都各有所需、自得其乐。

    赌场和酒店也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谁介绍来的客人,都会根据客人的价。给一些赏钱,所以,这个小伙计才不免心花怒放起来。

    不一会,酒菜上来,小鱼儿自己要了一坛当地的土酒,酒力甚大,小鱼儿喝了一口,只觉得喉咙发烧,也就是一角酒。而她们两个女xìng本来就不喜饮酒,所以这一坛酒,就都进了小鱼儿空间包裹之中,一遍以后能够用到着。

    店伙计以为小鱼儿将整整一坛酒都喝光了,在旁边看得目结舌:“好家伙,一看这酒量,就十分豪爽,希望他在赌桌上也是如此,我的赏钱可就要翻倍啦!”当地赌风正盛,所以人们的思维也往往就和“赌”联系了起来。

    三人吃饱喝足之后,小伙计就招呼道:“三位客官,咱们这就走吧,只是不知几位要玩大的还是小的?”

    小鱼儿也不知道这里的行,于是说道:“就先带我们去一个中等规模的地方,我们先瞧瞧。”看来,他倒是深得中庸之道。

    小伙计答应了一声,和掌柜的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带着三人,走出了客栈。走在路上,小伙计道:“几位请看,这两边除了客栈、当铺、jì院之外,剩下的就都是各种规模的赌场。大大小小、形形sèsè,你们想玩什么?都能找到,一定能尽兴!”

    小鱼儿心想:“自从上次在彩蝶哪里赌过一次后,就再也没有赌过。哎,突然之间想起彩蝶这小妮子了,不知安好。”

    马小玲jǐng惕,狐疑看着小鱼儿,一脸惆怅的样子。小鱼儿有一种捉jiān在的感觉,连忙对伙计说道:“随便!”

    伙计一听,心中更是高兴:大凡常年以此为生的赌徒,都是jīng通一种或几种赌技;凡是向这样“随便”的客人,都是棒槌,自己的赏钱恐怕又要翻倍啦!他哪里知道,自己所领的,乃是一个大煞星!

    走了不远,伙计指着前面的一坐二层小楼道:“这个名叫如意坊。最是公平,从来不使诈出千。下层赌得稍小,上面要大一些,三位就到这里玩耍吧!”

    小鱼儿点点头,回头看了小玲和巧儿一眼。小玲与巧儿两人一介女流,根本不会赌技。于是对伙计说道:“我们就现在楼下瞧瞧闹吧!”伙计点头答应,就带着三人来到了门首,只见两个壮汉敞着衣襟,抱着膀子。正立在门口,显然是负责看门的护卫。

    小伙计走到了大汉的面前,点头哈腰地说道:“龙哥、虎哥辛苦了,我送三位客人进去玩玩。”龙哥虎哥?张龙赵虎?其实不然,只不过是绰号而已。

    两个大汉瞥了小鱼儿三人一眼,将下巴向上一扬。小伙计见了。连忙领着三人进入门内。当小鱼儿迈进门槛的时候。两个壮汉不由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了一丝不屑,看来是对他的块头有些不满。

    几人进入到了楼内,只见里面摆放着十几张桌子。每张桌子周围,都围着一圈客人,全神贯注地在大呼小叫。有几个女子,正端着盘子,如蝴蝶穿花一般在屋子里乱转。盘子里都是一些水果之类。

    看到了小鱼儿等人进来。立刻就有一个赌场地伙计迎了上来。到此。引领小鱼儿他们来的小伙计算是彻底完成了任务,美滋滋地回去了。

    小鱼儿打量了眼前的这个伙计一眼,只见他穿着一黑衣,头上戴着一顶圆帽。而向他这样打扮的,在赌场中还有五六个,显然都是来招呼客人的。另外,在墙角,还坐着几名大汉,一个个都是一副短打扮。相貌凶恶,看来是镇场子地。

    那个伙计jīng明的眼睛打量了小鱼儿等人一番,就基本确定了他们的份:初涉赌场的一般人物。不穷也不富。有点油水也是不大。但来的都是客。也不好怠慢。于是就笑呵呵地问道:“几位想玩点什么,是自己做庄正赌,还是做闲家旁猜?

    小鱼儿一看,周围大多是在掷骰子。对于这个六面体,小鱼儿可没有把握控制它们。虽然唐代诗仙李白描绘掷骰子时写道:“六博争雄好彩来,金盆一掷万人开。”十分美好。但是小鱼儿却不是十分感兴趣。

    另外还常听说诸般作弊地手法,诸如灌铅和灌水银之类。铅和水银密度大,灌了铅和水银的骰子一边轻一边重,据说能随心所yù地掷出想要的点数。所以赌徒中流行一句话:“骰子灌铅,赢钱不难;灌了水银。点铁成金。”小鱼儿可不想把自己来之不易地银子白白去打水漂。于是决定还是看看别的赌法吧。

    除了掷骰子之外,还有两桌是押宝的。这个就比较简单了,只要猜点子的大小就行了。不过,小鱼儿以前在看香港的赌片的时候,经常看到在骰盅上做手脚,随意改变骰子的点数,这个看来也不保险。

    那个伙计见小鱼儿三人迟迟拿不定主意,不免焦躁了起来,于是说道:“三位不是到这里来瞧闹的吧!”口气已经渐渐不客气了起来。

    小鱼儿一听,心中暗道:“看来是上了贼船,多少也要交一些保护费啦!”于是对伙计说道:“还有没有别地玩法,这几样我们都不是十分擅长。”伙计听了,心中暗暗鄙视:“这几位一看就是棒槌,骰子和押宝乃是最普遍的玩法,竟然还说不擅长!”于是口中不耐烦地说道:“那几位就请上楼吧,楼上有最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牌九,十分好玩不如几位就请上楼吧!”

    小鱼儿听了,不由心头一喜:想不到宋代就有牌九啦,这个可是自己的强项。以前玩的时候,可以通过背面来识别32张牌,只是不知道玩法是否一样?于是,也忘了楼上都地大赌,就随着伙计,乐呵呵地上楼了。

    原来,牌九这种赌博的方法,起源于北宋,即排出九地数目为大之意。例如牌九最大的对牌“至尊宝”,两牌点数相加就是九点。每副牌九为32张,用骨头、象牙、竹子或乌木制成,每张呈长方体,正面分别刻着以不同方式排列的由2到12的点子。牌九起源于中国,在民间流传较广。一般为4个人玩,玩法多种,变化也较多。但是到了近些年,才渐渐被“国牌”麻将所取代,淹没在麻将的洪流之中。

    小鱼儿三人上楼,只见楼上只有四张桌子,每张桌前坐定了四人,相比楼下的场面,文雅了许多。小鱼儿等人进来的时候,刚好有一人输得jīng光,口中低声骂着,起离席。

    剩下的三位都是赢家,玩浓,见到小鱼儿等人进来,连忙相招。小鱼儿也不推辞,就在刚才离席的那人的座位上坐了,口中说道:“哈哈,正好刚才的这位老兄把霉运走完啦,该我上来转转手气!”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