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鸣冤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却说小鱼儿与马小玲意外在球场邂逅,恋人般的矛盾不断的爆发。还引出过第三者,不过让俊哥给ko了。

    随着刚才的暴怒,马小玲知道了小鱼儿还是很关心他的。心中一阵欢喜,故意问道:“你不是在天长县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小鱼儿麻道:“想你了呗?”

    马小玲脸sè一红,害羞道:“瞎说,你又不知道我在京城?”

    小鱼儿得意道:“你难道忘记了我可是丐帮的,只要询问一下,什么打听不到?”

    马小玲闻声,马上绷着脸道:“你既然早知道,为什么不早来找我?”

    小鱼儿面sè一紧儿,这女人说翻脸就翻脸,果然比翻书快,马上解释道:“但是,你也知道我是捕快,不由己啊。这次还是因为出去公差经过千辛万苦,跋山涉水才好不容易见到你。”

    女人都是喜欢男人去骗她,尽管她们知道男人嘴里没有一句是实话,但是就是傻傻的喜欢男人去骗她。因为她们喜欢甜言蜜语。

    巧儿闻声,眼睛里含着雾气,一个劲儿的手卷她的发丝,在哪了发闷气。因为她知道这女人和小鱼儿有一腿,比她认识的早。而且武功了得。而自己什么都不会,就会磨豆腐,怎么跟她抢小鱼儿。

    马小玲感觉的边的巧儿不对劲儿,好奇的问道:“她是谁?”

    小鱼儿就将巧儿的世告诉了马小玲,让她很是同她的遭遇。

    而此刻的小鱼儿则被马小玲冷落了。他幽怨的眼神看着旁边的两个漂亮的妞,马小玲与巧儿。叽叽喳喳的交谈着,女人就像五千只鸭子,两个女人就是一万只鸭子,总是有着说不完的话。

    从abc谈论到皮肤,从皮包打首饰等等。天马行空无处不谈论。小鱼儿只能去看场上的足球。

    不一会,蹴鞠比赛开始啦,只见场上分成了红白两队。队员个个都昂首,完全没有了泼皮模样。一声锣响之后。双方就在场上展开了龙争虎斗。

    张俊率领的一队明显占有优势,他们技术高出一筹,战术更是奇妙,往往有神出鬼没的jīng妙配合。所以开始之后,就占据了明显的优势,

    然而过了局间休息,场上的形势却急转之下。张俊一方的队员明显是体力不支。无论是奔跑和传球,都慢了对方半拍,结果另一方反败为胜,逐渐领先起来。

    小鱼儿看到如此的况。面sè露出了微笑。

    “哎呦”小鱼儿的腰间儿疼痛的惊叫。只见马小玲使劲的掐着。只听她道:“在笑什么?”

    小鱼儿下巴一扬。下巴尖儿指着场上的比赛。马小玲回头看着比赛,道:“俊哥昨天晚上肯定没敢好事,整个软脚虾啊?”

    “你认识他?”小鱼儿惊讶的说道,眼睛好似在喷火。

    马小玲笑道:“哪里,前两天我看了他们的比赛。觉得不错。怎么这个是你想出的注意? ”

    小鱼儿笑道:“哈哈。也算是吧。”

    巧儿在旁边道:“相公很聪明的,竟然想出如此美妙的主义。你没有看到那些地痞见到小鱼儿时候的那表,简直捧为神仙了。”嘴角儿挂着笑容,头紧紧的依靠在小鱼儿的肩膀上,手紧紧的抓住小鱼儿的手臂摇晃着。

    马小玲紧蹙娥眉。微微一皱,显然心中还是有一些抵触,没有办法,女人心可是没有那么伟大慢慢道:“是吗?”

    小鱼儿嗅到一股细微的变化,哈哈笑道:“哪里,感化世人,是我辈之所担当……”说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话。

    马小玲不感冒道:“说人话?”

    小鱼儿弱弱道:“他们每个月给我5两银子的分红。”

    马小玲揉揉的摸着小鱼儿的脸,微笑着道:“这才乖。我就知道你不会做亏本的买卖。”眼神瞟了一眼场内的装作气喘吁吁的张俊儿道:“这也是你的主意?”

    小鱼儿连忙摇头道:“no,他们可是无师自通。”肯定是刚才休息的时候,范老儿统计出了押注的况,买张俊一队的占多数,所以才故意放水。我可也没把现代假球的思想灌输给他们呀,想不到竟然无师自通!

    场下的观众也都聚jīng会神地注视着场上,不停地为双方呐喊助威,那些投注的人,更是不停地为自己所买的一方加油,险些喊破了嗓子。尤其是看到张俊一方落后时,更是有很多人顿足捶,就差以头抢地啦。

    但凡事都有例外,比如,现在场下贵宾席上的小鱼儿与马小玲还有巧儿三人,感觉到气氛怪异。

    知道结果的三个人,自然不会再看下去了。小鱼儿等人就离开了球场,小鱼儿问道:“你住在哪里?”

    “你怎么知道我要住在这里。”马小玲笑了笑:“哈,差点儿忘记了。”

    小鱼儿道:“我可没有打听这些,只是猜测。从你的服装看来,无论样式还是面料只有京城才会有。”紧紧的盯着她。

    马小玲一阵后怕,弱弱道:“人家被母…亲关在家里不让出来,最近几天才解。”低着额头不敢看小鱼儿。

    忽然外面一片鼓噪,接着,鸣冤的大鼓就‘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是谁人鸣冤?”小鱼儿惊讶问道。

    “可能是开封府破案吧?”马小玲知道小鱼儿喜欢凑闹:“难道你想去?”见小鱼儿点点头。她又道:“这里可是天子脚下,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得罪了权贵,你吃不了兜着走。”京城的官儿多于牛毛,随便一块转都砸下来也是五品的御史大夫。

    巧儿也帮腔说道:“相公,小玲姐说的对,以前有包大人照着你,自然无事,可是这里是天子脚下。况且明天咱们就要南下端州了,咱们还是不掺和这事。”

    小鱼儿笑道:“只是看看而已。”大步流星的朝着府衙走去。原因无他,他是想早早看看以后这里办公的况。

    来到府衙,就听见堂上人高喊道:“鸣冤者上堂!”几个衙役将喊冤人带上堂来。

    “堂上坐着的开封府少尹姓胡名八股”马小玲介绍道。

    “少尹?”小鱼儿奇怪道:“不是府尹吗?”

    “哦?府尹是朱问,字已近。他今天去看球赛去了。”

    话音刚落,堂外就涌进一大票人马,男男女女,有老有少,足有十好几位。进来大堂,这些人也不由一愣,今天这公堂怎么冷冷清清的?

    师爷见到府尹大人纳闷,提醒道:“大人,他们都去看球赛去了。”

    少尹大人心忖:妹的,还用你说,我还买了青龙队赢呢?他使劲的瞪着前面的鸣冤者,害的老子不能看比赛。‘啪’地把惊堂木一拍:“下面何人,跪下说话!

    少尹大人一发虎威,堂下顿时跪倒了一片。小鱼儿在外面看得分明,这些人明显分成了两个阵营,一方人数较多,个个都油头粉面,跪在前面的是一个着绸衫的中年人,显然是这一方的首领。

    而另一方人数较少,只有一个中年妇人,和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二人俱都衣服破旧,面有菜sè。

    少尹胡大人也仔细打量了一番,也认出了那个穿绸缎的中年人,不由心中一喜,心里“梆梆梆”敲打起来。在官场上混迹多年,这份眼力劲儿是有的。

    今天跪在堂下的这个人,正是朝堂上地员外郎,名唤宋玉。父亲曾经做过吏部侍郎。虽然人老了不在了,但是他的学生们可还在,所以这宋玉也不是任何人可以捏。

    胡大人于是板起面孔,猛然把惊堂木啪地一拍,立刻震得宋玉一哆嗦。胡大人满意地点点头:“你要是害怕就好办了,说明你心里有鬼?!”

    然后开言道:“下跪何人,因何击鼓?”

    宋玉向胡大人打了一个眼sè道:“大人,卑职员外郎宋玉,因嗓子有疾,不敢大声说话,恐怕大人听得不清,所以恳请大人您叫卑职近前说话!”

    小鱼儿心中疑惑:看着家伙满面红光,声如洪钟,底气十足,哪里像有病的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