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兼职算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公孙策见那老汉前来,说道:“你这老汉太无礼了。我虽是江湖郎中,没有什么名声,也不至如此糊涂,到此地来卖药。只因有个原故,要前来问你。我看这座坟地,地运颇佳,不出十年,子孙必然大富大贵,因此问你,可晓得这地主何人,此地肯卖与不卖?”

    老汉听毕,冷笑了一声,道:“你不是卖药的吗?”

    公孙策从后面扯出幌子,道:“兼职算卦。”老汉闻声,碰见江湖骗子了,转就走。

    王朝赶上一步揪着他怒道:“因你年纪长了,不肯与人斗气,如果你年轻十岁,打着你满地找牙。刚才我先生问你这话,为什么没有回音?”

    老汉被他揪住,不得脱,只得向王朝说道:“非是我不同他谈论,说话也有点谱子,他说这坟地子孙满堂,现在这人家后代已绝嗣了。自从葬在此处,我们从他家有人来上坟,连女儿都变哑巴了,这坟的风水,还有什么好处?岂不是信口胡言?”

    王朝故意说道:“你莫非认错不成?我虽不是本地人,这个所在,也常到此,那个变哑巴的人家姓刘,这葬坟的人家。哪里也是姓刘么?”

    那老汉笑道:“幸亏你还说知道,他不姓刘难道你给他改姓?还是他老母又嫁人了?老汉还有活儿有做,没工夫与你扯蛋,你不相信,到六里屯问去,就知道了。”说着将王朝的手一拨,匆匆而去。

    公孙策等他去远,说道:“这必是冤杀无疑了,不然何以竟如此灵异,我且同你回城再说。”

    当时王朝在前引路,出了几条小路,直向大道行去。到了下昼时节,腹中已见饥饿,两人找了一家客栈,饱餐一顿,复往前行,约至上灯时分,已至天长县内。

    两人进了衙门,见此时所有的公差都士气低落,已是疑惑不定,忖道:“莫非因命案,在里面烦闷不成,不然想必又私访去了。”你言我语,正在私下议论。

    张龙这个时候走过来见到公孙先生回来,心中高兴,问道:“怎么了?”

    张龙回头看着那些公差,回答道:“还不是知道了大人要升迁,心理不是滋味儿呗。”

    “是啊。”公孙策点了点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包黑子知道公孙策回到县衙,立即来迎接,这几没有开堂,已经有点儿不好意思了。既然公孙策回来肯定带回来好消息。

    “公孙先生来此必然能带来好的消息。”眼神之中充满了激

    然后公孙先生将之前的事汇报。没有想到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事还没有办完,现在又生一件案件。看来老天想让咱继续呆在这里。

    包黑子点了点首,随即传命道:“本县有朱签在此,明早天明,速赴荆山洼、永丰镇两处,将地保老汉,一并传来,早堂问话。”差人领了朱签,到了班房,向着众人道:“我们安静了两天,没有听什么新闻,此时这没来由的事,又出来了。不知太爷又听何事,忽然令我到荆山洼、永丰镇去呢。你晓得那处地甲是谁?”

    众人道:“今何恺还在城内,怎么你倒忘却了?去岁上卯时节,还请我们大众在他镇上吃酒,你哪如此善忘?明早去,必碰得见他。这位老爷迟不得的,清是清极了,地方上虽有了这个好官,只苦了我们拖下许多累来,终坐在这里,找不到一文。”那个差人听他说是何恺,当回到家中,安息了一夜,次五更就忙忙的起

    到了荆山洼、永丰镇上,吃了午饭,那人已将土工带来,三人一齐到了县内。

    差人禀到已毕,包黑子随即坐了公堂,先将永丰镇的地保带上问道:“你是永丰镇地保么?哪年上卯到坊,一向境内有何案件,为何误公懒惰,不来禀报?”

    永丰镇的地保见包大人开口,就说出这几句话来,知他又访出什么事件,赶着回道:“小人是去岁三月上卯,四月初一上坊,一向皆小心办公,不敢误事。自从太爷到任以来,官清民安,镇上实无案件可报。小人蒙思上卯,何敢偷懒,求太爷恩典。”

    包黑子道:“既是四月到坊,为何去岁五月出了谋害的命案,全不知道呢?”

    永丰镇的地保听了这话,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上,心内直是乱跳,忙道:“小人在坊,昼夜逡巡,实没有这案。若是有了这案,太爷近在咫尺,岂敢匿案不报?”

    包黑子道:“本县此时也不究罪,但是那镇上刘福如何死?汝既是地甲,不知此理,赶快从实招来!”

    永丰镇的地保见他问了这话,知道其中必有原故,当时回道:“小人虽在镇上当差,有应问的事件,也有不应问的事件。镇上共计有上数千人家,无一天没有婚丧善事,刘福死,也是泛常之事。他家属既案,邻合又控。小人但知他是去年端阳后死的。至如何死之处,小人实不知,不敢胡说。”

    包黑子喝道:“汝这狗头倒辩得清楚,本县现已知悉,你还如此搪塞,平误公,已可概见。”说着,又命带坟场老汉上来。

    那个老汉,听见县太爷传他,已吓得如死的一般,战战兢兢地跪在案前道:“小人荆山洼的土工,见太爷请安。”

    包黑子问道:“你叫什么,当土工几年了?”

    那人道:“老汉姓于,叫于红喜……”这话还完,两旁差人喝道:“你这老狗头,好大胆量,太爷面前,敢称老汉,打你二百刑杖,看你说老不老了!”

    土工见差人吆喝,已吓得面如土色,赶着改口道:“小人该死!小人当土工,有三十年了,太爷今有何吩咐?”包黑子见到,给公孙策施了眼神。

    公孙策学着昨的语气道:“你抬起头来,此地可是鬼门关了么?你看一看,可认得在下?”

    于红喜一听这话,早又将舌头吓短,心下说道:“我昨是同那郎中先生说的此话,难道这话就犯法了?”眼见得尊上要露丑了,急了半晌,方才说出话道:“大爷在上,小人不敢抬头。小人昨鲁莽,偶尔戏言,求大爷宽恕一次。”

    公孙策道:“汝但望一望,吾是何人?”

    老汉抬头一看,早已魂飞天外,赶着在下面磕头说道:“小人该死,小人不知是先生,小人下次无论何人,再不敢如此了。”众差看见这样,方知公孙策出去察访案件。

    只见包黑子上面说道:“你既知道那个坟家是刘家所葬,他来葬的时节,是何形像,有何人送来,为何你知道他女儿变了哑子?可从实供来。”

    老汉见人家不追究,立即如实道来:“小人做这土工,凡有人来葬坟,皆给小人二百青钱,代他包冢堆土等事。去岁端阳后三,忽见抬了一个棺柩前来,两个女人哭声不止,说是镇上刘福。送的两人,一个是他妻子,那一个就是他生母。小人本想葬在乱家里面,才到棺柩面前,忽那里面‘咯咋咯咋’响了两声,小人就吓个不止。当时向他母亲说道:‘你这儿子死不服,现在还是响动呢。莫非你们入殓早了,究竟是何病死?’他母亲还口,他妻子反将小人哭骂了一顿,说我把持公地不许埋葬。那个老妇人,见她如此说法,也就与小人吵闹起来了。当时因她是两个女流,不便与她们争论。又恐这死者是死不明,随后破案之时,必来相验,若是依着乱冢,岂不带累别人?因此小人方将他另埋在那个地方。谁知葬了下去,每深夜,就鬼叫不止,百般不得安静。昨太爷在那里时候,非是小人大胆,实因不敢在那里耽搁。这是小人耳闻目见的形,至这死者果否死不明,小人实不知,求太爷的恩典。”

    包黑子听毕道:“既是如此,本县且释汝回去,明在那里伺侯便了。”说罢,于红喜退了下来。随即传了堂谕:“王朝协同快差,当晚赶抵永丰镇上,明早将刘福的妻子带案午讯。”吩咐已毕,自己退入后堂。

    那些快差,一个个摇头鼓舌,说:“我们在这镇上,每月至少也要来往五六次,从见有这件事,怎么太爷如此耳长?六里屯的命案还获,又寻出这个案子来了,岂不是自寻烦恼!你看这事平空而来,叫我们向谁要钱?”彼时你言我语,谈论了一会,只得同王朝一齐前去。(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