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盘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众人听到小鱼儿说自己是捕快的时候,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纷纷的讥讽道:“那个老爷不开眼,竟然聘请一个孩子呢?”

    “对,臭的小子?”

    的确按照小鱼儿的年龄来说,的确太小了,还没有成年,没到弱冠年纪就出来闯江湖,这份勇气值得嘉奖。不过他们心中一定瞧不起。

    巧儿见到众人在嘲笑小鱼儿,见她睫毛不住颤动,显然很是愤怒,喝道:

    “可是就是这黄毛小子打败了你们?不是吗?!”

    啊?众人愕然,的确,这事实,他们被他打败了。

    小鱼儿道:“我是天长县的捕快。”

    一时间还没有应付的话,但听见小鱼儿说是天长县,嘿嘿一笑道:“天长县?在皖地,这里是晋地。似乎小兄弟伸的手够长吧?”言外之意,就是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应该听说过最近广勇营的事。”小鱼儿淡淡说道。的确,最近这件事很火。

    “这件事与你何干?”魏捕头儿想到这里,然呼观看巧儿,眉清目秀,暗道:“难道是他们?”

    小鱼儿笑道:“哈哈,小弟不幸,参与了这件事。”

    “果然是你们?你们就是朝廷要抓的朝廷重犯?!”魏捕头儿厉声道。

    小鱼儿伸手,打趣儿道:

    “喔喔,什么朝廷重犯?”他心中纳闷了,这跟朝廷重犯有什么联系。他眼睛一怔,突然之间想到,逃走的郭明与郭珍两人年纪也不大。

    小鱼儿笑道:“我真的是天长县的捕快,而不是朝廷所通缉的郭明与郭珍两人。”接着从怀里掏出铁牌,给大家观看。

    魏捕头接过铁牌观察了一会儿,的确是天长县的牌子。捕头乙想道:“一块铁牌就能证明份了吗?也许是假的说不定?”说的也是,这年头什么都有假的,听说连太子也是狸猫换的。

    小鱼儿没有想到对方还在质疑自己的份,这又不是现代一张份证就可以证明了。突然之间想道:“我这里还有一道令牌。”说着就拿出来了,是安阳候的令牌,嘿嘿,自然是偷来的,在安阳侯府遭了那么大的罪,自然想高点儿东西了,这令牌就是那个时候偷的。顺手牵羊可是小鱼儿自来熟。

    然后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耸耸肩膀道:“如果你们再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了。”

    “好吧。”魏捕头看着安阳候的令牌妥协道,“但,如果被我查出你与这件事有关,我还是抓你进牢房的。”最后一点儿只不过是挽回面子而已。

    小鱼儿可不想到手的案件就这么飞走,于是道:“我保证不干扰案件。”

    魏捕头不知道小鱼儿的厉害,只知道武功比自己强,横看了一眼,继续查看案

    捕快甲心有不甘的问道:“头儿,就这么算了?”

    魏捕头皱了一下眉头,道:“不这么算了,难道还能怎样?你能打过他吗?”

    “我……”捕快甲叹气道。不友好的朝后看了看小鱼儿与巧儿。

    小鱼儿问道:“下午的时候谁还见过方丈?”

    那群捕快们纷纷的回头,不友好的表。小鱼儿笑道:“你们查你们的,我只是简单的问几句?这不触犯大宋律令吧?”

    永信想了想道:“之前见到的行八师叔,行业师叔,行恩师叔,还有永诚,永康,永泰,永仁诸位师兄。”

    “哇?你都记得?”小鱼儿诧异的问道。

    永信道:“从离开你们房间之后,准备回去跟师傅复明。可是来到方丈房间,他的房间一直反锁着的。在吃饭的时候,听诸位师兄说,他们也去找方丈,可是也是叫了一阵,没有人应声。”

    永信说完这句话后,吸引了众多的仇恨,哎,多嘴可不是好作风。

    “我记得行业大师,行恩大师,并没有与你坐在一起啊?”小鱼儿询问道。

    永信道:“永八是我们之前一起碰见的。行业师叔是回来的时候遇见的,问他,他正好从方丈哪条路回来。而行恩师叔是正好碰见他去找师傅。”

    “哦。”小鱼儿点了点头,然后在联想屋内的景,道:“难道这是一起密室杀人案件?”

    小鱼儿找来了几位当事人,问道:“行业大师,你去找方丈什么事?”

    “你是在怀疑我?”行业见面,很不爽的样子。

    行恩上前道:“阿弥陀佛。”先向小鱼儿佛礼,道:“出家人遵守十戒。我相信,行业师兄不会做这等事。”

    行业瞧了一眼行恩,然后道:“我是将这几天的处罚的僧侣名册交给方丈过目。同时商讨一下,我戒律寺资金的问题。”

    小鱼儿点头,这倒是合合理,于是问道:“那你见到了方丈没有?”

    “没有。”行业冷酷道。

    “恩?”众人狐疑瞅着他。

    行业怒道:“老衲说没有,便没有。”双目一瞪,众人皆是一惊。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也是高手。特别是那些和尚噤若寒蝉,谁让他是戒律寺住持呢?

    小鱼儿皱了一下眉头,虽然不喜,但还是不易刺激他道:“行业大师德高望重,弟子只是询问一两句。”对他报以微笑。可惜迎来的是行业的白眼及哼声。

    小鱼儿潺潺笑了笑,没在意,又问行恩道:“大师,您呢?”

    行恩双手合十,不紧不慢道:“今天下午的确去找了一下师兄,可是去的时候,大门也是紧锁的。敲了几下门,始终没有人开,这个时候永信来了。”

    永信点了点头道:“是的。”

    “你什么时候去的?”

    “是三刻。”

    “是外锁,还是内锁?”

    “内锁。”

    小鱼儿问道:“你去找你的双胞胎干嘛?”

    “恩?”行恩脸色很沉静道:“老衲是演武主持。是老衲的徒弟永泰所说,师兄见老衲。”

    小鱼儿见目光朝向那一群和尚。从他们之中走来一个和尚,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的确是。”

    小鱼儿看着永泰,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见过方丈?”

    永泰老实的回答:“午时”

    小鱼儿心忖着,比他约见方丈的时间还早。那么永泰就排除了。那个时候方丈还活着。

    “你们几个人呢?”小鱼儿瞅见永诚,永康,永仁。

    永康道:“我跟师弟永仁是下午。敲了很久,也没有人。”

    “对,我们负责的是方丈的起居。”永仁在后面补充道。

    小鱼儿想了想,两人互为对方的证人,又有时间,应该不是两人所为。将目光投在案第一目击证人:“永诚小师傅,你呢?”

    “小僧,小僧……”(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