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天龙山天龙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嗖嗖嗖”三支响云箭穿过树林,shè穿树叶直奔这官道而来。

    耳尖儿的小鱼儿聆听这声响,回头一霎之间。他体本能的将巧儿搂在怀里,旋转舞步般的闪避。

    “砰砰砰”

    “噗噗噗”

    那三支箭正中三个和尚的口位置,登时鲜血淋漓。胖和尚捂着口,鲜血通过指缝涣涣流出。而其他的两个和尚,当场死亡。

    他抬起头瞧向树林位置,怒目圆睁,举起肥胖小手,想说些什么?“噗”嘴里在吐出一口鲜血。

    小鱼儿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这是杀人灭口啊。

    “啊?!!”巧儿一声尖叫儿,将头深深的埋在小鱼儿的口,不敢面对。她毕竟是很纯洁的,还没有面对过死亡。除了自己的家着了大火……

    小鱼儿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回过神儿来,看着胖和尚,他的嘴巴在吧唧着,似乎像说什么?小鱼儿赶紧来到胖和尚面前,将头探下去俯听。

    胖和尚出气多,进气少,有气无力,含糊其辞,“天……龙…”“啊”然后两眼一翻,肥硕的部再也不颤抖。

    小鱼儿怔怔的瞧着他,一头雾水,天龙?说的什么啊?天龙八部?

    巧儿胆小,害怕雀雀的问道:“他说什么啊?”

    小鱼儿说道:“天龙?”

    巧儿道:“天龙寺?”

    小鱼儿回头怔怔的瞧着巧儿,看着巧儿有点儿不自然。巧儿在他火的瞩目光之下,灵巧的小手弄了弄凌乱的鬓角儿。又想到了之前被小鱼儿环抱的景。绯云爬满了双颊。

    “干嘛这么盯着人家啊?”

    “巧儿,你好聪明啊?”小鱼儿上前搂着巧儿说道。

    “啊”巧儿一阵声,幸福满足的喜悦。两人转了一会儿,巧儿趴在小鱼儿的怀里听见他的心跳声,小手指不老实的划着圈儿,问道:

    “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啊?”

    小鱼儿松开了巧儿,走到死尸面前道:“发死人财。”

    “啊?!”巧儿刚离开温暖的怀抱听小鱼儿如此说,吓 了一跳,这种缺德的事怎么可以啊?

    小鱼儿在几个和尚上东摸摸西摸摸。倒是真的被他发现了什么东西,在口出硬棒棒的,然后伸进去,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包,打了开来,里面果是一封信,封皮上写的字,小鱼儿一个也不认识。

    “毛啊?!这是字吗?”

    小鱼儿自言自语问道:“这信送去给谁?”小鱼儿伸手一扯,一扯开了封皮。只见一道黄纸上写了几行弯弯曲曲的字和封皮上的一模一样。下面又用朱砂画了一道符,希奇古怪,不知所云。

    “叮咚”系统提示:无法辨识的书信。

    云?系统这个时候竟然出现无法辨识的书信?原来也不是逆天啊?还以为地球上的所有语言他都知道呢?顿时,泄了气。

    巧儿凑过来问道:“上面写着什么?”

    小鱼儿当即递给巧儿,问道:“我不是认识?”

    巧儿扫了一眼,摇着头,也不识得,内心之中很沮丧,竟然这个时候帮不了相公。她的小手撕扯着布条,心中纠结万分。

    小鱼儿对车夫道:“你是准备报官还是?”眼神十分不友好的瞧着他。

    车夫一机灵连忙道:“又不是我们杀了人,报什么官啊?”

    小鱼儿点头道:“好了,咱们走罢!”和巧儿跃上大车。那车夫见他二人小小年纪,居然收拾得三个和尚,佩服得五体投地,赞不绝口。

    小鱼儿低声在巧儿的耳边嘀咕道:“到得前面市镇之上,你可得改装。”眼神瞟着巧儿露出的润润的皮肤,粉粉的煞是好看。

    巧儿脖颈处感受到小鱼儿吹来的气,更加白里透红。

    巧儿乖巧的的问道:“是。哪我改甚么装?”

    小鱼儿微笑道:“你改了男装罢。”

    车行几里后,到了天龙寺山脚下一集镇。小鱼儿遣去车夫,赴客店投宿,取出银子,命巧儿去购买衣衫改装。巧儿买了衣衫回店,穿着起来,扮作一个俊俏的小书僮。这一改装,路上再不引人注目。双儿人世故却全然不懂,一路上全由小鱼儿拿主意。

    两人朝着天龙寺而去,渐渐的石径崎岖,峰峦峻峭,入天龙山。

    由于是冬天,除了松树一点儿绿,基本上被白雪覆盖。哎,北方的冬天是贼拉冷,也无心欣赏雪景。

    小鱼儿问起天龙寺的所在,却原来天龙山极大,路程着实不近。

    申牌时分,到了天龙寺。天龙寺一座三进院落的寺院,中轴线上建有山门、前、大雄宝、法堂,东西配,前院有伽蓝、祖师,中院配各5间,法堂两侧各有厢房5间,钟楼建于山门左侧。寺院左侧为僧人活动区。从总体布局上看是典型的禅宗寺院布局。

    庙里的和尚见他俩年纪,神冷冷不大理睬。小鱼儿摸摸后脑勺,暗道:“自己第一天来啊?不至于吧?”

    这个时候,从他背后说道:“小兄弟,不必介意。出家人自然有点儿执泥。”

    小鱼儿回头瞧去是一个员外打扮的人,不过倒也老实那种,心宽体胖。

    “执泥?哈哈,朱员外,你太看的起他们了?他们也是人。我说他们见钱眼开而是。”一个商人打扮的人出现驳斥道。对刚才那位朱员外很是不赞同。

    小鱼儿心中寻思:“有钱能使鬼推磨,叫和尚推磨,多半也行罢。曾看过《水浒传》,鲁智深在庙里乱闹一通,又喝酒又吃狗,老和尚也不生气。是了,我假装要做法事,到庙里大撒银子,看你们怎样?”

    “哼,胡老板,这里是寺庙,你不提那些阿谀黄白之物不行吗?”朱员外倒是像是那虔诚的佛教徒。

    朱员外,住在朱家庄,是本地的一地主。小鱼儿没说错,的确是信佛。原因呢,就是小时候突然生了一场大病,怎么医治也没有办法,父母给他叫来了天龙寺的和尚做了场法师,次rì就好了。因此朱员外家里就迷信上了。小鱼儿则是怀疑,朱家生病也是和尚捣的鬼。这是最合理的解释,谁受益,谁就是这件事的是起因者。

    而对面的胡老板则是晋地一客商,也算是胡客,做外贸,其实就是走私。

    两人持着不同的观点争吵起来,小鱼儿不想介入,摇摇头就拉着巧儿往里走。

    两人见人不在了,也懒得争吵。其实多半吵架都是吵给别人看的。没有观众也就没有了所谓的丢脸之事。两人负气也进了寺庙。

    “哇?!”小鱼儿见到寺庙闹极了了,竟然这么多香客。

    问道:“看来天龙寺香火不错啊?”

    胡老板在后面说的:“倒不是天龙寺好多少?”

    一书童打扮的巧儿问道:“这里这么多人难道不好吗?”小鱼儿有点儿明白刚才那些小和尚为何对自己不友好了。本来清静的天龙寺,适合静修,这样成闹市,自然无法静下心来了。

    “本来这里很多人准备去太原的。但是,那些叫花子要举行什么丐帮大会。哎,搞的城内乌烟瘴气。”胡老板眼神之中很是埋怨。

    小鱼儿闻声,皱了一下眉头。不过,也没有动怒。接着消失沉寂了。

    这时,很多人与朱员外打招呼,毕竟他是这里的名人。也有人与胡老板打招呼,两人拱手回敬。交谈一阵子。

    小鱼儿与巧儿进了主,主内正面为宽达三间的佛坛,正中奉有释迦牟尼佛、药师佛、阿弥陀佛。佛像慈眉善目,面相端庄。释迦牟尼佛作结跏趺坐(俗称盘腿打坐),左手横放于左足上,名为定印,表示禅定,右手直伸下垂,名为“触地印”,表示释迦牟尼在成道之前,为了众生而牺牲自己,这一切惟有大地能够证明,因为这都是在大地上做的事。

    药师佛是左手持钵,钵中盛甘露,右手持药丸。阿弥陀佛的造型是右手下垂,作与愿印;左手当心,手中执金莲台。

    内两侧,供有十八罗汉。罗汉是佛教彩塑中最富有世俗人味和生活气息的彩塑,形象千姿百态,能充分地将人们在生活中的喜怒哀乐用雕塑的形式表现出来,将佛教教义深奥的教理形象地普及到每个善男信女的心中,具有十分强烈的感染力。小鱼儿抬头瞧去,只见巧儿双手合十充满了虔诚。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