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豆腐西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走过几条巷子,小鱼儿来到了卖豆腐的小娘子家里。他进了门,将扁担放下。反手将门关上。

    “吭啷”

    卖豆腐的小娘子倒退几步,脸上浮现出紧张,手紧紧的抓住衣服,警惕的看着带着斗笠的小鱼儿。

    小鱼儿对她道:“小姐,你这里有水吗?我想洗把脸?”

    “啊?”卖豆腐的小娘子诧异一下,这是想……不过还是送过来。

    小鱼儿摘下斗笠,洗刷起来,舒服道:“噗……真舒服。”

    卖豆腐的小娘子见到庐山真面目,一时间愣住了,长得帅气的,简直与刚才不堪入目的面容判若两人。她低着头一眼也不敢看向小鱼儿瞧去。

    小鱼儿用毛巾擦拭完之后,抬头一眼,两人目光相触,卖豆腐的小娘子羞得满面通红,连忙转向他处。

    小鱼儿心忖:“这小娘子还真会害臊。”连忙抱拳道:“在下张宇,不知姑娘方姓?”

    此刻正好屋内有一老迈之声传来:“巧儿,回来了?”有气无力的那种。听声音,知道老人重病让或者重伤。

    “娘,来了。”巧儿的回头喊了一声。她边说着边朝着屋内走去,将小鱼儿凉在一旁。

    “咳咳”随即屋内传来咳嗽声。

    小鱼儿进屋一瞧,这家很贫穷,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破罐子破碗。

    “咳咳”一个老太太躺在**一个劲儿的咳嗽,一阵之后,不经意间抬头见到了小鱼儿矗立在门口。眼神突起一阵生机,然后又消沉下去,用颤抖的手指着小鱼儿道:“巧儿……他是谁啊?”

    巧儿回头瞧了一眼,对她娘道:“娘,刚才在外面幸好遇见张恩公,要不然你就见不到孩儿了。呜呜~~~”

    “啊?!”老太太心脏一收缩,肺部一颤,带着咳嗽声。有点儿埋怨自己无能……

    小鱼儿将刚才的时候说了一遍。老太太露出感激的眼神道:“多谢,张恩公了。别站着,坐,坐。”小鱼儿只好坐在一旁。

    老太太上下打量着小鱼儿,若符合心意的点了点头。小鱼儿不明白她这是何意,看着他毛骨悚然。

    “恩,小伙子,我将我家闺女许配你可否?”

    “啊?”两人很是吃惊,羞得满面通红,小鱼儿心忖,这老太太太……

    “娘亲……”巧儿害羞叫着。小心肝儿噗噗跳着。

    “俗话说的好,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老太太又道:“你救我闺女一命,无以为报,只能以相许了。”

    “娘亲,你……”

    小鱼儿连忙打断道:“这,恐怕属在下无能为力?”巧儿听闻小鱼儿如此拒绝,当下心中惆怅,黯然失色。一阵莫名的感觉在心中一触。小鱼儿倒不是有意伤人家心,只是这次来汾州是为了调查案件的,如果让包黑子知道自己来此把妹妹,铁定给自己小鞋穿。

    “咳咳”老太太咳嗽着,道:“是不是?觉的我家闺女配不上你啊?你到外面打听打听,老阎赛花年轻时候乃是汾州城中第一美人,就算此时老年事已高,但风姿仍当留存……我女儿我生的,大小也是个美女。咳咳……”

    巧儿羞红一脸,哪里有这么夸自己的,简直是王婆卖瓜自卖夸啊?呸呸,你才大西瓜。害羞,道:“娘亲,别说了。”

    小鱼儿一怔,心想如此丑陋,从她目前的模样瞧来,即使再年轻三四十岁,也决计谈不上“绝色美人”四字,鼻低唇厚、四方脸蛋、耳大招风,这面型是决计改变不来的,他心中笑道:“这美不到哪里去。”

    “咳咳,不行。老……”阎赛花捂住口咳嗽了一阵,想强买强卖。抬头一瞧,巧儿的模样,道:“巧儿,去洗把脸让他瞧瞧。咳咳……”

    “老人家,小心体啊。”小鱼儿可不想因此被讹诈上。

    “不要紧。咳咳.…..”阎赛花捂着口道。

    而巧儿也抹去易容的灰粉,露出光滑晶莹的**....一张美的少女脸蛋来。哪知此人真面目一现,竟是那个小玲珑、俏美可喜的小姑娘。当真做梦也料想不到。不比小玲差多少。

    阎赛花见之,自然是女闺女为自己争了一口气,见小鱼儿好似看傻了眼,眼神之中透漏出一丝笑意,但夹杂着别有一丝冷意。“公子?老家闺女如何?”

    “美。”小鱼儿不经大脑道。

    “可否入妻室?”

    小鱼儿霎间回过神来,连忙道:“伯母。张某江湖中人,整天打打杀杀,而且四处漂泊,毫无定型,恐怕会误了令嫒的大好青。”小鱼儿很好的阐述了目前无房无车无家产,而且还是非常危险的江湖职业。

    巧儿感到一阵甜**,一阵酸。

    然而阎赛花听不进去,摆手道:“臭小子,你见过老女儿的面容,你娶也要娶,不娶也要娶。要不然,老死给你看。咳咳……”一口鲜血吐在地上。

    巧儿见之,容颜下闪烁着泪水,道:“娘亲,你这又何苦呢?女儿一辈子不嫁人,伺候你。”

    “咳咳”阎赛花激动的口起伏不平。躺在**,大口的喘着气,道:“巧儿,娘体越来越不行了,希望在临死前将你的终大事给搬了。娘走着也放心。难得这位公子算是行的正。也算是好人家。虽然是江湖中人,但也绝不会辱没你。咳咳……”然后两腿一蹬,两眼闭合上了。

    “娘亲,娘亲……”巧儿纵使再般叫喊,阎赛花也没有睁开眼睛。她大大的眼中忽然挂下两颗晶莹的泪水,泪水从她白玉一般的脸颊上流了下来,跟着泪水不断,成串流下。

    小鱼儿见见她泪珠盈盈,突然间心中激动,伸手摸了摸阎赛花的脉搏,道:“巧儿,别伤心了,**亲还没有死。”

    “啊?!”巧儿闻声,止住哭泣,擦拭着眼泪,道:“没骗我?”

    小鱼儿道:“我怎么会骗你呢?我绝不会骗你。”见巧儿绪稳定下来,又安慰道:

    “想是伯母,刚才太过激动,气血不顺造成的。”小鱼儿也不知道为何?难道就因为她突然换了一张脸,漂亮了许多,心中产生了慕之

    哎,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货色,美的,都忘记了在何处。美的,勾起了他的占有。只愿做那一傻瓜,让你欺。

    小鱼儿想到这里,不心中酸楚,眼前出现了马小玲那玲珑有致、袅娜多姿的倩影:“不知她是否一切平安?”(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