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熊孩子日记(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最近我总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对我们曾有过的愿景浮想联翩,我早已在内心深处祈祷着,祈祷着不再被甩弃,然而离开的是你,留下的还是我。

    将嫌疑人抓进牢房之后,我感觉大快人心,道:“我就知道这小子有疑点儿。嘿嘿。”高兴之后,侧脸见小鱼儿。

    小鱼儿没有发表一言,他那是哑口无言,嘿嘿,这下我要出风头了。耶?!我要告诉娘亲,让她晚上多加点儿菜。

    正在这时,有一个衙役过来说道:

    “小鱼儿,有人找。”

    然而却让我大跌眼镜。不出片刻,竟然进来一个乞丐。就是之前小鱼儿找过的那名乞丐来,向他汇报。我心忖,效率这么快?

    邹家家主其实是女人邹芳,也就是死者。而关押的那个男人则是倒插门进入邹家,名叫郑爽。“倒插门”的学名叫“入赘”,旧指结婚时男到女方家定居,改姓女方姓氏,成为女方家的“儿子”,继承女方门第,生的孩子随女方姓氏。倒插门的男子被称为“上门女婿”。这就有了杀人动机,结束对方,从而掌控邹家。

    今年中秋节期间,邹家的女主人失踪。女主人的丈夫则是声称女主人只是走访亲戚去了。

    走访亲戚?亏他想出这种烂主意,连我这八岁孩童都能识破的诡计。以为能瞒得了多久?额,貌似埋藏了4个多月啊。郁闷啊。

    “我们去见嫌疑犯。”

    然后就来到了县衙大牢之内,小鱼儿看着愁眉苦脸的邹家家主,道:

    “郑爽,和我们说说事的经过吧。”

    郑爽闻声,抬头瞧见小鱼儿等人,道:“什么?”

    “你最后见到你的妻子是什么时候?”

    郑爽想了一会儿,道:“三个多月前。”

    “然后你就一直没有见到他?”

    “是的。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她。”

    我大叫:“不是有一段时间,而是你杀了她。”

    “杀了她?”邹家家主沉默了。

    小鱼儿看着他的表,然后问道:

    “你妻子失踪,好像你一点儿也不紧张?”

    “我有什么紧张?我还很高兴她失踪。你不知道她有多烦啊,每天就像是苍蝇一般,围着你转,管东管西。”

    “就因为这样,你才杀了她?”我嘲讽道。只见他默默的转过去,虽然我看不见他的表,但是从他肩膀的起伏来看,我知道他现在肯定很生气。也许深呼吸会让他镇定下来,但也有可能会让他更加的暴怒。渐渐的,他的双手开始颤抖了起来,他侧斜视着我,复杂的眼神里,痛苦、愤怒和无奈不断的交织着。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言又止。只见他咬紧牙关,嘶叫一声,将强硬的拳头用力的击向墙体,那墙体似乎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痛苦。然后就一言不发了。

    “您看,我们现在怎么办?”我面露难色。

    小鱼儿斩钉截铁:“不用了,把这个男的关起来吧。我们再去一趟邹家。”

    我实在不是很明白小鱼儿到底骨子里卖着什么药,道:“我们还需要找什么证据?他杀了人,将尸首包裹以后直接抛尸,看样子很合逻辑。而且他还有杀人动机?”

    小鱼儿道:“动机有了,然而我们还需要证据才能定案。”

    “第一,如果是偶遇歹徒被害,歹徒不会花那么多心思去包裹尸体,有什么意义呢?”我道,“第二,如果是在乱石岗附近偶遇熟人,熟人作完案,要藏匿尸体,应该抛去更远的地方,不会抛尸在离杀人现场那么近的乱石岗。而且在荒无人烟的地方碰见熟人,几率太小了吧。”

    但是,小鱼儿总觉得这样的怀疑理由并不充分。还是执意去找寻所谓的证据。

    “我认为邹芳不可能在野**害的依据不仅仅是这些。”小鱼儿看出了我们的质疑,“我有充分的依据支持邹芳是在室内被害的。”

    小鱼儿讲解道:“包裹、捆绑尸体的物件有:麻袋、丝绸。尤其是这种丝绸,谁会带着这种丝绸出来呢?你们觉得如果在野外作案,会有这么充分的时间、花这么多心思来包裹尸体吗?这心理素质也太好了吧!现场即便是空旷的野外,也是偶尔有人路过的。”

    我们觉得非常有道理,都在频频点头。小鱼儿接着说:“另外,在野外作案,能够在短时间内找到这么多捆绑、包裹尸体的物件吗?那他的速度也太快了。”

    于是我们来到了邹家,以包大人的名义进行搜查。在他家里找寻了一阵,找到了类似的丝绸。小鱼儿见到微笑了一下。

    我奇怪的问道:“为什么?”

    他道:“如果,你是凶手,用同一种东西杀死了死者之后,还会留下这些东西吗?”

    “当然不会。我必然会将这些东西毁掉。”

    “说的对。”小鱼儿看着这些东西道:“这说明杀死她的人,根本不知道家里还有。而郑爽如果是杀人凶手,必然会处理干净这些东西。”

    既然是在家里发现的,必然就是熟人所为,询问管家:“最近有哪些人辞职不干的伙计等?”倒是真的有一个伙计辞职不干了,是一个车夫。

    恩,这就合合理了,将人杀了之后,捆绑包裹起来,然后通过马车运尸,送到乱石岗。

    小鱼儿又一次检验了马车,在马车的确发现了一些麻袋上的残留物。马车是车夫走后,就一直没有开动过。

    接着,我们就回到了县衙,禀报给我老爹。让人发布海布公文。十天之后,杀人的车夫被抓捕归案。承认了杀了皱芳。而他之所以杀掉皱芳,是因为这个女人很烦,三个月前,他多吃了几碗酒,就被女主人大骂。他一气之下就杀了邹芳。用麻袋一装,驾驶着马车就离开了邹家,将尸体抛在了乱石岗。接着就辞掉了邹家的工作。

    案件终于水落石出了,凶手果然不是郑爽?我看着就很不爽。该死的小鱼儿,这次又大出风头。

    既然不是他杀的,为什么郑爽此人不回答呢?原来是郑爽有了**。他不说的原因就是为了邹芳的家产。邹芳在一处文件里书写着,一旦发现了郑爽有了**,他就不能继承家产。(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