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熊孩子日记(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今天呕吐不止,体欠佳。

    经过小鱼儿的提醒,董依依真的想起了一位。道:“年纪27岁左右的女子。结婚多年没有子嗣。以前是我父亲的病人。”说到父亲的时候,董依依感觉道悲伤,她顿了会,把脸转向了一侧,脑袋微微高昂,不叫泪水流出来。

    小鱼儿见之,自然想起之前的那间案件。我也略有耳闻,从他的眼神中,我瞧出了一种好人卡的感觉。感觉这小女孩怪可怜着,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怀,道:“依依,别伤心。如果可以的话,我的肩膀可以然你靠靠。”

    (包小宝一旁羡慕嫉妒恨道:为什么不是我啊?这句话本来是我的台词啊。

    唐僧:你有个头吗?

    包小宝一脸打败的样子)

    董依依如愿以偿的抱着小鱼儿肩膀痛哭一会。一个小女子撑起这片医馆不容易啊。其中的苦谁能说得出呢?

    小鱼儿安慰道:“依依,别哭了,董伯伯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你哭坏了子。”

    董依依拭去眼角忍不住流下的泪花,她强忍住想要安慰他的心,挣扎着站起了来,玉手擦拭着眼泪。

    小鱼儿轻挑道:“看,都哭成小花猫了。”

    “嘿嘿。”董依依破涕而笑,撅着小嘴儿道:“你才是小花猫呢?”

    虽然两人的插曲,但是小爷真的羡慕嫉妒恨啊。我何时能长大,最好像我老爹一样,左搂右抱?

    小鱼儿从董依依哪里得到了地址,就派人去打听一下。我见到一些小乞丐之类的,顿时反感,问道:“他们能知道些什么?”

    小鱼儿道:“别不起眼这些人,有些事,他们比官府知道的还要多。”

    我对此不屑一顾,小鱼儿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告别了董依依就直接去死者家里。

    董依依不依不饶道:“我跟你们去。”这小不点,跟虫竟然跟上来了,我那个天啊。还让我活不?看着两人腻在一起,我就感觉没吃饱。

    “小孩懂什么?”董依依嗔怒了,白飞我一眼。

    很快就我们就抵达邹宅,这种敲门的事,自然是小鱼儿来做了。我这大少爷是不会做这种抵挡的伙计工作的。

    “叩叩”

    有一个老家伙出来开门,小鱼儿很客气的问道:“这里是邹家吗?”

    那老家伙瞧见我们一行,露出不屑的眼神,待小鱼儿掏出铁牌之后,马上变得额客客气气。低头哈腰道:“不知道,差爷来此有何贵干啊?”哼,小人。

    “你家老爷可否在家?”

    邹家管家闻声,向后瞧了一眼,露出难言之隐,似乎有什么说不出口。正在这个时候,屋内的人高喊道:“阿正,外面到底怎么回事?”

    叫阿正的管家连忙低头哈腰道:“有人找您……”

    还不待这管家说完,里面就有人不耐烦的喊道:“不见。”

    我正瞧小鱼儿怎么解决这危机的时候。突然一声炸雷,我赶紧捂住耳朵,听道:“在下天长县捕快,包大人有请邹家家主到衙门一趟。”

    邹家家主一听,急匆匆的冲了出来,见到小鱼儿等人,顿时有种被耍的感觉。脸色有几丝不悦。

    小鱼儿皱了一下眉头,道:“怎么,你是想让我缉拿归案,还是跟我走一趟啊?”眼神之中露出一阵杀气。皱家家主脸色有点儿惊恐,道:“别介,我还是跟你们去一趟就是了。”

    邹家家主也就顺理成章的跟着小鱼儿等人前往县衙。他问道:“包大人请你认领一下尸首。”

    “尸首?”邹家家主明显愣住了,一头冷汗袭来,脸色变的苍白,坎坎不安的站在哪里一动不动,仿佛抽筋了一般。

    “走啊?!”我使劲推了一把。

    结果那家伙肾虚腿软,竟然摔倒在地上了。我看着我的手惊讶道:“难道我的神功终于练成了?”

    “啊啊啊~~~”邹家家主痛苦着叫唤着。

    小鱼儿不予理会,他对于这种耍无赖的事司空见惯,来到邹家家主面前,抽出刀,插在地上道:“我的刀可不长眼睛。”

    邹家家主连忙道:“我的腿抽筋啊,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嘿嘿。”看着他笑,就知道他肚子里有古怪。

    接着小鱼儿就带着我们回到了县衙,带到停尸房。一股刺鼻的臭味儿,实在让人难闻。

    我赶紧找了旮旯尿了一泡尿,将他分成两份,递给董依依道:“依依姐,呶,小心被毒死啊?”

    董依依自然瞧见了这小兔崽子背着她尿尿,又不是聋子。再瞧他手里拿着的尿布,一阵恶心。小鱼儿见之,失望的摇摇头,从怀里掏出口罩道:“呶,用这个。”

    董依依接过小鱼儿送来的口罩,感觉到很新意,问道:“这什么?”

    “这是口罩,我发明的。”小鱼儿说完,就演示了一遍。道:“来,我给你带上。”

    “呜呜呜~~~”太可恶了。好你个小鱼儿,你这是横刀夺。我跟你没完。

    我没声好气的对这邹家家主道:“邹家家主,去见一见死者。”

    一股股凉意从停尸房里吹来,吓的他一阵哆嗦。“快去啊?!”

    “哎。”

    邹家家主每走一步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的走到台子上。小鱼儿掀开白布,露出了那蜡状的干尸。

    “啊?!”邹家家主仿佛见了鬼似的,根本就不敢正眼瞧一眼,一瞬间躲在了墙角儿。

    “邹家家主,你认不认识啊?”

    平定很久之后,邹家家主才道:“不……不认识。”

    我哼道,“我这暴脾气,不认识,你在说不认识?我打到你认识不可。”抡起拳头准备砸下去。

    邹家家主瞧见这小孩要打自己,顿时火气,突然站起来,将我冲到在地。

    吼道:“不认识就不认识,你能奈我何?”小鱼儿忽然之间眼前一亮。

    “你干打我?你敢打我?”我顿时失了面子,在女人面前丢份真的是让人不爽的事

    我豁出去了,吼道:“来人呢,来人呢?将这家伙给我抓起来。”

    顿时几个衙役冲了进来,瞧见眼前的形,不知道我为何发脾气。

    小鱼儿道:“将这家伙住起来。”

    “这?”

    “你们凭什么抓我,凭什么抓我。”邹家家主扯着嗓子吼叫着。

    “为什么?”“哈哈,还问为什么?因为我是衙内!!!”

    “嗡”一下子邹家家主愣住了。没有想到刚才冲撞的一位竟然是衙内,心中在滴血,完了,完了,这下完了,他们父子俩怎么长得不像啊。

    “噗通”邹家家主双膝一软跪在地上,祈求着:“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错了。小爷就是小人。”我吼叫着,“赶紧儿,将他打入大牢。”(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