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贞节牌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郁闷几天的小鱼儿被子拉到街上闲逛,没有想到竟然碰见了一群职业骗子公开骗钱。从而引出了一件奇怪的死亡事件。

    慕容兴充满了疑问的面容,让他不得不道出心中的疑惑:“你确定这件事不是刚才那一伙儿人搞的鬼?”他是不懂得如何的仵作。因为他是翩翩公子,向来姑苏慕容都是眼高手低。拿现在的形容则是贵族,不是高档货不足以表现他的份。就如他手上的剑,至今没有开封。因为之前的刘晔根本不配他把剑。也不用手,所以用脚。

    小鱼儿侧头,解释道:“一个人如果是中毒死亡,有两种况,一则立即当场送命,就如氰化钾毒药,死相很是悲惨。另一种则是慢,器官衰竭死亡。自然面前的死者的死相和我推测的想法来说,是慢死亡。所以不是刚才一伙儿人所为。”小鱼儿笑**的看着慕容兴,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眼神中带着几丝的得意。

    小鱼儿话完,全场都色变,刚才的哭哭啼啼的人一下子难堪不已。

    “现在你准备怎么办?”慕容兴一脸教授的表,没有丝毫的波动。

    “哈哈……我们还是等包大人来吧。”小鱼儿微微一笑,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旁那个哭泣的人,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说曹**,曹**到。只要有风吹草动,包大人还是亲力亲为的。来到现场,让人将台子围起来。遣散一下民众,不要干扰现场。不一会混乱的场面在包大人的调理下越发规矩有秩序,有条不紊,相当的顺利。这让小鱼儿都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平民还是害怕当官的。

    他一脸郁闷的冲小鱼儿训斥起来:“小鱼儿,你又给我捅什么篓子?”

    这让慕容兴很是诧异,不脱口而出:“这是包大人?额……”说完这句话,连忙看了一眼旁边的小鱼儿。

    小鱼儿委屈道:“我哪里敢捅什么篓子啊?刚刚上街就碰见了倒霉的事。”

    他看着小鱼儿人畜无害的模样,恨不得一脚踹飞他,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小鱼儿道:“是这样的。”

    接着小鱼儿就将强因后果介绍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旁边的包黑子一个劲儿的点头。晓之以,动之以理。将案理解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你就是苦主?”

    “是的,小的是她的爹爹。”

    “亲生的?”

    “恩。”

    林嫂子的爹爹哭泣着,脸上没有一滴眼泪,只有呜呜的声音。小鱼儿在一旁一直观察着。

    “你们呢?”

    包大人问话,那些人老实的回话。都是街坊邻居,今天来到天长县是来置办年货的。林嫂子经常出现头痛、头晕、乏力、食不振、恶心、肝区疼痛等症状,有人说这是鬼上,正巧看见台上的白莲教**先锋表演一些斩妖除魔的本事。所以才怂恿她上去。

    似乎这里面没有文章可以做啊,嫌疑自然是那个逃跑的刘晔。

    慕容兴坚持自己的观点:“刚才的逃走的刘晔很可能是主谋。”

    小鱼儿没有开口说话,包大人还是询问道:

    “他的死因到底怎样?”

    “如果需要进一步的检测才行。”

    包黑子与小鱼儿两人一问一答,视旁人与无物,根本就没有将慕容兴这门外汉当一回事。如果论武功的话,或许有所不及,但破案,你肯定不行。

    经过商讨之后,两人分别行动,包大人带着人去林嫂子的家里去查看,而小鱼儿则是将尸首带回衙门。

    林嫂子的爹,扑到怀里道:“你们这是干嘛?你们这是干嘛?”

    “你的女儿死了,自然需要一个交代。我们要查明她的死因。”包黑子解释道。

    “不了,我们不告了,我们不告了。将女儿下葬就好了。”林老汉双血红怒视着小鱼儿,扑了过去,试图阻止。但,怎能是衙役的对手呢?

    “林老汉?!难道你希望你的女儿死的不明不白吗?”包大人看着暴怒的林老汉,在一旁劝解起来。只因为他是官,没法管啊。还是因为某些见不得人的事

    林老汉还是坚决不让,道:“女儿**是大啊。死后更应该立牌坊,你们这样,我死后如面对列祖列宗啊。”

    **牌坊?小鱼儿想到了这个,貌似这个的确是从宋代开始逐渐的演化。在统治者的支持和倡导下,程、朱理学兴起,在“存天理,灭人”的思想指导下,极力地提倡女子守节,寡妇不能再嫁。

    《近思录》有一段记载说:

    或问:“孀妇于理,似不可取;如何?”伊川先生(即程颐)曰:“然,凡取以配也,若取失节者以配,是己失节也。”又问:“人或有居孀贫穷无者,可再嫁否?”曰:“只是后世怕寒饿死,故有此说。然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

    这一来,“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就成了一句至理名言,为统治阶级大力提倡。

    至宋代,由于出了一班儒者,形成理学,改变了中国的学术思想以及风俗制度,也使妇女的贞节观念在崇古的基础上愈演愈烈。

    贞节的含义变得十分偏狭了,似乎成了一种宗教,非但夫死守节成了天理,夫死,也要尽节,偶为男子调戏也要寻死。总之,女子的生命紧紧维系在贞节上,稍有变故,就要以死全节。

    林嫂子的确是一个寡妇,丈夫死后,也就回到了自己家中。并没有改嫁。

    小鱼儿闻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或许……

    包黑子面对如此,也只好让人带着时候去林老汉家检查。希望能从中知道些什么?

    片刻,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林老汉的家里。就嗅到了一股怪味儿,到了他家,四周一瞧,这里那里是家啊,分明就是小作坊。

    “咦,这是什么?”

    “是做蜡烛用的。”

    中国的字体是象形字演化而来的。现在用的蜡烛用石蜡制成。可是为什么用虫子旁呢?原来古代则是用动物的脂肪,或者**蜂的蜂蜡制成。所以进门的时候小鱼儿才嗅到一股臭味,好像是林嫂子嘴里的味道儿。

    然后衙役们就里里外外的检查起来。但是没有发现可以点。小鱼儿与包黑子对视一眼。两人一筹莫展。也只好离开了林家。

    正在这个时候,听见一些置办年货的人经过,“刚才在县上瞧见的那家伙,真是神啊。纸张竟然自己燃烧起来。”

    “瞎说,你没听说是涂了一层黄磷吗?”

    “你说真的吗?要不我们回去试验一下?”

    恩?听到这里,小鱼儿头脑一阵晴天霹雳,好像想到了什么?想到了上学时候,化学老师教过,说磷容易燃烧,古代很多人就将磷密封在**蜡之中。避免与空气接触。

    再想起,林嫂子死亡的特征,明显是磷中毒。所以小鱼儿又偷偷的潜回了林家,开始搜查起来,终于功夫不怕有心人,找到了一罐密封的黄磷。

    夜晚,林家,忽然一阵凉风吹来,豁然间,林老汉感觉到一阵寒风破体,整个人瞬间打了一个哆嗦,感觉周围的气氛非常的诡异,非常的诡异。

    燃烧住的蜡烛忽然之间灭掉了,一丝白烟升起。林老汉感觉到背后一凉,几处白影从他们面前飘过,发出呜呜~~~的声音。

    “爹爹,女儿死好……残……”

    “爹爹,女儿死好……残……”

    林老汉自然害怕了,面皮苍白。见到一处白影飞过来,没有脚。林老汉一**坐在地上,只感觉全一冷,继而上就传来一股尿、味道,竟然是被鬼吓得小便失了。

    林老汉牙打着寒颤,满脸死灰的颤抖,跪倒在地上,哭泣着:“呜呜,都是我不好……”

    原来,为了能够获得贞节牌坊,缓解一下自己的作坊的压力。近来,每天给林嫂子喂食黄磷。从而导致她黄磷中毒。

    在古代获得贞节牌坊的家庭会得到一些利益,所以才会有很多的人效仿。每一处牌坊下,不是埋葬了一个活泼泼的生命,至少也埋葬了一个女子数十年的青。(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