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南迦叶案件(完)求订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南夫人哪里坐得住,与小鱼儿拉扯。但,小鱼儿可不是小孩子,他是会武功得。内力自动将其弹开。南夫人摔倒在地上。小鱼儿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因为这种蛇蝎女子,小鱼儿可不敢要。

    南夫人受伤,马上哭喊起来:“呜呜,我一个妇道人家,你竟然这么对我。呜呜~~~我不活了,我死给你看。”

    那些车夫和伙计见之,突然暴怒而起,冲着小鱼儿怒目而视。作势就要挽袖动手,牵一发动全,周围几个壮汉也都蠢蠢//动。大有一丝英雄救美的冲动。

    小鱼儿看到事发展至此,连忙抽出腰刀,同时怒视那几个唯恐不乱得壮汉,“你们想造反不成?!”

    “刷刷刷……”每一下刀起刀落都凶猛狠辣至极。他骂道:“都滚一边去,这里哪有你们的事,该滚那滚哪去!”

    这几个壮汉,被小鱼儿怒骂,顿时都缩脖子讪讪的闪到一边,不敢叫嚣。现场的气氛一时间变得诡异压抑。他见镇住了那些车夫和伙计,这才来到箱子面前。

    “挡”

    小鱼儿手中的腰刀砍开了长锁,那铜锁应声跌落在地上。他伸出左手打开箱子一瞧,小鱼儿完全愣住了,不敢相信这一切。

    当小鱼儿打开那口箱子的时候,面色一楞,惊讶道:“石头?!”随之一用力,将箱子盖子掀开。箱子里露出了光秃秃的石头,根本不是真金白银。

    “石头?”坐在地上的南夫人闻声,一脸惊讶,走来一瞧,脸色煞白。不知道说什么好,不断的重复这:石头,石头……

    小鱼儿回过来问道:“钱呢?银子呢?那5W两银子呢?”

    “石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呜呜~~~”南夫人使劲的扯乱着头发。头发上的发钗散落一地。她疯了……

    也许她心理承受不住打击吧。也许两段感让人迷失了自己。人的感很复杂,很复杂。见南夫人疯掉,也不知道说什么?事果真如同他所想的一样吗?

    如果这样,裴升的犯罪谋也是惊人的。他这一步棋,一是随心所地报了几代人的冤仇,二是上了梦寐以求的女人,给对方带了绿帽子。还能盗走了银两,从一个乞丐一下子变成个大富翁,真可谓一举三得。

    这个时候,一大群的捕快来了。包大人带着公孙先生来此。将南夫人抓获。包黑子见小鱼儿的面色苍白,问之:“伤心难过?”

    小鱼儿摇摇头,没有说一句话。

    王朝道:“大人,南府里里外外都搜遍了,根本就没有发现那5W两。这五万两不是小数目,不会不翼而飞吧?”

    包黑子,公孙策,小鱼儿三人陷入了沉静,难道事结果不是这样的吗?公孙策首先开口道:“大人,学生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估计这被小鱼儿带坏了,这种大胆的假设也活学活用。

    包黑子朝着公孙策露出基的眼光,道:“先生,说说看。”

    公孙策很会装样子拱手作揖,道:“大人,学生与南迦叶也有过一面之缘。据学生认为,他非常人。既然他能设局打败了裴升。或许这一切都是他布设的局呢?裴升在南府住过一段时间,南迦叶能拿到他的手印可以说相当容易。而,裴升与南夫人有染。他俩想杀南迦叶,企图吞并遗产。南迦叶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必然后发制人。”手中的折扇如同相声演员里的行头一般,比划着。

    小鱼儿与包黑子体一颤。公孙策心中不停的窃喜,这下,你们两位可是败给我了,呵呵~~~

    经过公孙策这一提醒,小鱼儿脑海里不断的推测着,对于犯罪问题,可以说,侦探和罪犯就是在博弈。机警的罪犯往往会精心钻研侦探和警察的心理、思维,从而想出更加狡猾的谋。这样的罪犯就会为所为。

    小鱼儿进一步想想,凭一个指纹**原定案一样,只是用一点就可以使他的推理毫无价值。

    指纹可以伪造。南迦叶书的指纹,不是他本人的,而是另一个,这种可能姓不是没有,而且相当大。

    小鱼儿着实吃了一惊。

    南迦叶耍了一个谋,他有意让别人在自己常用的物品上留下了手印。你只发现了一个,其实,继续查找,其他物品上都有同样的指纹。看起来好像是南迦叶的,试想一下,让一个常出入自己家的人留下手印,不是易如反掌吗?

    “这一点也许有可能。可那又能是谁的手印呢?”

    “裴升的。”公孙策说,“裴升不是有一段时间经常到南迦叶家吗!南迦叶使裴升在毫不介意的况下,在许多物品上留下了手印。同时,他又把留有自己指纹擦掉。”

    “是裴升的指纹?这怎么可能!”

    小鱼儿陷入了困惑之中,提出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当然有可能。你只不过感用事,认定了结果,却没有心思做一个旁观者。总是盯着空房子里的死者是南迦叶。假如死者不是南迦叶,而是裴升,那么,指纹就不一致了吗?这样一来,书上的指纹不就是南迦叶有意伪装的吗?”

    “那么,犯人是谁呢?”

    “这还用问吗?一定是南迦叶。”

    “南迦叶被金钱所迫,这一点你是知道。欠了大量的债务,即便是倾家产也无法偿还。与其承受这样的痛苦,倒不如携带万两,一走了事。当然还有其它原因。

    害裴升不是偶然的,他早有预谋。除金钱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女人。是的,他的夫人与裴升想谋害他,金钱,复仇,在南迦叶看来,就是你说的一举两得。”

    “不,是三得。”

    包黑子突然道:“还有我们都被算计进去了。好可怕的对手。”

    是啊,对于南迦叶,这个谋有一种使人难以想象的魅力。如你所知,他演了一场好戏,骗过了自己的娘子,还让其疯掉,这比杀了他还要厉害。

    “令我奇怪的事,那五万两银子去哪里了?”公孙策想不明白,这银子难道真的长翅膀不翼而飞了?

    银子?小鱼儿心忖:对啊,银子才是最重要的,没有银子哪里也去不了?可是这么一大笔银子去哪里了?扫了周围的一眼,好像人群中少了某个人。没有见到某人。再听见南夫人疯疯癫癫喊着:还我银子,还我银子。

    证明之前提走银子的是她。那么说银子之前的确在车上。而车上不见了,那么银子是被人掉包了。银子今天或者昨天才消失得。

    “管家?对,管家不在这里。”小鱼儿问道:“管家呢?”

    可是面前的伙计一个个不知,因为这些人都是南夫人雇来的,根本不是原来南家的伙计。根本就不知道。当他看着地上的车辙之时,叫道:

    “糟糕。”

    包黑子问道:“小鱼儿何事?如此惊呼?”

    “大人,不好了。银子已经出城了,可能已经被人运走了。”

    “什么?”

    “路上在解释,快去追。”

    小鱼儿往北门而去。沿着车辙而去,直到河边,只见棺材躺在岸边,人却不知去向了。可能入高邮湖,北上洪泽湖……

    原来,今天五更见到的奔丧队,则是运钱的障眼法。谁能想到呢?至少当时,小鱼儿没有往此处想,只觉得晦气。

    “叮咚”系统提示:南迦叶任务失败。

    哎,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遗憾得很,罪犯至今仍逍遥法外。

    后记:

    “老爷,外面风大,进舱吧?”

    “让我再看一眼吧,以后就奔走他乡了。”

    “哈哈,迦叶老弟,还真是有有意之人。”

    “杨大家,就别讽刺小弟了。”

    “哈哈~~~来,喝一杯。”(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