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南迦叶案件之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南迦叶的管家带着小鱼儿四处转转,走进了南迦叶平常所用的书房。小鱼儿无意中,发现了一样东西。原来是南迦叶平常所用的书本。在其中一页发现了一颗手印,兴奋不已。

    问道:“管家,这是你老爷的书吗?”

    管家老实的回答道:“是的。”

    “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小鱼儿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好运,一来就找到了证据。看来今天晚上没有白忙活。见到小鱼儿这个样子,子几乎叫了起来。

    “小鱼儿?你怎么啦?得了失心疯了?”

    “没有,我发现了一件证明死者是谁的证据。”他说完就拿起南迦叶的书狂奔而去。

    后面子紧紧追赶,高喊:

    “小鱼儿,小鱼儿……等等我。”

    然后小鱼儿却回到了县衙。去找包黑子,高喊道:“大人,大人。”

    县衙正院内的主屋,一阵忙碌,包黑子正在忙碌,正听见有人高喊,一脸不乐意道:“干嘛啊?不知道我3*P吗?”他旁的两大美女则嗔道:“讨厌,老爷。”两人实在是太香艳了,以至于包黑子在没有案件的时候,留恋女儿香。

    “是啊,太没羞了。这种话也说出口?”

    “可能小鱼儿有急事吧,老爷还是去吧?”

    “倒是苦了你们两位了。”

    “嫁鸡随鸡”

    “嫁狗随狗”

    由此佳人,夫复何求呢?包黑子自然心满意足了。

    “当官自然要受苦了,方能做上人上人。”

    “扣扣”小鱼儿又敲了一阵门,叫道:

    “大人,我找到了证明死者的证据了。”

    包黑子闻声,惊讶道:“什么?真被他找到了?”

    “老爷,还是去吧。”

    “好吧,你们在这里等我。”包黑子不乐意道,披着衣服,出见小鱼儿。见道小鱼儿一脸的臭

    小鱼儿知道自己坏了好事,刚才太激动了而已,连忙道:“大人,你的脸白了许多啊?”

    “是吗?真的吗?”包黑子惊讶道:“可能是我娘子补的吧。”

    小鱼儿一脸黑线,不会是虚的吧。

    包黑子问道:“你找到了什么证据?”

    小鱼儿从空间袋之中掏出了那本书籍,翻开那一页,指着那个拇指指纹道:“这就是证据。”

    “证据?”包黑子瞧着小鱼儿给他亮出的证据,上面一坨纹理。

    小鱼儿道:“这是指纹,大人,我们古代**签字画押,按手印的习惯,我想大人不会不清楚吧?”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罪犯的谋再周密,也定会有破绽。裴升杀人后毁坏了被害人的面容,却忽视了比面容更具有鉴别能力的东西——被害人的十指,这是他最大的失算。

    包黑子头次被手下这样看轻,登时,哼道:“吾自知。你以此是否与死者对照一下?”

    “然也。”小鱼儿谄媚笑道,“嘿嘿,大人不愧真大人,一言中。”

    二人就来到停尸房,此地是小鱼儿特地与包黑子、公孙先生建立,在于地下冰窖之中,以此来节省去义庄的时间。等案件解决之后,方可入义庄。

    两人取死者指纹与之对比,果真一样。两人惊奇道:“此人定是南迦叶。”

    “那么?”包黑子开始思索,道:“不对啊,这前后有矛盾?”

    首先,那天晚上,就是南迦叶失踪的前一天晚上,他在家吃的晚饭。他在书房里聚精会神地查阅资料。南迦叶急于干一件事时,总是从早到晚闷在书房里,不许家里人接近。而次曰,南迦叶没吃早饭就走了。

    小鱼儿道:“大人,人是会说谎的,而证物可不会说谎。”

    “你说……”包黑子看着小鱼儿。

    小鱼儿道:“也许,南迦叶的娘子南氏在说谎。”包黑子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而是在脑海里盘丝着,小鱼儿继续道:

    “既然我们认定南迦叶的娘子南氏在说谎,那么她的一切证言也就不足为信。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知道大人想不想听?”

    “恩?”包黑子紧紧盯着小鱼儿,此子鬼点子多。不知道这次有什么惊人的想法。

    “我想也许南迦叶的老婆与裴升真的有一腿。这些流言蜚语绝对不是空来风。即便是捕风捉影,也是有一点儿事实根据。最近一直听说,南迦叶没有跟她同很久了。如果不是,为何几年来南迦叶没有子嗣呢?这说明南迦叶并不喜欢她,之所以娶她完全是为了打败他们家的死对头裴升。目的达到了,自然另求新欢。

    裴升之所以去他家,完全是为了揭露南迦叶这一行经。而裴升深着南氏,与她有一腿很正常的事

    因此,两人一拍即合,杀了南迦叶,谋夺家产。好一个最毒妇人啊。”

    “可是南家从外表看很阔气,实际上负债累累?”

    “别忘了,还有那5W两”小鱼儿解释道,突然之间兴奋道:“啊?5W两。”暗骂自己:“笨蛋。”小鱼儿突然脑海里蹦出一火花,她为何在凌晨开始准备衣物?准备箱子?见那车轮深陷车辙,衣服没有这么沉,那箱子里定然是那几万两。

    问道:“大人,现在什么时辰?”

    “寅时三刻”

    “糟糕,城门快开了,我必须阻止他们。”

    寅时五刻,是开城门的时间。小鱼儿去阻止的,当然是南迦叶的老婆一行人。不能让她逍遥法外。

    包黑子这次还没有闹明白过来,只见小鱼儿风风火火的冲向了南家,复行几里,果真真一车队而过。小鱼儿看了一眼,是一送葬队伍。全穿着丧夫,手拿哭丧棒。十几个人推着棺材往前行走。冲风冒寒,向北门而行。时不时的听见有人啼哭。加上天还没亮,给人以沉闷。

    “晦气?”

    小鱼儿继续前进,不出片刻,终于见到了南家的大门,见马车还在外面,整装待发。喝道:

    “停下?南夫人呢?”

    南夫人出来,见是小鱼儿,挤出微笑道:“小哥哥,又是你?”

    小鱼儿掏出腰牌,厉声道:“南夫人,你还不能走。”

    南夫人见腰牌,脸色不善问道:“为什么?”

    小鱼儿看着后面的马车上的箱子“夫人,似乎走的太急了吧?”

    “不急不行啊,这房子已经归别人了,难道还想让小女子露宿街头不行吗?”南夫人一脸的哀伤。

    小鱼儿见这女人太会斡旋,直截了当道:“我要检查箱子。”不待对方答应,直接上前。

    “你想干什么?”南夫人明显脸色一紧,有点儿不自然,道:“那些都是女人的衣物,有什么好坚持到额。”

    “我奉命行事,夫人,不要让我难做。”小鱼儿厉声道。

    南夫人那里坐得住,与小鱼儿拉扯。但小鱼儿可不是小孩子,他是会武功得。内力自动将其弹开。南夫人摔倒在地上。小鱼儿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南夫人受伤,马上哭喊起来:“呜呜,我一个妇道人家竟然这么对我。呜呜~~~我不活了。”

    那些车夫和伙计见之,大有一丝英雄救美。可惜小鱼儿不给他们机会,连忙抽出腰刀道:“你们想造反不成?”

    “刷刷刷……”每一下刀起刀落都凶猛狠辣至极。他见镇住了那些车夫和伙计,才来到箱子面前。

    “挡”小鱼儿的腰刀砍开了长锁。打开一瞧,小鱼儿完全愣住了。

    小鱼儿瞧见了箱子了有什么,这么吃惊?知如何,下回分解。

    谢谢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喜欢。顺便求一次订阅。也不多,我的全订才500币。请支持正版。写了这么久,真的不挣钱的。希望大家能够给点支持。谢谢。(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