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二章 不请自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金陵王赵兴王府里有一场宴会,算是答谢,也算是解密之前的金陵城的悬案。案件在预想之下解决了。正在宴会聊得正欢的时候,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忽听得齁齁……的呼噜声响,好像有人睡着了,听了一起惊奇。难道有人喝多了睡着了?不应该啊。大家都在聚集回的听故事,酒又喝的不多。

    呼噜声本从外面响来,但片刻间便自南而北,响边了整个大。呼噜声很富节奏感,声音一声比一声响,象大海的波浪一浪比一浪高。大内的诸位高手从未听这如此怪异的呼噜声,人人都暗暗惊惧。

    内大将刘平朗声道:是何方高手,便请现相见,这般装神弄鬼,成何体统?话声传送出去。

    他说了这句话后,呼噜声便此断绝,似乎呼噜声的主人怕上了他,不敢再弄玄虚。

    众位将军纷纷的夸奖他,也得到了赵兴的赞赏,赏金千两。刘平连连推辞,些许小事。

    片刻,呼噜声又作,忽远忽近,忽东忽西,刘平又再斥责,这一次呼噜声却对他毫不理会,一会儿轻,一会儿响,有时似乎是那呼噜声怒驰而至,但蓦然地里却又悄然而去,这般搅得众人束手无策,六神不安,吵得人人头昏脑胀。

    赵兴一脸不爽,而公孙先生却视如平常,大概修的结果。小鱼儿与马小玲对视一眼,复杂的眼神让人难以懂得,但马小玲的手却仅仅的抓住了小鱼儿的手。赵蓉却手中多了几根银针。

    (前文忘记介绍,王朝跟张芳两人在去金陵城的路上就分道扬镳。两人直接北上去天长县了。因为腊八节将至,所以有些事要与包黑子算账)

    刘平见王爷脸色不爽,感觉自己丢了面子。顿时火冒三丈,太不给面子了。拿眼神横扫周围宾客。

    刘小平等众位将士起寻,突然不约而同的一声惊呼。只见旁有一人躺着,呼呼大睡。这人自头至脚,都用一块波斯毯子裹着。不露出半点体,股翘得老高,鼾声大作。

    其余人也随即惊觉。外面戒备森严,如何竟会不知有人混了进来?

    小鱼儿何等功夫,便是风吹草动,花飞叶落,也逃不过他的耳目,怎地人群中突然多了一人,直到此时才见?各人又惊又愧。早有两人手长剑。走到那人旁。喝道:是谁,弄甚么鬼?

    那人仍是呼呼打鼾,不理不睬。一名士兵伸出长剑,挑起毯子,只见毯子底下赫然是个披白色长袍的男子,伏在做团上睡得正酣。

    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悬在半空中的影,直似神明降世。容貌如画,漂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 这种容貌,这种风仪,根本就已经超越了一切人类的美丽。他只是随便穿件白色的袍子,觉得就算是天使,也绝对不会比他更美。

    刘小平心知这人胆敢如此,定然大有来头,走上一步,说道:阁下是谁?来此何事?

    那人鼻鼾声更响,简直便如打雷一般。刘小平见这人如此无礼,心下大怒,挥动手中的长剑,刷的一下,便朝那人高高翘起的部打去。

    猛听得呼的一声,刘小平手中的那柄长剑,不知如何,竟尔笔直的向空中飞去,直飞上十余丈高,众人不自的抬头观看。

    刘平叫道:小平,留神!话声刚落,只见刘小平飞出数数丈之外。

    噗刘小平站起来吐了一口血。

    在大家的精神全部集中在刘小平上的时候,而那穿白色袍子的男子已飘在马小玲旁。可见那人法之快,直是匪夷所思。

    刘平不关心自己的儿子,而是抽出宝剑,大吼道:保护王爷!!!属下将士纷纷挡在赵兴的前。

    见那白袍男子并没有飞向王爷,而是在马小玲旁坐下。小鱼儿精神一阵,玉手紧紧的攥紧他的手。

    小鱼儿扭头过去,一瞧见那白袍男子手持酒杯自酌自饮。小鱼儿右手紧紧握住马小玲的右手,而左手也自吟一杯,两人神态迥异。

    白袍男子,洒脱无拘谨似深藏不露,实则心明如镜,纤尘不染,空灵悠远;武功涵养,渐臻入神之境--

    而小鱼儿仿佛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惨淡一笑:阁下,京城人士?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递了一个眼神,这眼神却充满了鄙视,嘲笑。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人都是蝼蚁。

    只听得拍的一响,小鱼儿手中的酒杯被他捏碎,酒水落下的一霎之间,覆手下沉挥击而去。

    中间虽然隔着马小玲,但却没有一滴溅在她上,这一过程控制的相当完美。

    白袍那子手一收一落,啪啪之响,再一瞧,那些酒水已经变成了冰珠落在桌子上。

    寒冰掌?

    寒冰掌:寒冰之气,其寒可令清水结冰;寒毒入体,九死一生。

    啊?!不仅小鱼儿一人,众人皆是吃惊,此人的武功之高,实乃罕见。关键是此人冲着他而来。

    恩?待那白袍男子再一次挥击。

    小鱼儿降龙十八掌拍地面,反作用之下,小鱼儿抱起马小玲后飞而去。马小玲却被他横抱在双臂之中。

    白袍男子嘴角儿一弯微笑,提气追去。可是那人法之快,直是匪夷所思,眼见追赶上。

    王爷,怎么办?刘平询问王爷的意思,命令士兵紧紧的将其围住,以防不测。一旦,那白袍男子再杀来,就准备护着王爷冲出去。

    别急,此男子不是冲我们而来。赵蓉看次形阻止道。若有所思,面前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

    白袍男子奔得快极。他的手果真与众不同,瞬息间已越过小鱼儿、马小玲两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时小鱼儿和马小玲停了脚步,各人凝神屏息,望着数丈外白袍高手。

    小鱼儿凝重道:朋友,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如此待我?

    白袍男子挥一挥衣袖,挑衅。眼神似乎道:来来,看你的本事尽管使出来。

    小鱼儿将马小玲放下,准备迎敌,谁知马小玲,担心道:别打,你打不过他。我们快走吧。

    这是明显说自己的男人不中用啊?男人怎能在女人面前丢分,这不是大脸吗?

    小鱼儿柔声道:乖乖的在一旁等我。

    马小玲使劲的摇头,这一去凶多吉少,眼神中充满了担心。奈何,小鱼儿的决定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