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零八章 考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本来这次事件解决之后,可以尽快离开,没有想到二王子赵兴非要要求我们留下来参加他的庆典。.我是不想留下来的,不过他给足了诚意。看在出场费的面子上,免为其难得的答应了。

    赵兴的登位大典,真的很无聊,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祭天,然后坐着马车在金陵城溜达一圈。等过段时间还要去开封呈上委托书,跟皇帝唠唠家常等等。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时候,而今天祭天之后,晚上举行了晚会儿,也就是一群没事干的老兔子坐在桌子旁,饮酒作乐。欣赏堂上的舞女们翩翩舞蹈。

    公孙策被捧为上宾,倒水很激动,这要是与这金陵王搞好了关系,以后仕途之道倒是宽敞了不少。也引起了一群人的嫉妒。凭什么啊?你一个不读进士的明科竟然爬上我们头上了。

    因此就有人出言讥讽,不过好在公孙策肚子有货一一作答。那群家伙们讨了没趣。活该,你们不知道公孙策就是会走路的百科全书吗?

    更加的得到了王爷赵兴的赏识,众人一瞧不好,这明显是给他刷经验啊。

    “没意思。”小鱼儿一脸不爽道,只准看,不准摸有啥意思啊?

    “这位小兄弟,眼生的很?”一位坐在他对面的人举着酒杯道。

    小鱼儿一愣,喝,有病啊,你丫这又不是打够级,对门就可以开火了?

    “你妈姓眼,你叫很吧?”

    “扑哧”坐在他旁边的马小玲闻言,笑了。顿时吸引了周围的宾客。那些人也停下了饮酒。看着小鱼儿这边。倒是显得特别的尴尬。

    “你!!!”对方气的吹胡子瞪眼。

    瞪眼有毛用啊?切,小爷才不摆你呢?

    “哈哈~~~好笑,真好笑。”赵兴这个时候才想起小鱼儿说的话的意思,猪一样的脑子啊,哎。那位大人见赵兴笑了,也不敢追究。

    “哈哈~~~~”那些大人们也都纷纷笑了起来。靠,一群趋炎附势的人。

    吃了一点儿酒之后,出去小解。在蹲坑的时候,正巧听见有人对话。

    一人道:“王大人,你在想什么呢?”

    金陵府衙王贵。而对面则是同治郝。

    “还能什么?最近的那一桩悬案。现在大街小巷都快传边了。”王贵才注意到,由于走神,上茅厕忘记洗手了。

    “谁是杀死肖豪绅的凶手?柳胭的死因,是故意服用过量的五石散,还是另有隐?”

    让王知府恼火的是,郝同志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还低声的夸他的衣服好看,直到他看见王知府要杀人的眼神,才赶紧问:“你找到答案了吗?”

    王知府还没有作答,就听见有脚步声走来,是赵兴边的管家周斌。

    “两位大人,怎么在此啊?不进去看那些仕女们的舞蹈。”

    “嘿,于今,我们正在聊那件案件呢?”郝同志怂恿道。

    王知府点头道:“是的?”

    “那件悬案?”周斌问道:“那破案了吗?”

    两人松了松肩膀,很显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恩……”周斌眼神一转,计从心来,则道:“听说公孙先生对破案很有一,你们不妨找他问一问。”

    “可是这?”两人你看我,我看你。

    “去问?!”周斌冷声道。那两位大人颠的走进了大

    “该死的家伙,非要等我发火。”这个就是在堂上被小鱼儿嘲弄一顿的周斌。

    两人回到宴席上之后,就上报给王爷赵兴,王爷很感兴趣,希望公孙策先生参与进来。

    公孙策扫了一眼周围在座的各位,少了一眼,嘴角儿露出微笑道:“谈谈事的整个过程吧?”

    王知府坐下了说道:“豪绅肖二十出头,继承了家产,在本地很有势力。柳胭是本地柳家戏班的粉头。是一个漂亮的美女,勾那轻罗帐,扶那睡海棠,披那紫绫裳,移那青菱镜,掬那甘泉水,濯那倾国容,拾那碧玉梳,挽那雾风鬟,插那金步瑶,簪那珊瑚钿,淡淡扫蛾眉,浅浅抹胭红,那艳可压晓霞,那丽更胜百花,这人见即倾心,这月见即羞颜……”

    “咳咳……”在一旁的郝同志咳嗽提醒道,这不是黄段子,跟本案无关的就简要说吧。

    王知府马上整整仪容继续道:“据传言,肖豪绅准备替她赎。这不奇怪。上去几天,在肖豪绅家里举办了一次宴会。柳胭也参加了。”

    “然后他们就唱起了戏。每个人都化妆起来。这些都是他叔叔收集起来的。在角儿分配上,豪绅肖是男主角儿李员外,肖叔饰演胖子,肖姑则是胖子的妻子。举人夫妇则是本色演出读书人夫妇。柳胭则是扮演他的小妾。”

    “在宴会上,肖豪绅看上去有些捕快,柳胭也在哭哭啼啼,在共进晚餐的时候,他们也互相不搭理对方。其他人劝说也无用,戴举人于是就将柳胭送回了家。在离开之前,她还说过:要让肖豪绅后悔,的话。将她送回家之后,戴举人也回到了自己的家。不久后,赶回家的妻子告诉他,发生的惨剧。”

    “宴会还在进行,肖豪绅却郁闷的不想见任何人,直到三更天。大家才回家。

    豪绅肖的管家丁上楼去看他,因为管家丁知道他扮演男主角。

    “老爷,宴会要不要举行啊?”管家丁问道。

    肖豪绅道:“等我一下,我这就下去。”并转离开了房间。但是管家丁和举人老婆却一直没有等到他下来。”

    姓急的肖姑姑得知这一况之后,就让大家分头寻找。在他们用餐的房间内,豪绅肖找到了,只不过早已经死了多时了。一把刀插在他的口上。”

    公孙策想了想道:“不错,看不出谁犯了罪。”

    “可是,第二天,柳胭也被发现死在上,死因是过量的服食五石散。她的丫鬟说,她的确有吸食五石散的习惯。很多人认为她是自杀。”

    “五石散?”对于这个在座的文人并不陌生。

    公孙策问道:“你怎么认为?”

    王知府回答道:“我认为,不排除他杀的可能姓。另外,在豪绅肖的手上也发现了胭脂名字的小盒子。里面装着的的确是五石散,据柳胭的丫鬟认证,这的确是她家小姐的物品。”

    公孙策问道:“肖豪绅平常也吸食五石散吗?”

    王知府回答道“不,他讨厌这种东西。”

    公孙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i案头,又问道:“他知道柳胭吸食的事吗?”

    王知府点头道:“是的。”

    突然一阵笑声传来,

    哈哈~~~

    公孙策说道:“很好!不过我想你也加入进来吧。”(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