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相煎何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外面的人不是要镖吗?我们就给他镖。.”小鱼儿刚说完,就被某位人惦记上了。狠狠的瞪着他,手中还泛起银光。他连忙解释道:“我说的是让人假扮。”

    赵蓉闻言,面色稍稍缓和,收起那几枚银针。小鱼儿也暗中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这老娘们儿那里来的那么多绣花针。

    “那是谁来做啊?”

    小鱼儿扫了周围的那群镖师一眼,问道:“现在谁想充当英雄?”看着那群镖师不住的后退,齐齐的摇头,他上前一步道:“兄弟们,发挥一下你们的雷锋精神好不好?”雷锋?他是谁啊?该我啊。

    “我给千金?!”赵蓉看着镖师们无动于衷的样子,放话道。她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不过还是没有人出来,那是因为大家知道,出去当替死鬼,可不是九死一生,而是十死无生。当我们是傻瓜啊?有钱是不假,但也要有命去花啊?

    小鱼儿耳朵听见千金之后,耳朵颤抖了几下,这可是一千金啊。于是叹气道:“还是我来吧。”赵蓉面露喜色。一阵激动。差点儿抱着小鱼儿亲上几口。

    “我反对?!”反对的不是别人正是马小玲,道:“你疯了,要钱,你跟我要就行了,干嘛这么不要命啊?”

    用你的钱,我那不真的成小白脸了,你以为我是公孙策,我是男人。

    赵蓉好不容易有一个敢而出的,这下别搅黄了。拉过她道:“当事人都没发话,你反对什么呀?!”

    马小玲白了她一眼道:“不是你的郎啊,你当然愿意了。”她然后撇开她,走到小鱼儿旁,拉着他手道:“别去,不行吗?”眼神有点儿迷离,双颊布满桃色,滴滴的让人心中无比的激动。

    小鱼儿心理一暖,心中多少泛起涟漪,这小妮子还是很在乎人的。摸着她的头,安慰道:“虽然我不是英雄。但是毕竟还是有人去做的,放心好了。”

    于是开始化妆起来,女人不论在那个年代,化妆都是很厉害的,片刻之后,小鱼儿与那位镖在黑夜之下,相差不大,再加上几间路人甲装备,相信即便是他亲妈也会认错。

    “好了。”

    马小玲抬头看着小鱼儿,幽幽道:“你要好好的……”不由得如痴如迷,眼见几缕檀香的青烟在天空上袅袅飘过,她一颗心便也如青烟一般在空中飘不定。

    她顿了一顿,轻轻叫道:“小鱼儿,小鱼儿!”这两声叫唤致缠绵,当真是蕴藏刻骨相思之意,小鱼儿不由得子一震。他早知道小玲对自己极好,却想不到她小小心灵中包藏着的深

    小鱼儿感觉好似全触电了一样,心中又是甜蜜,捏一捏手,碰一碰肘,便如一对恋私奔的侣,蜜里调油,片刻分舍不得。初时还不过有意做作,到后来竟是纯出自然。

    倒是后来的赵蓉吃了不少醋,原因无它,她误以为是他。如果真的是他该多好啊。

    赵蓉想起了在京城开封的曰子,那是皇帝刚刚登基,所以大小王爷都前去庆贺。一次庙会的机会,赵蓉认识了票。票的名字叫赵兴,是金陵王的小儿子。才高八斗、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等词之语源。而且外貌更加不得了啊,面如傅粉,唇若抹朱,腰细膀宽,声雄力猛。然而当时两人并不知道两者的家庭背景。

    “小姐,你慢点儿,奴婢赶不上你的脚步了?”后面的丫鬟追着赵蓉。在京城还是有很好玩的。一时高兴结果撞在了一人上。

    男的帅,女的倩,一时间走了神儿,好像明明之中应该见过。深深的被对方的气息吸引,独特的魅力让两人坠入了河,一起唱歌跳舞,愉快的让人羡慕嫉妒恨。如果拿到现在,就会有科学的解释,那是因为血缘相似,产生的亲误以为是。在加上两人的年龄正是荷尔蒙分泌过多的时期。后来,才知道这赵兴则是她的侄子。家人肯定是反对的。

    这次赵兴还是思念着自己的小姑姑,所以来到了洛阳城找他。赵蓉就偷偷地陪了他几天。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不知道哪里冒出了杀手。

    “二爷,不好了,王爷驾崩了。”

    赵蓉想起重重磨难,眼神变的犀利起来,道:“你们够了吗?”

    小鱼儿不好意思的报之一笑道:“好了,我很快就回来。”

    小鱼儿然后来到汇通镖局的总镖头,抱拳道:“王镖头,之前多有得罪,现在怎么同舟而做,希望冰释前嫌。”

    王镖头也承认这小子是男人,是人物。抱拳道:“是老家伙我眼拙,之前应该是在下不对。”

    小鱼儿抱拳道:“现在咱们还要演一处戏。”

    王镖头是知道了,抱拳道:“多有得罪。”拿起刀架在小鱼儿的脖子上。

    外面的廖为紧紧的盯着香坛的香燃烧殆尽,喊道:“时辰已到,进攻!!”

    “慢着!!!慢着!!!”王镖头扯着脖子高喊道:“外面人听着,我们已经想好了,只要你们放我们一条生路,票给你。”

    “只要将票给我们?自然放你们下山。”廖为早就在外面等着不耐烦了。

    让手下打开门。王镖头架着小鱼儿出了门,看着面前的一众黑一人,紧张道:“你可要说话算数。”

    廖为踩着张镖头道:“你以为现在还能跟我讲条件吗?”此时的他自恃兵强马壮,而他本人又“绝世武功”,哪会把区区将一个镖头放在眼里——根本就不管有什么约定,只要有人敢和他争夺这块肥,就会像踩死一只虫子一样让其灭亡。这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

    王霸天手一阵哆嗦,

    突然之间小鱼儿高喊道:“赵高,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见我。难道你不敢吗?有胆量杀我,难道就没有胆量见我吗?”

    “要杀,你就亲自动手,嫁接他人之手,算什么本事?!”

    “有本事出来啊?出来见我啊?!”

    “××你从小缺钙,长大缺,姥姥不疼,舅舅不。左脸欠抽,右脸欠踹。驴见驴踢,猪见猪踩。…….此处省略2000字”作为一个后代人,骂人可以不带重样的。骂了一阵之后,那些杀手们倒是像听戏一般听上瘾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到廖为的旁,低声一阵之后。朝着小鱼儿勾了勾手,示意他过来。

    小鱼儿只好装作担惊受怕的样子慢慢的走过来,很快就被一群杀手将刀架在脖子上,被那仆役引领到一处。

    面前则是一个黑色长发被松松的绾起,黑色眼眸充满冷漠,高的鼻梁,红润的樱桃小口。一锦袍,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间一根金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靴后一块鸡蛋大小的佩玉。想必这就是赵兴的哥哥赵高。(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