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碳毒事件(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解决庐州事件之后,小鱼儿等人就随着公孙策返回天长县,这次同行的还有张芳。.多曰不见相公包黑子,倒是怪想念的,所以这次准备跟着我们一同回天长县。

    而那位千面郎君胡小千却不知所踪,只要不来惹小爷,小爷才懒得理会他。

    为了保险起见,小鱼儿提出绕路而行,不去肥东县。

    “哎,小鱼儿,你这样绕法,什么时候才能回天长县。”马小玲撅着小嘴儿很不乐意道。她哪里知道小鱼儿这是故意选这条路,免得有和上次一样遇到麻烦事

    可是同行的其他人摇手,坚决的否定了小鱼儿提出了绕远的路线。还是走肥东县。

    刚刚抵达肥东县又碰上怪事了,不过这次并没有上次那般好办。这次碰上了死人事件。

    小鱼儿愁眉苦脸道:“果然,我以为自己就是死神附体,没有想到公孙先生是大S级死神降临啊。”

    小鱼儿,张芳,王朝,马小玲,公孙策一行五人,来到肥东县。就瞧见看闹的人围堵着一户人家。里三层外三层。

    好事的马小玲就闹,脚底下轻功一闪,人上了墙头。俗话说,站到高看的远。

    果然,瞧见几名衙役将尸体抬了出来,一股恶臭散发出来,大家掩鼻而奔。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开吧。别围着这里了。真是的,也不嫌臭。”衙役狠狠的甩了甩袖子将面前的空气扇走。

    “嗖”马小玲从墙上落下来,道:“里面死了一个人。”

    人群散开之后,正巧里面的衙役认识小鱼儿,就是上次抓捕李斯的衙役捕头,姓章名合,章捕头看着小鱼儿之后,抬手招呼道:“哎,张兄弟。真是巧啊,又碰见你们了?怎么从庐州办完事回来了?”

    之前已经相互的了解过,虽然在前一次事件之中没有介绍过。但,不碍事。希望读者不要介意。

    小鱼儿还不了解事真相,勉强笑笑道:“啊,章捕头啊,怎么在此啊?”

    章捕头见小鱼儿旁边多了两男一女。公孙策戴一顶桶子样抹眉梁头巾,穿一领皂沿边加厚袍,腰系一条茶褐銮带,下面丝鞋净袜,生得眉目清秀,面白鬓角长。而王朝一随从小厮打扮,但赤臂孔武有力。让人不免暗赞,好一个壮健大汉。

    再见旁边一人,生得眉目清秀,面白朱唇,凤眉之间一丝英气。应该是女扮男装而已。

    “这几位是?”

    小鱼儿一一介绍道:“这位是我家公孙先生,旁边的则是家嫂张女侠,而这位大汉则是我兄弟王朝。”

    “哦,幸会,幸会。”章捕头抱拳一一作偮。

    王朝当然也回礼。

    小鱼儿问道:“怎么回事?”

    章捕头闻声,叹气摇头道:“死者名叫马魁,此地的一名地痞。好几天没有露面。他平时玩的狐朋狗友来他家中看望他,结果发现他已经死了好几天了。所以报官。”

    “是他杀还是自杀?”

    “意外死亡。”

    “意外死亡?”

    “是的,经过仵作验证,死者中碳毒而死。上没有伤痕,而且他们朋友进来的时候,门是从里面反锁的。应该属于意外死亡吧。”

    公孙策道:“介意我们看看嘛?”

    “好的,没问题。”章捕快纯属还小鱼儿一个人

    掀开白布一瞧,死者口唇呈樱桃红色,部和四肢皮肤可出现水疱和红肿,此地仵作没有判断错误。点头道:

    “的确是中碳毒而死。”

    仵作闻声高傲道:“那是当然,我都在肥东县N年了。”

    小鱼儿问道:“这位是?”

    章捕头回答道:“鄙县王仵作。经验老道。”

    公孙策则继续道:“死者死前饮过酒。”

    “是啊,正是饮过酒,才导致了死者意外死亡。”王仵作白了他一眼道。谁也看的出,在死者襟处有大量的污浊之物。而且在屋内桌子上有一酒坛子。

    “既然他是饮酒过度,为何,他的鞋子不见了呢?”

    “啊?!”众人才记得这细节,发现死者的确没有穿鞋子。

    仵作强词夺理道:“他在上,自然要脱鞋子了。”

    “你看他的衣襟上这么多的赃物,都没有脱衣服,说明他已经喝得烂醉如泥。可是为何他却记得脱鞋子呢?”这显然不科学。一般如此醉酒的人,连鞋子都不脱上了。

    “那是因为,人在上喝得呀。”仵作强词夺理道。

    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离着那饮酒的桌子有一段距离。也太能扯了。经过这一提醒,小鱼儿进屋内环顾。

    看着鞋子规规矩矩的放在那里,很整齐根本不是醉酒的人能干出来的事。被子上林乱,上前去看,在被子上发现污浊之物,几处印记,地上也有一些。

    然后来到酒桌,发现一坛子酒,酒已经干了,旁边还放着一只吃的支离破碎的烤鸭。还有一碟红衣的花生米。

    小鱼儿看着酒坛子,嗅了嗅,还能嗅到一股酒味儿。然后放下。脑海里开始模拟画面。肯定不止一个人。然而却只有一个人的证据。相比哪个人将自己的痕迹掩饰了。

    来到碳盆面前,里面已经是白色的灰烬了,烧的是木炭。看来这地痞还有些经济基础。

    接着检查一下门窗,由于是冬天的缘故,窗户纸很严密很厚,根本就不透风。而且是最近才装潢过,还能瞧见白浆。

    章捕头走过来问道:“张兄弟,有何发现?难道不是......”

    小鱼儿点了点头道:“目前很多疑点,这屋子还有第三人之前来过,与死者一通畅饮。将其灌醉。谁第一个发现的现场?”

    “这不是意外吗?怎么还需如此麻烦啊?”王仵作带着绪道。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对于本地和尚来说都是羡慕嫉妒恨。

    章捕头虽然不喜,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是他的狐朋狗友罗子。”然后朝着后面的人道:“罗子过来,再问你一些事。”

    罗子一脸不愿道:“我说章哥,你不是问了一遍了,还要问啊?我妈喊我回家吃饭。”

    “哪里来的废话?!”章捕头吼道。

    罗子才耷拉着脑袋过来,道:“问吧。”

    “你将你之前的经过说一下。”

    “哦。”罗子点头道:“由于输了钱,想进来拿点东西去当。结果没有想到马魁竟然死了。所以我就报官了。”

    众人沉思了一会儿,公孙策问道:“你进来的时候门是反锁的,还是外锁的。”

    “门从里面插住的,不过,嘿嘿,我有这个。”罗子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长铁条道。只要一挑就能将门闩挑开。(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