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滁州事件(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一条小溪边,发现一具男尸。.根据目击者发现,在今天接近中午来到小溪边钓鱼,闻到阵阵恶臭,于是他掀开了杂草发现了一具尸体,所以才会报官。

    尸体已经发臭。可以说是血模糊,脑袋同样被砸烂,上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只有一张纸:

    “十年前,你不该走,你却走了。十年后你不该来,你却来了。”

    “这什么意思?难道是自杀?”古捕头捏着鼻子,用手扇着鼻子口地下的空气,询问正在查看尸体的小鱼儿。心忖道:这里的味道真重。赶紧结束这一切吧。

    小鱼儿可不怕这种气味儿,早就习以为常,检查之前就将仵作的必需品准备好了,嘴里含着姜片,鼻子上摸着麻油。看着古捕头滑稽的样子道:

    “一般自杀的人,都会选择在家里上吊自杀,或者喝毒药。撞墙自杀方法,别说有的时候死不了,而且需要极大的勇气吧。”在未来还有一种自杀方式比较常见,那就是自由落体,不过貌似在古代自由落体者都有奇遇死不了。

    然后小鱼儿指着尸体又道:“你觉得一个人自杀有必要朝着自己的后脑勺来一击吗?而且还是这种荒郊野外。”

    “你说?”古捕头狐疑的问道。

    小鱼儿直接道出他所观察的所有信息道:“死者死亡的时间大概十天以上,死亡方式是被人击中后脑勺,脑浆崩裂而死。至于凶器……”

    马小玲自然不会看这种恶心吃不下饭的场面,四处在旁边溜达,正巧发现了一些脚印,就追查了起来。因为好奇,真被她找到了一些东西。

    “嗨,你们来看,这是什么?”

    只见在不远处,发现了凶手所穿的那件穿羊皮大衣和皮帽。凶手已经逃走了,为何还要返回这里,将衣服丢在这里呢?

    小鱼儿拿起羊毛嗅了嗅,味道重的。再反复检查着那件羊毛皮,在羊皮上发现了一些不属于羊毛的东西。有点儿赤色毛发。

    “这是什么?红线吗?”马小玲问道。

    “不,是毛发。”小鱼儿肯定的说道。似乎在哪里见过这种毛发,一时间想不起来。他知道这种毛发对于破案至关重要,可以作为一个证据链来判断,思考之下,凶手是谁?

    “你在想什么?”

    “凶器在哪了呢?”

    “什么凶器?”

    “自然杀人凶器了?现在不知道是榔头还是…….”小鱼儿突然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发现周围的杂草边上有少量的碎石,在碎石之中明显少了一块。地上很明显的发现了石头的印记。

    石头在一块地上时间呆久了,留下的痕迹很明显。小鱼儿想到,凶器是一块大石头。暗想,会不会石头上留下了信息呢?

    众人奇怪的看着小鱼儿的动作。感觉到好奇,只见着小鱼儿装模作样的从地上蹲起,然后装做手里东西。是他模拟着那块石头的大小。朝着死者后脑勺狠狠的砸下去。砸死之后,石头会怎么处理呢?

    小鱼儿抬头看着小溪边,想到,犯人定然会这样。通过痕迹的细微的走动,来到小溪边,将石头用力甩了下去。

    河边几处足迹。显然是人留下的。杀死他的是一个男人。男人徘徊了一会儿。又返回到尸体旁,将死者推入乱草之中,用乱草盖住。然后慌慌张张的逃走了。

    “看来我们需要再一次的去拜访一下岳员外。”

    “你是说岳员外是凶手?”

    小鱼儿没有说,因为在他看来,还没有十足的证据证实岳员外。如果是在现在那很容易破案,在古代一切都是白费。所以小鱼儿心想,也许可能从他宠物上着手。

    一群衙役们又一次随着小鱼儿来到了岳家马场,叫开了门。

    “岳老爷,真是不好意思,又来打扰您。”古捕快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知道,古捕头,杀我老婆的凶手抓到了吗?”

    古捕头脸色一囧,十分不好意思道:“这个……”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时间太短了,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解决呢?

    小鱼儿替他回答道:“凶手已经逮住了。”只见岳员外面色一紧,咬紧牙冠,紧缩眉头,攥紧双拳,挤出微笑道:“凶手是谁啊?”

    小鱼儿诡异笑容,道:“凶手就是你。”

    “开玩笑吧?”

    “你认为我是在开玩笑吗?岳先生。”

    “古捕头,我希望你给我解释。”

    小鱼儿则道:“岳先生,不必恼羞成怒,等会儿,就会水落石出了。”

    不一会儿,大马猴和小玲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只见这马小玲手里拿着一大堆的东西,有一双马靴,一个匣子。马靴上沾满了血迹和小河边的杂草淤泥。

    小鱼儿知道这是那里特有的土质红土。而那个黑匣子里装着的是岳夫人亲笔写的书信。

    “岳员外,这两件东西不陌生吧?”

    岳员外的脸色一颤,额头上渗出汗水,体哆嗦着没完没了,看着自己的宠物,心忖,肯定是他出卖了自己。虽然他不能说话,但是他很聪明。

    小鱼儿微笑道:“你知道,找到这些东西,还多亏了这只大马猴。”说完,从兜里掏出花生米,学着岳员外的动作,递给大马猴。

    而大马猴很配合的接过来吃,对于动物来说,温饱是最重要的,免不了贪吃。

    “畜生!!!”岳员外突然暴起,准备行凶,接过被古捕头给拦下了。倒是吓的那大马猴‘吱吱’的叫着,躲在马小玲后。

    小鱼儿瞧见他的模样,这就是他想要的,笑道:“岳员外,别急,等我慢慢的说。”他知道要让岳员外服罪还需要他亲口承认。

    说完,只见小鱼儿道:

    “岳员外,不介意我打开这黑匣子吧。”从口袋里掏出了掏出了一张纸,念道:

    “山抹微云,天粘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多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更与何人说。”

    “啧啧,多么香艳的诗词啊。我看了就脸红。”

    只见那他的脸色已经绿了,吼道:“阿娟,我得到你的人,却得不到你的心……”

    这岳员外心神大震,精神几近崩溃……他浑哆嗦,嘴里不知在念叨着什么……终于,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绪,……最后向在场的众人坦白了整个杀人过程。

    那个上旬,岳夫人坐车出了镇子,岳员外也偷偷的跟了过去,在那个小溪边见到了自己老婆跟一个男人亲,自然很愤怒,待她夫人走后,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他袭击了死者。

    本来以为结束了,可是最近发现他的老婆阿娟还是很反常。所以发生了争执,最后失手,将她敲晕。为了不让捕快怀疑,所以让大马猴驾车抛尸。

    说出了这一切,岳员外像是虚脱了一样,瘫到在地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好大一会儿,他又挣扎着站了起来,用尽所有力气,猛然向墙壁撞去,接着被撞到地上,就此命归九泉。

    在成的人都震惊了,没有想到这……谁也没有说话,只有那只大马猴推着自己的主人,眼睛都红了。可惜他的主人再也不醒了。

    “好可怜啊?!”马小玲看着大马猴的伤心的样子,心中也泛起了酸意。女人就是多愁善感。

    “哎哎,别伤心了。有什么好哭的,真是的。”然后搂着马小玲准备离开这里。

    案件解决了,留下的烂摊子自然需要滁州县的捕快来解决。

    古捕头上前拾起了证据,只见黑匣子内,除了一些信纸外,什么也没有。信纸上一个字都没写。

    这一切的确是小鱼儿导演的一处戏,马靴只不过是随便找来的一双,沾上点儿血跟小河边的红土跟杂草以假乱真。而黑匣子更加好找,至于那些信,根本就是一个字都没写。而小鱼儿念的诗是在暖香阁菲菲姐那里抄来的柳三变的诗。他利用了那只不会说话的大马猴。使得岳员外相信这些都是证据。不知道泉下的岳员外知道后,是不是会诈尸。。

    古捕头看着远离的两人的背影,暗暗的竖起了大拇指,“高深莫测,莫测高深啊?”

    本来我想写一个关于动物杀人事件,但是,未免觉得对动物太残忍,所以将之前的故事推翻,又重新写了这个。(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