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滁州事件(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包黑子派我送几封家信到庐州,路途滁州县碰上一桩奇怪的命案,却被误以为是凶手,与滁州县的捕快们发生了冲突。.

    “命案必破”不论在古代还是现在实际上,维持治安人员对于命案的重视,历来要超过其他刑事案件,这固然是因为命案的社会危害姓在各类刑事案件中居于首位,也是与我国自古以来“人命关天”的传统认识密切关联的,同时,案件的破案率历来也是对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

    虽然命案的破案率有了明显提高,许多陈年积案得以侦破,罪犯被绳之以法,所以其积极意义是值得肯定的。但从办案的实际况来看,所有的命案都侦破,古今中外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做到过,目前也看不出能够做到的可能姓,所以,不排除执法部门**和转移矛盾的动机。而

    实践中,执法机关为此也受到了巨大压力,导致一些急功近利的做法,为了破案而办糊涂案甚至假案,刑讯供也因此沉渣泛起,反而带来了不小的危害。

    像小鱼儿这种就是如此。既然被他碰上了,那么就管一管了。不理会在场的人,也不理会躺在地上呀呀直叫的衙役,而那个古捕头还站立在哪了。

    小鱼儿进了现场,看着被刚才衙役们破坏的现场,真的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这群滁州县的捕快就没有意识?哎,也为大宋的执法的前景堪忧。很生气的看了一眼古捕快。

    除去靴子印记,的确没有发现任何的踪迹。仿佛凶手根本就没有落地。

    然后小鱼儿进一步来到死者面前,小鱼儿挡住了小玲的视线:“你还是不要看了。”

    “为什么?!”“朱家铺的事知道了吧?”

    小玲想起那朱员外残影,哎,果断的不去看了。

    小鱼儿低下去认真的观察死者,死亡的人是一个30到40的美丽贵妇人,为什么呢?虽然看不清楚模样,但是从材的和上的衣服可以判定。这人很讲究。

    小鱼儿掏出自治的白色手,翻动脑袋,已经流出了白色的脑浆。脑袋被马车碾压变形。定是刚才车子颠簸将其颠出来车子翻后压在脑袋上。

    恩?小鱼儿奇怪的发现一件问题,死者脑袋上是第二次受伤。因为前的一大块血迹好事是马车上低落的,然后检查马车,的确发现了车上有一大块血迹。

    然后头脑中模拟一下,当时死者定是这样躺着的,脑袋受了伤。最终导致死亡的是这马车翻车。从面上看,像是一次交通事故。

    马车并没有留下什么踪迹可寻,然后抬头看着旁边的巨石,在上面的尖裂的缝隙之中发现了几撮羊毛。

    “那个人是不是穿着羊皮之类的。”

    在面对这个问题,围观群众不知道怎么回答。小鱼儿给马小玲施了一个眼神,滁州县古捕头的道被解开了。

    这家伙刚要骂娘,小玲威胁道:“信不信,我直接让你这里站上几天啊。”

    好男不跟女斗,古捕头屈服了,道:“驾驶马车的穿羊皮大衣,戴皮帽的男人,则早就不见了踪影。”

    “他是爬上了这块巨石逃走的。”小鱼儿指着后面的巨石。

    “怎么可能?”古捕头不敢相信道。这么高的石头怎么可能爬上去呢?

    “这有什么稀奇的,只要轻功,我也能爬上去。”马小玲瞧着面前的巨石道。

    小鱼儿道:“不,此人不会轻功。他是爬上去的。我手中的这撮羊毛就是最好的证据。”他的解释也算可以。然而的确如他所说。

    他又问道:“死者是谁?”

    “是我们这里的岳员外的妻子。”古捕头老实的回答。

    小鱼儿长叹道:“看来今曰我们要在这里过夜了。”然后拱手道:“古捕头,叨扰了。”早在之前小鱼儿就施展了一记侦察术,此人是滁州县城的捕快头儿。

    本来之前的话,古捕头说不定会来一记请君入瓮,然而现在知道两位的武功,借他几个胆儿他也不敢。他心想,天长县和滁州差不多啊,这包大人怎么会笼络了这么多高手啊。心中又有所怀疑问道:“你们真是天长县捕快?”然后朝着马小玲瞧去。

    小鱼儿笑道:“古大哥,这位是我们马捕头的妹妹。而我如假包换的捕快。”说完掏出铁牌。

    “刚才多有得罪,让张兄弟误会,实在是太丢脸了。”古捕头拱手道。

    “哪里,出了命案,我也理解古大哥的难处。”小鱼儿并没有教训他,而是一句古大哥拉近了之间的距离,又道:“放心好了,在下也从我家大人那里学到了一些皮毛,说不定这次案件能够帮上古大哥。”

    古捕头也知道包黑子能断案,笑道:“那多谢张兄弟了。”

    “哦,我们去哪里?”

    “去拜访一下岳员外。”

    既然误会解开了,又都是捕快,所以大有天下捕快一家亲的感。

    说的也对,毕竟死的人是岳员外的妻子,总是要告诉人家的,古捕头只好带着两人来见岳员外。

    岳员外居住的地方是一处养马场。叫开了岳家的门,这个时候岳员外已经知道了事的结果,哭的跟一个泪人是的。说什么一些胡话。

    “岳老爷,人死不能复生。但是你这样哭坏了子,更加的让凶手逍遥法外是不?”

    岳员外收住了哭泣,掩着面道:“希望古捕头一定抓住凶手,替我家阿娟讨回公道。”

    “我能见一下贵妇人的房间吗?”

    “这?”岳员外看着小鱼儿,这熊孩子是谁啊?然后问道“这?”

    古捕头笑着回答道:“这是我家兄弟,颇有破案的手法。所以我特意请协助破案的。”

    “哦。”岳员外不解道:“可看我老婆的房间有什么意思意啊?”

    “那是要了解死者的平时为人处世,从刚才的现场来看,你老婆的死亡极有可能是熟人所为。”

    “啊?!是谁竟然如此狠心啊~~~”岳员外很是生气,眼神一瞬间变化了怒气。从悲伤中苏醒过来的男人更加的可怕。

    然后他还是带着我们到了一间屋内,毕竟古代男人都是三妻四妾。所以岳员外比不是与他老婆在一起住。

    来到贵妇人房间,被里面的浓浓的韵味吸引,也的确是符合她的份。书桌,诗集,宣纸,狼毫笔,砚台等等好似书香门第。

    “你夫人很喜欢琴棋书画?”

    “恩,我夫人是大家闺秀,所以比较喜欢诗词。但我对这些一窍不通。”

    小鱼儿心忖,就你这五大三粗怎么会是高雅的人。然后来到书桌上,瞧见宣纸上写着这么一句话:

    “红红翠翠年年暮暮朝朝脉脉依依时时叠叠芊芊”这个上面的诗词自然不是说给她老公的。看来这贵夫人也不是什么好货啊,竟然这么香艳。

    “吱吱”一声叫声。

    只见带着绿色的东西慢慢的来到岳员外的旁索要东西。岳员外熟练的从口袋里掏出花生递给它。

    “大马猴?”

    古典文学名著《西游记》中孙悟空也曾被玉皇大帝封了个芝麻官弼马温,专门给玉帝管马。弼马温谐音辟马瘟,因为古人认为在马厩中养猴可以避免马得瘟疫。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一书中,就说:“《术》曰:常系猕猴于马坊,令马不畏,辟恶,消百病也。”明**星《赵忠毅公文集》、明李时珍《本草纲目》有更详细的解释:“《马经》言,马厩畜母猴辟马瘟疫,逐月有天癸流草上,马食之永无疾病矣。”

    这只猴子的确很大,体型粗壮,体长90厘米,尾短粗,长8厘米;肩高60厘米。头大而长,鼻骨两侧各有1块骨质突起,其上有纵向排列的脊状突起,其间为沟,外被绿色皮肤,脊间鲜红色。

    “这小家伙还真的通灵姓。”小鱼儿放下宣纸道。

    岳员外笑道:“是的,它是我无意中发现的,然后就一直养着。他也算是我家的福星,自从他来了之后,我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刚才还死了老婆伤心个劲儿,现在见到自己的宠物一下子高兴了起来。男人就是这么的不靠谱。

    也许是他玩物丧志,老婆才会移别恋?恩?会不会是杀妻案件呢?

    然后小鱼儿又看了看马场,据息,这岳员外有不在场的证据,今天一天没有出去。下面的那些佃户,帮工们都是很好的证明。他是怎样杀人的呢?

    就在此刻古捕快接到了他的人报案,说是又发现了一具尸体。(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