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暴走王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小鱼儿、王朝、马汉三人根据卷宗的描述找到了,凶手的亲人。.经过多处打听,凶手的唯一的亲人只剩下年迈的老母亲。她寄居在……

    “喂,老太婆,立马给我去干活……”还没有进院子,小鱼儿三人就听见了有一个男人咆哮着。似乎很生气。

    小鱼儿上前瞧向门。

    “叩叩”

    门竟然打开了,只露出一人缝隙。开门的人是一个中年男子,三十岁左右,一撮儿小胡子,头上卷着一黄绸带。

    当那个男人开门的时候,问道:“你们是谁?”

    显得很镇定,小鱼儿皱了一下眉头,指着自己的衣服道:“我们是捕快。”

    “嘿嘿。”那男人笑道:“看的出。你们来干嘛?”

    “咣当”一声,院子内似乎什么东西跌落。那男子转,露出一档空隙,瞧见一个老太太正在打水结果,好不容易打上的水跌落在地上了。水还从盆子流出。

    开门的男子站立在那里,手紧紧攥成拳头,大声吼道:“我说老太婆,家里的东西迟早让你败坏干净,今天罚你不准吃饭。还不赶紧给我滚进去。”

    然后不好意思的对小鱼儿等人道:“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小鱼儿指着那个老太婆道:“她就是你家的……”

    “哦,她是我家的一个远方亲戚,看她一无所依,就让她在我家里做工。”开门的男人撇撇嘴儿道。

    王朝循声迎上去,上前搀扶一下摔倒在地上的老太婆。及至到了眼前,才看清是一位精瘦的老人。瘦削的脸,面色黝黑,淡淡的眉毛下,一双慈善眼睛炯炯有神,穿一褪色的衣服。

    老人家被王朝搀扶起来说道:“谢谢。”

    王朝闻声道:“不用谢。”然后大骂开门的男人道:“嗨,一个老人,你也虐待?你好意思吗?”

    开门的男人看在眼里,然后撇撇嘴儿,不屑一顾道:“切儿,这是我家的事儿,该你什么事儿?”

    “你这什么人啊?怎么会如此对待一个人家啊?你难道不知道要孝敬老人吗?”王朝显然很生气。也许在他背后有什么故事。只有触景生的人才会这么大的反应。

    马汉上前拉住王朝:“王哥,消消气,消消气,我们今天来是查案的,不是和人来吵架的。”王朝一想,这也是,不过看着愤愤的起伏的**就知道气还没有消气。然后双手交叉于道:“你来问吧,我怕会一拳打死他。”

    马汉连忙打哈哈,然后上前问道:“你是张康年?”

    “是的。”张康年点头道:“哎,我说差爷,难道这也要犯法?”

    王朝吼道:“当然,大宋律令里可是写着的,不准虐待老人。”

    张康年不屑一顾的,从怀中拿出一份文碟通书,小鱼儿接过来一瞧道:卖契?

    “什么?!”王朝抢夺过来一瞧,的确是张氏的卖契。生气仍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两脚,吼道:

    “总之,虐待老人就是不对的?”

    “哎哎,我说差爷,你可要瞧仔细了。我可是花了重金买回来的。那她就是我家的私有财产,我想怎样就怎样。”张康年哼道:“还有,契约如果被你弄坏了,我可是要报官的。”

    “你……”王朝狠狠的瞪了面前的张康年,只见他的皮肤变的怒红,额头上青筋暴露,很有可能要暴走。

    马汉安慰道:“王哥,冷静点儿,冷静点儿。犯不着与这小子动怒。”只见王朝拳头攥的紧紧的。

    小鱼儿笑道:“王哥,还是我来处理吧。”他这句话就想三月杨柳风,瞬间将王哥的仇恨化解了。

    只见小鱼儿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张康年,嘴角儿不自觉的向上翘起,这是他特有的标记。

    张康年闻声,看着小鱼儿,他心中一颤,难道他……

    小鱼儿弯下腰捡起那本卖契,用手将上面的尘土扫了扫,很和善的说道:“抱歉,张先生,这本卖契,希望我的兄弟没有将他弄坏。”

    张康年闻声,脸色颇为尴尬也颇为惊讶,手刚接触卖契。

    “这小鱼儿,搞什么鬼啊?”想到这里的王朝瞬间爆发起来,只见他怒气冲冲的样子,咆哮道:“你这家伙,亏我相信你,你竟然如此…….你…….”亏我还以为你在县衙里的那一番正义之词,被你打动。想起那一句,虽千万人,俱往矣。豪言壮举。只见王朝已经被气血失去了理智,血脉膨胀,怒发冲冠。大喜大悲必然造成体伤害。

    小鱼儿厉声道:“还不点住他的道?”

    马汉被王朝的气势吓了一跳,又闻小鱼儿声音,弱弱羞愧道:“可我不会点啊?”

    你妹妹会点,你怎么可能不会啊?

    “吼!!!”一声咆哮。王朝暴豆了。此刻王朝浑的肌一块块坟起,肌的形态竟然比暴气时还要强壮一倍!浑地血液加速旋转。

    狂暴难平之气越来越盛。越来越强。王朝地神智开始模糊。双眼地瞳孔开始由黑变红。转眼间又变成纯白色。似乎瞳孔都消失了。紧接着整个人地体也在瞬间弯了下去。

    “啊……”王朝将体后仰,腰椎向后弯了将近90度,整个人向天狂吼。

    “这……这是怎么回事?……”小鱼儿没想到对方生气之下的王朝竟然这么厉害?惊讶的合不上嘴。

    另外,看到他现在的模样,简直和疯了一样,而且他漾出来的气息实在是太过强大,空气中似乎都因为这股强大的气息而变得粘稠了。

    疯狂的王朝朝着小鱼儿扑来,小鱼儿暗骂该死,这家伙一定有不一样的童年才对。触景生啊。一阵风吹来,小鱼儿暗运内力,灌满双足,极力跳脱。

    一股气势从后面传来,小鱼儿一惊,他什么时候竟然有如此之快的速度?

    “砰!!!”

    疯狂的王朝双手合捶击打在小鱼儿的后背上,将他击飞出去。

    “啊?!”马汉瞧着小鱼儿被击飞以后大吃一惊。连忙跑过去查看,问道:“小鱼儿你没事吧?”

    小鱼儿咳嗽几下:

    “咳咳,你瞧我像是没事的人吗?”发现马汉说话很搞笑啊。

    “呼”一阵风,小鱼儿连忙推开马汉道:“小心?!”自己也一个驴打滚滚的远远的。

    “砰?!”疯狂王朝拳头击打在水缸上,哗啦一声,水缸破碎水洒满了院子。溅了他们一。这寒冬季节,虽然气温有点儿回升,但是,湿湿的衣服让人难受。

    小鱼儿不敢大意。连忙运起,真气**全,让自己的真气抵挡一下寒气。

    “呼哧,呼哧”王朝狂吼完大口的喘着粗气,每一次吐气,口角都会出现一阵白雾,此刻的他脑中毫无意识,整个人都如同入了魔障一般,只有一股杀意在中填塞,仿佛他一出生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戮。

    怎么感觉这……,靠,这哪是暴豆,分明就是暴走啊。(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