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意料之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小僧写书不容易,多多收藏,多多打赏,多多评论。.小僧铭记于心。

    钱庄大院内,张宇正在与陈少卿花前月下,探讨一些男欢女的问题。搞的隐藏在暗处的小玲飞醋。

    最终谈的了媒婆的问题,小鱼儿将来之前的事说了一通。陈少卿大致了解了一下。

    “我帮你,我有什么好处呢?”

    “错,不是帮我,而是帮你。”

    小鱼儿纠正了这问题的要点儿。

    嗯?

    小鱼儿微微一笑:“毕竟你是外姓人,虽然嫁到钱家掌控了钱庄的经济命脉。”啧啧表发出对陈少卿的崇拜,然而眼神一蔑,摇摇头道:“可是毕竟不是姓钱。”接着叹气道:“古往今来,女皇武则天虽然成功窃取了李唐天下,改为武周,不也还是很多人反对。好像有一个家伙,叫什么来着,对了,好像叫骆宾王,有名的。”

    这钱豪也算是人物,既然想夺回钱家的财产,可惜被一个女人撞破了。结果杀人灭口。从而嫁祸给陈少卿的产业,然后在开家族会议从中得到控制权。然而他太异想天开了。以为这一切,县衙不会知道,就为所为。

    恶人自然要恶人磨,目前掌握的证据根本不可能定钱豪的罪。但是别人会找他的麻烦。

    陈少卿出奇的没有说话,低头沉思,然后挤出微笑道:“是啊,我是不姓钱,但我儿子姓。”瞧向远处,眼神之中充满了慈母的怀。

    “哈哈。”突然间小鱼儿笑出声来:“幼主毕竟是幼主,吕后垂帘听政,董肥肥挟天子以令诸侯,最后的结果呢?既然他们做了初一,就有可能做十五,今曰念你好欺负,说不定明曰就会咬你一口。”

    “孤儿寡母,毕竟好欺负。”陈少卿看着远处的房间,大概也许那就是钱少爷的房间。听话前几曰摔倒了腿。虽然自己将血灵芝给了她,不知道好了没有。

    “我想他很让你费心吧?”

    “做了人家的父母,就要照顾好他。”陈少卿站了起来,默默的去看儿子。突然之间有点儿想念。

    小鱼儿也随着跟了过去,突然之间看见草丛里一处人影,警惕下的他,大喊道:“谁?!”

    “是你的女朋友。”屋脊上的齐廷云前辈边喝酒边说道。哎,人家早就知道了。你这三脚猫的功夫怎么能在人家一流高手面前卖能呢?

    被点破的马小玲双眼眯缝伸手打招呼:“嗨?”

    小鱼儿一看是马小玲,埋怨道:“小玲,我说你搞什么鬼啊?鬼鬼祟祟潜伏人家里干嘛?”

    马小玲上前,生气道:“还不少因为你?深更半夜的敲寡妇门?”

    “敲寡妇门?”小鱼儿急忙将马小玲嘴捂住,然后打哈哈的像众人解释道:“口误,口误,她困了,在说梦话。”

    “哎呦……小玲,你这是干嘛,有话好好的说嘛,干嘛撒我脚上……”小鱼儿呲牙裂嘴的报脚直跳。

    “谁让你乱摸。哼。”马小玲琼鼻一皱,双手挤,将头偏向一方。

    “好了,你们敢回去了。”陈少卿很少直接下逐客令,可能马小玲的言语真的冲撞了她吧。

    小鱼儿深深的鞠躬道:“叨扰了。”然后拉着马小玲离开。

    “喂,为什么?”马小玲趴在小鱼儿耳边嘀咕道。

    小鱼儿白了她一眼,还不是你惹得祸。

    待两人走后,齐廷云跳下屋顶站在面前道:“需要我帮忙吗?”

    “暂时不必,杀人这种勾当可不是你来做。你负责我们娘俩的安全就可以了。”陈少卿很快拒绝了齐廷云的建议。然后狠道:“既然能捧你起来,自然有能力毁灭你。”

    不多时,从钱庄飞出几只鸽子。

    还没有走远的小鱼儿听见鸽子特有的声音,抬头往向天空,露出不经意间的微笑,看来此行的目的达到了,明天就等着收获果实吧。

    “你笑什么吗?”马小玲在后面奇怪的问道。

    小鱼儿笑道:“回去睡觉吧。熬夜对女孩子皮肤不好,小心还不到三十就成了黄脸婆。”

    小玲使劲跺脚道:“你说谁是黄脸婆?!”

    ……

    第二天,天刚亮,“咚咚”外面的鸣怨鼓响起。包大人升堂。

    “威……武……”

    两排的衙役敲打着水火无棍喊着长号。案台上最高位置那是包黑子的。旁边一侧桌那是书记员书记也就是公孙策的地方。包黑子下方站四人,分别是四大名捕: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然后再是两排水火无棍的衙役。而小鱼儿现在还未起。反正今天的事也无需多问,只不过走个过场

    两排衙役好像丐帮拿着竹棍敲打一个意思,口号喊完。包黑子一拍惊堂木,惊堂木声响彻全场,威严道:“带原告!”

    衙役们高喊道:“带原告!!!”

    头戴方巾,穿长衫,书生打扮的人进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与小鱼儿打赌的那书生,此人叫钱小白。钱庄二少爷,钱豪的弟弟。

    “大人,学生来举报堂兄歼杀掳掠。”

    “啊?!”众人哗然,这,还有这等好事。

    包大人以为此人没有睡醒,问一问是否可以回去睡个回笼觉,皮肤最近又黑了许多。使劲的捏了捏,哎,还真疼。确定没有做梦。

    “这个,钱小白……”

    还不待说完,钱小白学生礼仪道:

    “大人,学生姓钱,名爽,字翰正,小白是学生的名。叫学生翰正。”

    包黑子咳嗽一阵,掩饰一下尴尬。都叫习惯了,都忘记此子去年考中了秀才,当时的院正给其取字翰正,自然希望义正言辞,捍卫正义,道:“啊?翰正啊,你来告你大哥歼杀掳掠?可有证据?”

    钱爽拱手,义正言辞道:“学生自然有证据,不仅学生是证人,而且我家的管家钱二也是证人…….”罗列了一大托罗的证人的名字。哇,这是人倒众人推啊。是钱豪做了什么缺德的事,导致如此下场?

    也许为了钱庄的正统的代代相传,为了钱姓世家永不变色,老族长运筹帷幄,一举粉碎了以钱豪为首的极端分子,其料事如神、大义灭亲之壮举,必将彪炳千秋,万古流芳。

    是的,如果没有家族的同意,钱小白会大摇大摆的来检举?必然不能?这些世家,弃车保帅之举让人难以接受,但,事实就是事实。全场鸦雀无声。可以断定,没有一个人会提出疑义,绝对是一致举手通过。接着,便是欢声雷动,山呼万岁,泪盈眶……

    ……

    “王爷,我们派去的人已经失手了。”

    “果然是扶不起的阿斗。”“我这个侄子手下还真有两把刷子,将天长县打理的水泄不通。”

    “现在怎么办?”

    “静观其变。”(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