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杀人,自然要放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感谢各位读者大大的厚,支持小僧一路走来,小僧会努力码字。多多更新来回报各位读者。

    小鱼儿武功殊非泛泛,一惊之下,右掌似风,忽地向左横扫,神龙摆尾。‘当’的一声,击在一名当铺伙计的钢杖腰里。顿时,那名当铺伙计双手虎口震裂,鲜血长流,再也把持不住。

    小鱼儿八臂刀法快速施展,开其余的当铺伙计,收刀之际,右肘乘势撞向本是虎口流血的当铺伙计的面门,于片刻之间便将四名伙计尽皆开,伙计相顾骇然。

    虎口流血的当铺伙计撒手出去的钢杖飞向孙卓,只见他伸手握住钢杖,纵一跃,加入战团。与杀手遮面联手攻击小鱼儿。

    本来小鱼儿与这杀手相差不大,再加上这人老为精的孙卓,明显吃力。斗战十回合有余,小鱼儿明显不敌。

    而在一旁墙壁上观看的马小玲,看的是心惊胆战,手心有汗,不知提心吊胆多久。

    小鱼儿左腿横扫,正要踢在孙卓的肩头。孙卓横杖以抵消,但感虎口剧震,孙卓见小鱼儿露了这一脚,不由得暗惊,此人小小年纪,居然有此的本事,当下紧守门户,并不抢先进攻。

    孙卓暗运劲力,忽见他左臂后缩,随即向前挥出,那钢杖倏地飞向空中,急向对面小鱼儿去。小鱼儿避无可避,竖起一腰刀,暗送劲力,‘铮’的一声巨响,杖头直插入墙壁之中,钢石相击之声,嗡嗡然良久方息。

    而小鱼儿虎口发麻,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孙卓劲力不收,铁砂掌忽然而至。

    “噗”

    小鱼儿口挨了一掌,仰面吐出血水,倒飞出去,撞击到墙壁上。只见那墙壁上龟裂出蜘蛛网纹。小鱼儿瘫在哪里。

    马小玲心急,跳下墙壁,直奔,瘫在哪里的小鱼儿。她眼里含着泪花,不知觉的流露出来,见小鱼儿不省人事,使劲摇晃着,悲伤道:“小鱼儿,小鱼儿~~~”

    “噗~~~”小鱼儿又吐出一口血水,好像飞进支气管,咳咳~~~几声。

    马小玲见小鱼儿没死,喜泣道:“太好了,你还没死。”

    小鱼儿忍耐着剧痛,有气无力道:“如果我死了,你不就成寡妇了吗?”

    孙卓见此子还谈笑风云,定然不能留,忽又运劲,拍掌而来。

    小鱼儿吼道:“快走?!”使出浑力气,推开马小玲。

    “砰”

    口又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掌。

    “噗~~~”此时此刻的小鱼儿脑袋一片空白,马小玲惊恐的脸色大喊:“小鱼儿,小鱼儿~~~”

    小鱼儿听着声音渐渐的远去,余光之中之见马小玲干张嘴不说话,以为是演哑剧,嘴角儿刚要笑,却没有笑出,两眼一翻,倒在地上。

    “小鱼儿~~~小鱼儿~~~”紧紧的将其搂在怀里伤心着,哭泣着……

    孙卓看着这一对小侣倒是感怀,但是作为杀手,知道绝对不能留活口,免得遭受报复。虽然以大欺小不是他所愿,但,怪就怪他知道的太多了。掌上运力要拍下。

    “丝”好像喷水的声音,在孙卓的后颈上,他顺手一抹,粘稠,一瞧,红色。扭转头,只见杀手斗笠脖颈上正在**。

    孙卓属于一流高手,竟然有人不声不响的来到他的后,斩杀了一个二流顶级高手。这让他大为震惊。

    杀手斗笠握着自己**的咽喉,呜噎几下,没有出声,硬生生的倒在了地上。

    杀手斗笠是孙卓培养的杀手,精心培养的,却在这一刻白发人送黑发人。在他到底的一刹那,孙卓发现了躲在斗笠后的人。此人带着一副鬼面,一袭黑衣。手握一把长剑,剑上在滴血。而在他后的几具尸首早就躺在血泊之中。

    “你……你……”

    鬼面将长剑一抖,将血液在墙壁上,夕阳特别的美,映照的却是血液。

    “死人不需要废话。”

    孙卓闻声,顿时气愤,自自己成名一来还没有人如此侮辱他。气贯掌心,劲达四梢,暗运劲力化在掌上。伺候对此致命一击。

    鬼面持剑缓慢走着,就在离孙卓五步之遥之时。孙卓突然暴起,伸直,劲达掌心,同时开声一喊,令敌人心神猝然一惊,则掌力正至妙处。

    “喝”,“喝”,“喝”

    手的变化,决策于腕。掌根锐骨,即为腕劲。灵龙活泼,刚柔蓄隐。擒拿点打,无不应顺。掌腕合窍,方能制人。腕滞力拙,徒劳费神。

    “拳从心发,劲由掌发”,“腿打七分手打三,全仗两掌布机关”

    鬼面后撤几步,飞到杀手斗笠的尸体旁。脚底灌力,一踢,地上的那把唐刀以迅疾不及掩耳之势,直贯孙卓。

    “噗”唐刀穿透孙卓的肚皮,还是依然没有化解力气,直接穿透钉在墙壁。

    “噗”孙卓吐出嘴里吐出一口血,脑袋依达拉,不醒人事。

    鬼面上前,剑光一闪,远处的影子,一颗球一样的东西飞了出去。

    “杀手,从来不会留一个活口。”

    手腕一抖,剑上的血全部甩了出去,剑还是那么亮丽在残阳下更加闪耀。也许它已经喝饱了,回到了剑鞘。

    鬼面转来到马小玲旁,看着她哭的凄惨,像个泪人一般,道:“小姑娘?!”

    马小玲看着鬼面的面具,心中咯噔一下,脸色瞬间煞白,知道他是杀手,然后子挡在小鱼儿的面前,叫喊道:“你要杀他,先杀我。”

    “有意思。”鬼面难道一笑,歪头瞅着小鱼儿,发出啧啧的响声:“你可真是幸福啊,小家伙儿。”

    马小玲警惕的看着他,暗运掌力,准备给他一击。

    “喝”

    马小玲喊一声:“看招?!”

    鬼面一把抓住马小玲的手腕,使劲一攥,顿时马小玲的玉手上显出血痕迹。淤血特别的清楚。

    疼痛的她叫喊道:“啊~~~”眉毛紧蹙,俊俏的小脸蛋,渗出汗水。

    “放手,放手。”

    鬼面看着马小玲的模样,笑道:“女孩子学做女红就好,干嘛学人家打打杀杀。”

    马小玲瞪道:“要你管,快放手,小心我让我哥哥杀了你。快放手……”然后拳打脚踢一番。

    可惜这根本不痛不痒,鬼面随手一一扔,将马小玲仍在一旁。

    “啊”马小玲**落雁式,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鬼面不管她,俯**子查看起小鱼儿,马小玲以为他要对小鱼儿不轨,爬起来上前击杀鬼面。

    “砰砰”两下,马小玲一动不动的矗在哪里。

    马小玲才发现原来背对着她的鬼面,倒后手用剑鞘点了她的道,大喊大叫道:“快放了,我快放了我。”

    鬼面被女人惹烦了,厉声道:“信不信我将你的哑也点了啊。”嘴上这么说,但手却将小鱼儿平放在地上。一抹脉搏,心中有了计较。

    马小玲瞧他并没有对小鱼儿怎样,顿时心中大石放下心来,不过脸上鼓着腮帮子不给鬼面好脸色看。

    而鬼面当即闭目垂眉,入定运功,忽地跃起,左掌抚,右手伸出食指,缓缓向小鱼儿头顶百会上点去。小鱼儿不由主的微微一跳,只觉一股气从顶门直透下来。

    鬼面一指点过,立即缩回,只见他子未动,第二指已点向他百会后一寸五分处的后顶,接着强间、脑户、风府、大椎、陶道、柱、神道、灵台一路点将下来,大概半炷香时间,已将他督脉的三十大顺次点到。

    马小玲看去,此人的武功极高,与谷主有的一拼。站在一旁见他出指舒缓自如,收臂潇洒飘逸,点这三十处大,竟使了三十般不同手法。

    每一招却又都是堂庑开廓,各具气象,真乃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只瞧得他神驰目眩,张口结舌,只道鬼面是在显示上乘武功。

    鬼面内功乃是九阳神功,既能打架又能治疗。这门武学可是众多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武学。然而却造成了一大批的老处男,老**。

    督脉点完,一拍小鱼儿的肩膀,小鱼儿回转体,与鬼面面对面而坐。鬼面跃在他任脉的二十五大,这次使的却全是快手,但见他手臂颤动,犹如蜻蜒点水,一口气尚未换过,已点完任脉各,这二十五招虽然快似闪电,但着指之处,竟无分毫偏差。

    马小玲惊佩无已,心道:“咳,天下竟有这等功夫!”

    待点到维脉的一十四,手法又自不同,只见他龙行虎步,神威凛凛。维脉点完,鬼面径不休息,直点阳维脉三十二,一中即离,快捷无伦。

    马小玲心道:“好厉害!!”

    一炷香之后,鬼面已点完他、阳两脉,当点至肩头巨骨时,最后带脉一通,即是大功告成。那奇经七脉都是上下交流,带脉却是环一周,络腰而过,状如束带,是以称为带脉。

    马小玲吃了一惊,看小鱼儿时,他全衣服也忽被汗水湿透,颦眉咬唇,想是在竭力忍住痛楚。

    鬼面收手运气,几个周天之后,气脉顺畅,才长舒一口气。

    马小玲心细小鱼儿,叫喊道:“他没事吧?”

    鬼面没有回话,站起来,径直来到马小玲面前。

    马小玲见这鬼面不摆自己,声道:“问你话呢?”

    鬼面用剑鞘解开了马小玲的道:“自己去看。”

    “啊”一声声,马小玲体恢复了**。心细小鱼儿的个人安危,跑向前去查看小鱼儿的伤势。一摸,小鱼儿气脉顺畅,已经脱离了危险期。

    回转子对鬼面道:“谢谢。”感觉鬼面诡异的动作。问道:“你在干什么?”

    鬼面笑道:“杀人,自然要放火。”(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