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鬼抢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死者年龄大概在14~16岁之间。显然是未成年少女。由于受到水的侵蚀,现在伤口已经不能辩解出死亡的具体时间。依腐烂程度来看,死者大概死亡时间一个月以上或者更久。水中**尸体表征现象之一,

    包黑子想了想问的:“死前有没有被强暴过?”不愧是大宋第一聪明人,一下子想到了jiān杀案件。

    小鱼儿毕竟还是小孩子材,前世在网上打量的辅导A片,但还是很难启口道:“这个……”关键是旁有一个女人。

    “吞吞吐吐干嘛?”

    小鱼儿不好意思道:“是有,不过,不知道是死前,还是死后所谓。”

    包黑子狐疑一阵问道:“说说看。”这还分先后?对于古代人,可能没有女干尸体的嗜好吧。可在未来很大一批犯人很喜好这一口。

    小鱼儿解释道:

    “你知道,水跟沙都能将证据搞的一团糟。已经将伤口上的血迹冲杀干净。那地方有特别的敏感位置,早就被水浸泡的不成样子。”

    “砰”包黑子一拳锤击在一张桌子上发出很大声响,显然很气愤。不知道是为死者鸣不平,还是气氛找不到证据?

    小鱼儿道:“应该派人纠集四处的里正,让他们查找一下,最近有没有失踪的人口。”

    包大人也有如此打算,派王朝、马汉去寻找。。

    小鱼儿又补充道:

    “特别是大户人家的。虽然死者的衣服被水泡烂,但那一只绣花鞋还不错。应该不是穷人家才会有的。”

    “说的有道理。”包黑子摸着下巴点了点头。而潘凤也学会这一招,你丫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模样你懂啥?

    “摆脱,不知道夸你们聪明,还是说你们笨。”说话的是女扮男装的马小玲。瞅着三个人道:“绣花鞋,只有穷人家才会穿,大户人家小姐是不会穿的。你见过我什么时候穿过?话说丫鬟们倒是穿的多。”就你这样的还会做女红?别开玩笑了。不红妆武装。打打杀杀才是她的本xìng。

    那工头到上前说道:“这位俊哥说的对,当地女子从童年起开始鞋上绣花的生涯,她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用十几年的时间为出嫁含辛茹苦地绣鞋。将少女纯真的针针线线绣到鞋面上,表达对的忠贞,对幸福的追求。”

    这是女红,穷人家的孩子必须会,而富人家的女人,会这些的相当少,大都会选择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如果你让李清照学刺绣,可能历史上就见不到女词人。埋没在针线堆里了。

    咦,小鱼儿jǐng惕一下,铮铮的瞧着面前的工头,道:“说,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否则……哼哼,别怪小爷不客气。”朝着工头说道。

    工头皱了一下眉头道:“我是听说帮助县衙办案,可是有奖金可拿的。”的确,之前包黑子上任的时候,曾经颁发过一次类似的条文。就是有助于破案的人会得到一些奖赏,也不是很多,最少100文,最高的达到10两。有县衙分发。这叫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如若不然谁会提供线索啊。现在人都是只管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古代人也是一样。

    “你说什么?!”小鱼儿厉声道。yù要抽出腰刀。

    潘凤上前拉住小鱼儿道:“小鱼儿,这个是我的师傅,还是不要为难他的好。”然后小声嘀咕道:“我去劝劝他。”

    潘凤将工头拉到边嘀咕道:“师傅,这个人很不好惹啊,与咱的那老板有一腿。”

    “你说是陈老板?”工头小声嘀咕道。马上收住口,在瞧小鱼儿的模样,的确俊俏,可能真的有一腿啊。然后笑呵呵道:“既然是我们老板朋友,和不早说啊?”

    马小玲嗅到一丝意味,狐疑的问道:“冒昧的问一句,你们老板是谁啊?”

    “就是陈老板啊?”潘凤奇怪的说道,在仔细瞧面前的俊哥儿,刚才还没有瞧出来,这正眼一瞧,道:“你不在那车上的……”

    “小鱼儿?!”马小玲突然之间变脸,脸sè布满一丝寒霜,俊俏的眉毛紧跳。

    小鱼儿感觉到冷风袭来,可能有不祥的预感,赶紧逃。

    “给我站住?!”马小玲紧追不舍,眉宇间透漏出一股怒气。

    小鱼儿由于没有轻功,幸好内力尚足。叫喊道:

    “救命啊,大人。”

    ……

    在案发现场打闹可是很严重的,看不下去的包黑子出面制止,厉声道:“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

    大人不愧是大人,官威之下,马小玲老实了许多。小鱼儿也是如此。

    “我说过跟她没关系。“

    “没关系,你跑什么?”

    “你不追,我敢跑吗?”

    ……

    包黑子威严的眼神瞧着小鱼儿,小鱼儿马上老实了许多,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给自己穿小鞋啊。

    问道:“芦工头,你说说你知道些什么?”

    芦工头点头道:“我听说在肖家庄的确有一人失踪了很久。年纪也十五岁,名字就不知道。”在一些农村里女孩子的闺名很少人有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嗨,你是在怀疑我?”芦工头连忙摆手道:“这是听肖家庄的苦力们说的。”

    “大概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几个苦力在吃酒。听说肖建的女儿要出嫁了。”

    肖建的女儿出嫁,庄里人都很高兴,毕竟这是喜事,古代人女子出嫁很早,但是快到吉时,轿夫还没有来。

    “再等等,在吹一会儿。”

    接着来了一顶轿子,四名轿夫,没有媒婆,但是快到吉时了,新娘不入轿就不吉利。所以,老肖头还是让女儿进了轿子。虽然寒酸一点儿,但毕竟是出嫁是喜事。希望女儿在那边高兴。

    奇怪的事发生了,新娘的轿子刚走,又来了一顶轿子,这个时候有一个媒婆,上气不接下气道:“终于来了。呼,累死老娘了。”

    老肖头儿认识,这就是自己找的媒婆啊,原来是媒婆他们的轿夫路上出现了事,轿夫肚子疼,方便了一下,路程耽误了。

    暗想坏了,之前那肯定不是自己的……连忙去追,可惜人影无踪。派人去找也没有找到,好像那轿夫是凭空出现,凭空消失的。

    然后就有人流传,说是高邮湖的龙王瞧上了老肖头的女儿,也有人说是鬼抢妻等等一些传言四起。

    “鬼抢妻?”纵然吃了一惊,还有这等事

    “哈哈~~~”小鱼儿哈哈大笑道:“哪里什么鬼抢妻啊。笑死人了,我倒是听说鬼抢钱。”

    “鬼抢钱?”马小玲弱弱问道。

    “笨蛋,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你说谁是笨蛋。”

    小鱼儿心咯噔一下,连忙哈哈道:“我是笨蛋还不成吗?”记住一点,永远不要跟女人吵架,那样会很痛苦。呜呜~~~(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