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毒酒一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老夫也来一曲。”那老学究满脸红光,铿锵有力道。瞧他激动的样子,也许激发了他的第二chūn。

    有人拍马道:“大人的古筝可是一绝啊。我们可是有福。哈哈……”那群秀才一脸谄媚之笑一个马接着一个马拍来。很快就忘记了刚才小鱼儿的惊艳之举。

    老学究坐在古筝面前,只瞧他布满褶皱的手附在琴弦之上。拨了三两下,声调酸楚激越,凄厉。

    只听得筝声渐急,到后来犹如金鼓齐鸣、万马奔腾一般,蓦地里柔韵细细。菲菲姐闻声,弃琵琶而玩箫,天长县暖香阁头牌菲菲姐可是品的一口好箫。一缕箫声幽幽的混入了筝音之中。铁筝声音虽响,始终掩没不了箫声,双声杂作,音调怪异之极。

    铁筝犹似巫峡猿啼、子夜鬼哭,玉箫恰如昆岗凤鸣,深闺私语。一个极尽惨厉凄切,一个却是柔媚宛转。此高彼低,彼进此退,互不相下。

    “砰”一声,老学究的琴弦断了。刚才洋洋得意的脸sè突然又暗淡下去,好像是大姨夫不来的结果。随即拿起一杯酒饮了下去,仰天长叹:

    “一曲肝肠寸断,天涯何处觅……觅…...觅……觅……”

    “哈哈,大人就是不盛酒力,才一杯就醉了。”

    只瞧见那老学究转了几个圈儿,手指向小鱼儿,口里还不停的道:“觅……“

    这老学究是不是醉的一滩糊涂啊,小鱼儿不想打击他的积极xìng,道:“知音。”

    老学究似乎没有听完这个词,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秀才们很是嫉妒,自己多年的学问,竟然比不上一个jì女?

    “学政大人?”一个年长的人上前扶起,可是当他扶起的时候,却发现老学究已经七窍流血。顿时慌了神,一股坐在地上,发出惊恐的声音,脸sè瞬间苍白,冷汗狂漂,颤抖的手指着面前的躺着的学政大人。

    秀才们不知道先生怎么了?难道肾虚。可小鱼儿很熟悉,对,在熟悉不过了,

    “或许,你们应该报官。”小鱼儿俯下子一摊老学究的脉搏,已经停止跳动了。刚才他饮下的是一杯毒酒。肯定这老家伙不会是饮鸩止渴。

    “报官?“

    众人秀才齐齐的瞧向小鱼儿,看着这很‘俊俏’的容貌很镇定的‘美女’,不像是见到死人那种惶恐。

    “他死了”

    很淡定的从他口中说出。

    瞬间听到这句话,那群jì女们尖叫着,朝着墙角缩做一团。即便是菲菲姐也脸sè苍白,怎么会呢?这……

    “叮咚”系统提示:学政大人死亡事件

    任务奖励:碧水肚兜

    碧水肚兜

    附带技能:避水罩,落水之后,会出现一个水泡将自己裹起来,可以避免溺水死亡。冷却时间,四个时辰。

    说明:碧水肚兜来源于《哪吒》

    “老鸨子呢?!”小鱼儿朝着菲菲姐说道.这个时候有几个秀才想趁乱溜走。小鱼儿眼尖手快,伸手就是一掌,亢龙有悔拍下去,那门前的凳子轰隆一声被击的粉碎。攥紧拳头,冷锋的双眼,瞧着周围的秀才们和jì女们:“在没有找到凶手之前,谁也不能离开这所房间。”

    周围的人看着小鱼儿将他的面纱撕掉露出本来面目。黑水晶般闪烁着深邃的双眸透着一丝坚定,多了几分忧郁。小鱼儿踏出一步道:“谁也不要离开这个房间,我发誓下次必然掌毙他。”

    “你到底是谁?”涂豪也许最后一点儿感觉也没有了,再傻他也知道这女人似乎不似是女人,特别是露出那股霸气,那股狠劲儿。让人以为是男人。难道这人有龙阳之癖?上天啊,我怎么这么倒霉。

    即便是他们不想问,小鱼儿也想脱掉这伪装。看来咱不适合隐藏自己。太单纯了。

    小鱼儿扫了众人的目光,很多人都在期待。微微一笑道:“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为了防止大宋被破坏!为了维护大宋的和平!贯彻与真实的正义!可又迷人的正派角sè——小鱼儿。”

    “小鱼儿?”众人还是一愣,互相望着,问问这个,问问那个,都一无所知,毕竟都是学子,百无一用是书生。除了做学问之外,一窍不通。如果问当今的谁的询问最高,或许知道,谁会知道小鱼儿这鸟葱啊。

    小鱼儿失望了,没有想到咱这种份的人在这些学子之间连个都不是。毕竟在文人眼里武人什么都不是。衙役更加不提。当然,那些青楼女子或许知道,她们都是闲着无聊聊天打发时间才了解。然而这个时候的她们已经惊吓的说不出话来。

    小鱼儿只好从腰间将腰牌拿出道:“天长县捕快。现在办案,一切等包大人来为止不得擅自离开,我会根据现场的表现如实的禀报包大人。别望了,包大人是有权利将你们的功名割去的。”面对文人,只能以权势压。谁也不想被剥夺功名。

    小鱼儿看着稳定下来的秀才们,继续说道:“这位老学究怎么也是你们的先生,你们先生死了,就这么走了,会不会觉得羞耻啊?”一群秀才被一个捕快说的底下了头。

    “谁能说一下死者到底是谁?”结果没有一个人出来答话,那些秀才们生怕说错话,导致这小子在包大人面前打小报告。小鱼儿只好找相熟的人,指着浓眉掀鼻、黑面短髯、面容古怪猥琐的男子道:“涂公子,你来说?”

    涂豪无奈的上前道:“他姓张名沛,字协和。是朝廷学政,正三品,也是天长县老乡,这次回家探亲。而我们的……”然后将将头偏向一方瞧见,躺在地上的老秀才。

    小鱼儿问道:“他是谁?”

    “他是我们的学院的院长。姓刘名达,字同仁。曾经与张学政是同窗好友。两人同一时间中了秀才,然而我们的院长家境贫寒,就留在本县教书先生。后来张学政就考取了举人,进士进了翰林算是步步高升吧……”

    原来这老秀才带着自己的学生与当年的同窗相会,希望能够有一个好的出路。即便是不能高中,也希望自己的学生有一个靠山。

    小鱼儿了解了况之后,俯下子,观察着,摸着死者的尸首。是中毒死亡的?难道是刚才喝的酒,可是什么毒这么厉害?翻开眼皮。一阵尖叫。

    小鱼儿撇撇嘴儿道:“小点儿声。”然后继续观察,由于刚死眼珠并没有腐化。瞳孔有点儿收缩。这还真的难办啊。自己对毒药一知半解,需要的公孙先生来此解答。

    若有所想,若有所需,正在这个时候,“包大人驾到!!!”(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