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小赚一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今天终于考出驾照了,小僧很高兴,所以多码一章。第二更奉上。谢谢大家的照顾。

    很快郑屠的铺又有序的开张。他歇手上前,抱拳道:“多谢,张兄弟拔刀相助啊。要不然,我这买卖只怕是做不成。”

    “哈哈,客气,客气。”张宇可不是被客话所敷衍。嘿嘿一笑,计从心来。

    “这都是分内之事。没什么好计较。”

    郑屠也是有心人,有头脑来县城做买卖自然知道上下打点。俗话说衙门里有人好做事。于是将张宇拉倒一旁,连忙掏出两锭银子,五两一个。

    张宇惊恐,连忙止住:“郑老板,你这是干嘛?”

    郑屠笑道:“张兄弟帮我如此甚多,些许银两拿去喝茶也好。”

    “哈哈”张宇干笑而不接,道:“你这茶钱太厚实了。”公然收受贿赂可是要吃板子的。咱可不傻。不过瞧着这十两银子断然不会放过。

    于是道:“既然郑老板,这么有心。推辞怕有损名声。我看你的店面颇大。侧面街道还空着,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让你生意更加红火。如何?”

    郑屠也知道这般使银子,有不妥之处。他给官差送的少,不知道这些门道。以为将银子落下,这事就成了。

    当然,如果一吊钱那没事。不过这10两就有点儿大了。眼下张宇既然出主意。权当是花钱买了。如果有墨宝那更好。然而张宇的字?和乌龟一般还是丑于见人。

    也不在意什么主意,一副不在意道:“不知张兄弟有何主意?”

    张宇瞧在眼里,心忖:难道我还白要你的钱?于是笑道:“放心,你这十两银子绝对花的值。”

    郑屠一副不在意,还是以为这官场上收受贿赂的法门。

    张宇问道:“你这里可有纸笔?”

    郑屠道:“有的。”

    借来纸笔,张宇在纸上写写画画。画的什么郑屠压根儿就没看懂。

    将图纸画好之后,就告诉郑屠:“郑老板。请看。这两幅可是生财的器物。”

    郑屠看着这两件东西,不感冒道:“我一个卖的,又不是卖家具的。用这个干嘛?”

    “哈哈”张宇笑道:“郑老板,你可知道,生卖的价钱低。熟则贵。”

    “我也知道熟贵。但是,麻烦。我又不是厨子。烧熟了也没有人来吃啊。”郑屠想想道。

    张宇笑吟吟地递过一张纸:“这就是让平常人都会做烤的器具。哈哈”郑屠这才另眼想看张宇画的何物。

    一件长方形箱子。一件则是四方形铁板。本来是想画圆。但没有圆规颇为麻烦。这四方形也算不错。每一件上都有支脚。旁边张宇在加以说明。倒像北方游牧民族烧烤用的架子。不过较为正规。

    张宇解释道:“这长方形的是烤串用的,你店中不是很多碎吗?扔了可惜。又无人问君。你用竹签串起来。在这箱子内放上木炭。在把串好的串在上面烘烤。上面在撒点胡椒粉,想吃麻辣的放点花椒粉。而那四方铁板则是铁板烧。在上面撒上一层油。将片放上烤。上面在撒点胡椒粉,想吃麻辣的放点花椒粉。而且这烤串吃起来好吃。而且很方便。可以拿着吃,也可以回家再吃。愿意留下来的,顺便在摆上酒水。你说你郑屠还不发吗?”

    郑屠两眼发直,没有想到啊。这不起眼的两件小物件竟然有这等作用。

    笑道:“多谢,张兄弟。我这就让人去打几副。”

    一听见发财,这郑屠就开始忙活起来。后来听说这郑屠真的成功的开设了烧烤店。每天的人都排到县衙。钱财滚滚而来。三个月还清了李文的钱。又过一年成功的开设分店。渐渐的成为天长县的首屈可指的富翁。后来还改了名字郑成功。又瞎了一个名字。

    张宇也不做打扰。收了钱就告辞了。继续巡逻。

    张宇边走边想,随便搞了两件后世的物品就能换来如此丰厚的钱财。不知道咱,是不是寻思着不干捕快了而从商。做一个富家翁,娶上几房妻妾,嘿嘿~~~想想就流口水。

    系统提示:系统不支持转职。

    呃?顿时,焉了下去。看来这系统无处不在监视着自己。心中所想必然是利于熏yù。

    也罢,跟着包大人后做个小捕快,闷声发大财也不错。现下空间中有20两了,20两就是2W。也算是颇有资产。可以在县城买房了。

    早上的集市还是很多人的,店面开张,去点卯的人群,下地干活的人群,一波一波的来去匆匆。

    张宇扫了一眼,摇摇头,还是真的缺少宣传啊。店伙计就在门前这里干等着。还不如街道上练摊的叔叔阿伯。哎,这就是商机。可惜自己学的不是商学,只不过一千年后对广告耳读目染而已。

    “老伯,来一个烧饼。”

    老伯没抬头,手里忙活着。沾了一拳猪油,在面饼上,拳击一下。印上印记。两个块面饼粘在一起。用擀面杖擀几圈。变成饼子放在炉火上烤。

    “2文钱。”

    “钱放篓子里,自己拿。”

    “嘡啷”两文钱击打在其他的钱币上发出声响。钱还很多啊。

    张宇摸出2文钱,扔进篓子里,手拿过一纸摸了一个烧饼咬了一口。

    香气扑鼻,口感不错,忍不住点头道:“很好吃。”然后离开了。

    “我的钱呢?”

    “看到我的钱吗?”

    “我的钱被偷了。”

    ……

    刚才的老伯大喊大叫,一时间引起了sāo动,阻碍了交通。通过刚才的喊叫,张宇知道了这老伯掉了钱。

    小鱼儿吃着两文钱的烧饼,回头瞧去,几个人围着他的人。各种表印进了他的脑海。一个大嫂。一个商贩。一个小孩,一个青年人,一个伙计,一个大胡子。

    “竟然在小爷面前偷东西。”

    冲着面前的几个人大声道:“给我站住,都不许动。”

    那几个人明显一愣。这……小捕快。难道天长县的捕快效率这么高吗?自从包黑子来到了天长县,似乎真的捕快的效率高了许多。

    张宇询问道:“老伯,你的钱真的被偷了吗?”

    烧饼老伯拿着篓子道:“小差爷,真的啊。”递给张宇查看。

    张宇低头一瞧,确实篓子里一个铜板都没有了。在周围一瞧,也没发现篓子。肯定是趁着老伯做烧饼的时候,被人拿走了。

    询问道:“你们最好将老伯的辛苦钱放回去,小爷我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否则,将你们扭送到衙门。”

    衙门还是有威慑力的,面前的几个人的表迥异。古代人都不喜欢衙门。

    但是,一分钟,面前的六个人还是没有自觉的表现。张宇手按住腰刀,另一只手一挥,哼道:“那么,就别怪小爷我不客气了。”哼,这可是你们找死。犀利的双眼扫shè了周围的人。

    那名书生的青年人,仗着自己是书生,或者有功名上前,左右看了看道:

    “可我们并没有偷这位老伯的钱啊。”

    “是啊,是啊,”大嫂子也说道。

    大胡子不满道:“我们从这里走,难道还有罪吗?”

    其他人也都纷纷表示没与拿过烧饼老伯的钱。

    只有一个人的回答是有异样的。小商贩弱弱道:“我的钱都是我今天挣的。”

    “额?”张宇冷哼道:“是吗?老伯的钱丢了,你们几个正好离他最近,所以都有嫌疑。”

    “可是今天,我要月考。如果不去的话,老夫子会骂人的。”书生年轻人道。

    大嫂子也是道:“我家人还等着回去呢,我不能去衙门。”

    伙计打扮的人道:“老板正等着我回去,要不然我就要被开除的。”

    ……

    各种各样的理由在面前摆着,看来小爷要发挥光和了。摸着自己的下巴道:“那么看来,只能小爷我来破案了。”

    张宇笑道:“在给你们一次机会,将钱交出了,我既往不咎。”

    左右扫了一眼后道:“好吧。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客气了。”然后朝后对老伯道:

    “老伯,你这里有清水吗?撑六碗清水。”

    清水?他想干嘛?书生很快就明白了,拍手道:“很棒的注意。”

    几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书生。书生解释道:“因为老伯做的是烧饼。手上有油,钱上必然是沾上了油,油遇到谁必然浮在水面上。妙极,妙极。”

    其他人闻言,顿时面sè一囧。有的欢喜,有人忧。

    张宇笑道:“将你们的钱放进碗里。”

    “记得一枚一枚的放哦。”

    一枚一枚的放,大家赶紧道奇怪。不过还是按照他所说的去做。

    张宇在一旁盯着。看着他们落钱。

    “嘟嘟”铜板落入碗中,结果六个人一个都没有溅出油花儿。

    书生得意的笑道:“哈哈,看来,我们都不是小贼。”

    张宇还真瞧不上这个自以为是的人,厉声道:“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继续给我往里投。”

    一直投了10多枚依然没有。小孩道:“看来我不是,我上就只有15枚钱。”

    张宇点头道:“好吧,你在旁边站着。”

    20多枚的时候。

    书生松了一口气道:“我的也没有了。”

    ……

    接着很快其他人都没有了。只剩下那个小商贩了,继续投着钱。

    那小商贩道:“这么多钱都没有出现油花儿,是不是可以了?”

    张宇微微一一笑:“继续投。直到你手里的钱没有了为止。”

    书生在旁边说道:“可是人家并没有出现油花儿啊。”提醒一下张宇。

    张宇冷哼了一声。继续盯着小商贩。手中的钱。这已经是第40枚了。

    书生见张宇不理会自己,顿时有点儿生气,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上前质问张宇道:“你这小差役怎么回事,我都说了,油遇到谁必然浮在水面上。这个商贩的钱,没有油,肯定没有偷这老伯的钱。”

    张宇还是不理会这书生,继续看着面前的小商贩,厉声道:“你停下干嘛?赶紧给我继续投。”

    “你……”书生很生气。紧紧的攥紧拳头。yù要打下去。

    张宇这才冷笑道:“办案是衙门的事,你个书生还是念你的圣贤书去吧。别在这里瞎捣乱。”

    书生明显一愣。非常的愤怒。

    张宇看他恼羞成怒的样子,笑道:“要不咱们打个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