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斋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少爷,我们要……”说话的人手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佛门圣地,岂可打打杀杀。”

    你就装吧,你不杀他来这里搞什么?他们就是欧阳靖与跟班德。两人从欢乐谷打听到人在宝来寺,马不停蹄得赶来。

    “气势恢宏,古朴庄严,还真是古刹。”欧阳靖两人进了寺庙天sè尚晚,准备在此里住宿,顺便做一些事

    来的早,不让来的巧。在僧人带领下,两人来到斋堂,肚皮也确实饿了。

    “还说没有?!你们这些和尚,忒坏了,不让洒家吃酒,却上荤菜。洒家今rì定当将你们打的天昏地暗。小沙弥,还不给洒家打酒去。”头裹头巾,上穿绿战袍,腰系青绦,足穿干黄靴。长得面阔耳大、鼻直口方,燕颔虎须,长八尺,声若巨钟。给人以威慑。

    小沙弥双手合十,战战兢兢的站在哪里,紧张道:“施主,我…...啊!!!”话还未说完,人已被大汉揪起来。

    大汉大眼瞪小沙弥小眼儿,那小沙弥害怕惨叫,yù要挣脱,可是哪里是大汉的对手。

    “哎呦”

    “啊”“砰”“哎呦”一连串声响惨叫,斋堂内有人看不过去出手了。

    那条大汉护目一瞪,环顾一周,没瞧见一人搭讪,吼道:“是谁?”“给洒家站出来。”

    似乎没人理会。而恰恰欧阳靖比较显眼儿,面貌清秀,一锦衣,华丽,与面前的大汉成鲜明的对比。焉能不被找麻烦?

    那大汉来到欧阳靖的桌子面前,砂锅般的拳头击打在桌子上,上面的碟子碗被震起。菜汤也飞溅出来。大汉虎目一瞪:“小白脸是不是你?”

    哎,**丝与高富帅之间的战斗古来就有。看来不论哪个年代,**丝永远都想掀翻高富帅。高富帅也一样瞧不起**丝。

    欧阳靖没有理会,只是眉头紧皱,显然不是很高兴,而跟班德为跟班,主辱人辱。手腕一抖,化作绵绵掌力,轻轻一拍。

    那条大汉顿时感觉到一股气息袭来,幸好及时抽手,只瞧见原本桌上的茶杯已经镶嵌在桌上。只露出边缘沿儿。大汉一瞧倒退一步,暗惊失sè道:“绵掌?”

    此人内力非凡,他这种大块头怕的也就是那无尽的绵绵之力。俗话说的好,以柔克刚。

    绵掌手法以掌为主,运转舒展如绵,动作连而不断,掌法运行成环,劲力要求内蓄刚劲,外现绵柔,爆发时迅速、快捷。其综合了内外家拳术的特点,意外拳内联的形式独具风格,刚柔相济、快而不乱、慢而不断、刚而不犟、柔而步软。

    跟班德这一手,不仅震惊了大汉而且震惊了在座用餐的诸位香客。一时间冷静,没有出声。

    “阿弥陀佛。”恰巧来的是智善方丈,双手合十念道。

    众人见老和尚披红sè袈裟,自然知道此人是方丈主持,在寺庙里只有方丈主持才可批袈裟。

    “王壮士,为何难为老衲徒孙啊?”

    那大汉姓王名猛,徐州人事,准备去扬州,路过此地入住寺庙。

    “洒家只想喝酒,你的徒孙不许。所以洒家就要教训他。”

    “吆,这是哪里来的道理,和尚是不准吃荤也不准喝酒的。”此人一人瘦长材,面貌清秀,就是之前用石子打王猛的人。这个时候出言道。

    王猛本是粗人,哪里明白什么佛什么的,不准吃荤,厉声道:“洒家,看见鱼,就想喝酒咋地。”

    智善瞧见桌子上的鱼笑道:“此鱼非鱼,面鱼儿。”的确,寺庙为了能够拉赞助,准备的素斋饭里,用豆腐,面啊等等做出的荤菜。吸引香客。

    “面鱼儿?”王猛瞳孔放大,脸上sāo的上,道:“面鱼儿也不行。洒家见道于就口渴。”众人皆笑。王猛闻声不由脸红。

    智善笑道:“此乃心魔也。王壮士方可以茶代酒,自酌自饮。”

    王猛很不愿,但又不想惹事,发发牢sāo后道:“洒家晓得了。”很不愿的坐下,学着倒茶已自饮。

    “觉明,还不去打扫一番。”

    那小沙弥双手合十道:“是,方丈。”

    智善来到案台道:“子仪,贵宾已经到了,将斋饭送到别院。”

    子仪是火头陀烧火做饭的和尚,双手合十,恭敬道:“是,师傅。”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有两人进来,一人手里拿着腰刀,披红蓝衙服。是当地的衙役。和尚对智善道:“方丈,他们是天长县衙役。”来的此人正是王朝马汉。

    前些rì子,在二十里堡为了马小玲到处打听,后来知道在欢乐谷,可惜刚到门口就被护卫给拦下了,交过几手很快就败下阵来。不得已在外监视。半夜之后,发现有人夹着马车出来,就跟了上去,可惜刚刚见一人与挡在马车前面。就被人从后面击晕了。

    早上醒来之后,准备去二十里堡找小鱼儿,自然这一切都是小鱼儿安排的,可是小鱼儿已经去宝林寺了。两人又马不停蹄的去宝林寺。

    刚到寺庙,就碰上去扬州府押解犯人的衙役。两帮兄弟互相的通报,所以准备来宝林寺投宿。毕竟天寒地冻不想走夜路。而走夜路危险。

    “他是谁啊?”

    “一个江洋大盗。在高邮湖上兴风作浪多年。结果在金湖县栽了,我们正押解他回扬州府。”

    王朝马汉如此也不必多问,衙役之间相互帮忙是有的,但是,最好是不要问太多,指手画脚多了,难免之间出现误会。

    智善了解了况,让他的**去腾出房间入住。几个衙役辛苦了一天,再加上斋堂里的饭菜实在是**,再一瞧什么鱼,等等样样俱全,早就按耐不住了。纷纷坐下来吃饭。

    几位香客

    “少爷,这两人就是在二十里堡那两位。”

    “哦,原来是捕快。”

    欧阳靖跟跟班德之间私下里交谈,心忖,难道被官府的人盯上了。

    “押解的那位,则是高邮湖上水贼梁蟹,人如其名,在湖上兴风作浪,横行的螃蟹一般。”

    “虎落平阳被犬欺,更何况上了岸的螃蟹呢?”

    “我想去茅房,我要去茅房……”突然之间,梁蟹枷锁使劲的击打着桌子道。

    衙役道:“死尿多,打扰俺吃饭。”

    梁蟹枷锁使劲敲打着桌子道:“爷要拉屎,爷要拉屎!!!”

    “噗”吃饭的人差点儿吐出来,忒晦气了。没这么说的。

    衙役头儿道:“走走,你,赶紧带着他去。真是,等到了府衙,我看你他娘的还硬气。”派了一个衙役去。

    然后对王朝马汉道:“这水贼就这样,不是哥哥错儿。”

    ‘晓得,晓得。”

    “这里的斋饭还真好吃啊。”

    其他才有条不紊的吃饭,片刻之后,突然一声嚎叫:“死人了,死人了。”

    从帘子闯进一人,就是刚才押解犯人的衙役,只瞧见他脸sè苍白,一脸的惊恐样子,吼叫道:“头儿,梁蟹死了。他死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