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打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宝林寺坐落于天长县东郊芦龙乡王桥古街北侧高邮湖南岸,四周绿水环绕,环境幽雅,寺内古柏参天,花木繁茂。

    “啊嚏~~~”今天的天气不咋滴,很冷。南方的天气都会湿冷,很容易湿气缠。这不那小妮子打了一个喷嚏。

    “我说小玲,你为什么跟着来?”

    “我要抓小三,哼。”

    女人不论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让人难以琢磨。所以女孩子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咦?那不是陈美女吗?”小鱼儿两眼放光叫道,这一叫,感觉就坏事了,旁边的小醋坛子像是火药桶爆炸,扭打道:“还说没有,果然被我逮住了吧。这狐狸jīng,哼~~~”

    “喂喂,轻点儿,这不是你家沙袋。”“往哪里摸啊。”

    吵闹声吸引了前面的车队,陈少卿挑起车帘,探出头来,看着一对小侣打骂俏,招手:“小鱼儿,小玲车上坐吧。”

    今天天气真的不好,很冷,虽然小鱼儿一的内力不凡,但看着马小玲冻的小脸儿红彤彤的。虽然好看,但让人尤怜。

    马小玲不领,充满敌意道:“为什么上你的车啊,肯定不安好心。”转头对小鱼儿道:“不准上她的车。”

    小鱼儿下了马登上车,回头看马小玲的眼神,不忍心牵着她的手,将她拉上了车。这熊妮子跟自己过不去吗?女人只不过想让关心而已。

    坐上了陈少卿的马车,顿时感觉到暖和了许多,马车一般大,中间支撑着火炭盆,红sè的木炭烧着果然暖和。

    “不错。”

    “是说人不错,还是物不错。”

    “嘿嘿,都不错。”

    “你!!!掐死你,掐死你!!!”

    “喂喂,给点儿面子好不好。”

    陈少卿瞧见两人打骂俏,掩面笑:“呵呵……”

    马小玲一听,狠狠的掐了一下小鱼儿,埋怨道:“都是你,让人家看笑话。”天啊,这上哪里说理去。

    忽然之间片刻寂静,没有人开口说话,异常的尴尬,小鱼儿咳嗽了几下道:“没有想到在这里遇见陈姐姐,实在是令小弟幸甚。”文绉绉的让人感觉到好奇怪。

    “陈姐姐,这是去哪儿?”

    陈少卿看着马小玲使劲的瞪着他,笑道:“去宝林寺。”

    小鱼儿眼睛一亮:“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哼?!”马小玲双手交叉与,扭头哼了哼。好像受气的小笼包。哎,吃哪门子醋啊。索xìng不予理会。

    “陈姐姐,去宝来寺干什么?难道做善事?”

    “是的。”陈少卿浅浅回答。

    “哎,怎么没有看见齐前辈?”小鱼儿问道。

    “笨蛋,和尚道士自然不想碰面了?”马小玲装作很明白的样子道。心理自鸣得意,终于比他聪明一回。

    对于这个还真不知道什么历史典故,只是在后世之中了解信仰不同必然的结果。**教,伊斯兰教之间的战斗可是一直进行。反观道家与佛教甚至儒教纷争在中原少的多。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在汉魏两晋时期,两家矛盾与冲突不多;在南北朝埋藏,两家的斗争开始激烈,道教吸收佛教仍处于照搬照抄的阶段;在隋至唐的前半期,两家斗争达到**,唐中叶以后,双方融合开始泛;至宋元,融合进入了高级阶段。在与儒、道的斗争中,佛教完成了中国本土化的过程,成为中华文化的三大jīng神支柱之一;道教则在与佛教的斗争中,不断地学习其jīng华和吸收其养料,成长壮大为中华文化鼎足的一方。

    然而在宋朝前期佛教与道教之间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只不过井水不犯河水。

    “哎,世俗多以佛道不合,却不知道佛本是道吗?”

    佛本是道?讲述了一个离奇的故事。佛道同源,都通向天地至理,即想阐明大道三千,皆可证道之理。

    小鱼儿或许不知道,但这以后可能真的是佛道两家融合的开始。捅破那层窗户纸。

    “走了这么久,没有感觉道不适应。”

    “那是因为车轱辘包上了鹿皮,减少了颠簸。可惜美中不足的事?”

    “什么美中不足?”

    “速度。”

    “速度?”

    “对,就是速度。我想这辆车恐怕到宝来寺需要一天的时间吧。”

    “看你信心很满的样子,你有办法既能追求速度,又能很舒适?”

    “在车上加上几根大的弹簧就……”

    突然之间,小鱼儿的子往前倾斜,头正巧埋在了对面的陈少卿的**之间,脸sè传来柔软的感觉,一股nǎi香味儿,果然生过孩子的女人**就是比那些rǔ臭未干的小女生大。好幸福哦。

    马小玲瞧见小鱼儿还似乎享受,使劲的抓拉回来。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使劲的掐了一下。

    “啊,救命啊,这不该我的事儿,是车的问题。”小鱼儿求饶道。

    马小玲怎会如此相信呢?于是两个人就扭掐起来。

    车夫撩开帘子,看着三人衣冠不整,顿时一愣,然后连忙道:“我什么都没看见。”

    陈少卿有点儿生气了道:“瞎咋呼什么?”

    车夫闻声,道:“外面有劫道的。”

    众人随着车夫掀开车帘瞧去,只瞧见一人站在马车前面。

    天sè渐渐微明,只见一条大汉却站那道路中间,喝道:“是会的留下买路钱,免得夺了包里!”

    小鱼儿看那人时,戴一顶红绢抓儿头巾,穿一领粗布衲袄,手里拿着一把砍柴刀,把黑墨搽在脸上。

    小鱼儿见了,运气,大喝一声:“你这厮是甚幺鸟人,敢挡小爷路!”

    那汉很嚣张道:“若问我名字,吓碎你的心胆!老爷叫做黑旋风!你留下买路钱并包里,便饶了你xìng命,容你过去!”

    小鱼儿闻声,黑旋风李逵啊?不对啊,那厮似乎还没出生啊。大笑道:“没有娘鸟兴!你这厮是什么人?”

    小鱼儿一个踏步,一招突如其来,手拿砍柴刀的黑旋风那里抵当得住,待要走。早被小鱼儿一掌搠翻在地,一脚踏住**,喝道:“认得小爷幺?”一回合就结局战斗了,这种小场面实在有点儿杀鸡焉用牛刀的感觉。咱就当是牛刀小试吧。

    黑旋风在地下,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头埋在地上叫道:“爷爷!饶你小的xìng命!”

    小鱼儿暗想,你现在知道求饶了?刚才劫道的那股威风劲儿呢?哼道:“还黑旋风呢?就你这吊样儿,也就脸长的黑。说你这厮叫什么?”

    黑旋风委屈道:“小的姓潘名风,小的本不敢剪径,家中因有个八十岁的老母,无人养赡,所以才夺些单的包里,养赡老母;其实并不曾害了一个人。如今爷爷杀了小的,家中老母必是饿杀!”呜呜~~~你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不知道羞吗?

    马小玲上前问道:

    “那你可曾害人啊?”

    潘凤看马小玲的样貌实在美貌,求饶道:“因为俺长得比较丑,孤单客人经过,看见俺,便撇了行李逃奔去了。以此得这些利息。实不敢害人。”

    “好可怜啊,你倒是有孝顺之心。”马小玲弱弱道。我说小玲,你**也不大啊,干嘛这么无脑啊。

    潘凤觉得差不多了,连忙道:“小的今番得了xìng命。自回家改业,再不敢在这里剪径。姑nǎinǎi,求求爷爷饶了俺吧。”

    小鱼儿皱眉头道:“小玲,你可不要被他蒙骗啊。我们要将他送到……喂喂~~~你想干嘛?”

    只瞧见马小玲从荷包里拿出了几两银子,小鱼儿一把拿过来道:“你想干嘛?”

    马小玲又夺过来,道:“你看他多可怜啊,为了照顾老迈的母亲才剪径打劫的。”

    小鱼儿厉声道:“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岂会学好?”

    “既然是拜佛,就要虔诚之心。”其实马小玲想的很简单,就是区拜佛,就要一路做好事。既然他是个孝顺的人,必去改业。若杀了他或者交给官府,天地必不容我。然后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小鱼儿。

    小鱼儿瞧见她那可怜的样儿,道:“算了,你想给就给吧。”心理则是,又不是我的钱。

    那潘凤露出了喜sè,没有想到打劫未成,还有一笔意外之财。

    就在马小玲准备打赏给潘凤的时候,一旁未说话的陈少卿说话了,道:“其实不用给。我店铺缺少个伙计,看你有一膀子力气,去我店铺做事如何?”

    “这……”潘凤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知道打不过小鱼儿,道:“好吧。我先跟家里老母说一声。”

    陈少卿拿出5两银子,打赏道:“这是给你预付的工钱,如果你真心悔改,拿”潘凤接过钱拜谢去了。

    小鱼儿望着陈少卿的背影,问道:“你就不怕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5两银子看清一个人,也是值得的。不过,在天长县地界还没有人敢欺骗我陈少卿。”陈少卿停下脚步回眉一笑道。女强人就是女强人。某人不及也。

    着钱安顿一下家里老母,然后去陈家货运。”

    “好的,谢谢。

    也不知道马小玲搭错了那条筋竟然欢笑的扑上了陈少卿,装作可道:“没有想到,陈姐姐这么有心啊。呵呵~~~”

    陈少卿笑道:“受制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难道这就和好了?女人心,海底针啊。(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