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调教欧阳童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很多东西,尸僵,尸斑等。欧阳修都拿着纸笔记录下来,包括小鱼儿说的每一句话。这一次合作,让他受益匪浅,以致后来包黑子被贬,欧阳修出任开封府尹都运用得上。

    “找到凶手了吗?”

    “还没”

    “还没有?”

    小鱼儿解释道:“现场搞的很乱,又是公共场合,人员流动比较大,刚才也问了几个人,他们说吃酒,醉的很厉害,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

    这个案件很棘手,希望寄托在谷主的信息上。不经意问道:

    “欧阳童鞋,你认为谁是凶手?”

    欧阳童鞋想了一会儿,头像拨浪鼓一般摇头:“这个还真不知道。”

    小鱼儿看着目前三好学生的欧阳童鞋,教导道:

    “你应该学会思考,而不仅仅去做诗词歌赋。民生大计,断案诉讼这才是你应该去了解的。”

    “可是考试不考这些啊。”欧阳童鞋道。

    小鱼儿闻声,的确不知道宋朝的科举制度,求问道:“考试考哪些?”

    马小玲摆手指头,道:“以进士考为例,需要“试诗、赋、论各一首,策五道,帖《论语》十帖,对《chūn秋》或《礼记》墨义十条”。”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小鱼儿惊讶地问道。

    马小玲拍着脯,自豪道:“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能作诗呢?”

    宋朝科举以诗、赋、论三项为最重。所谓“帖”,全称为“帖经”,即默写经典中的段落;所谓“墨义”,即笔答经义,规定为十条。默写经书为什么叫“帖”呢,因为这类考试是将经典原文的前、后句子裁去,只露出中间的某一两句或某一两行,让举子们把前、后补齐。除“帖经”、“墨义”外,还有回答“时务策”三条。这三项在进士试中属于捎带脚儿的,不很重要,而在明经科则很重要,几乎是该科考试的全部,要不然为啥进士历来看不起明经及第的呢,就因为考明经大多靠死记硬背,不像考进士那样可以文采飞扬。因为考题量大,不论是乡试还是会试,举子们都要在考场里呆上三四天,才能把所有内容答完。

    小鱼儿叹气道:“一个人从小写诗作赋,熟知音韵,对老百姓却知之甚少,一旦当了官儿,怎么可能懂得治国理民?后世科举不再考诗、赋而专考经义。”

    “后世?”马小玲与欧阳修齐齐看着他。

    小鱼儿连忙捂住嘴儿,道:“哈哈,你们听错了,我说的是给皇帝上书。建议废黜诗、赋、论,增加明经人数。”欧阳修历史上可是号称伯乐,自然不会在意说什么废黜诗、赋、论。”

    “谁能给皇帝上书呢?”欧阳童鞋问道。

    马小玲开始思考,不过凭借她的那小脑袋是想不出来的。

    小鱼儿高深莫测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马小玲与欧阳修齐齐看着他。

    小鱼儿白了他一眼道:“不是我,是你?”

    “我?”欧阳童鞋指着自己道。

    “准确的说,不是现在的你,而是未来的你。我看好你哦。”说完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转去现场再看看,说不定有留下的线索。而欧阳童鞋则沉静在震惊当中,思考着小鱼儿说的是什么话?一股凉风袭来,才从思绪中醒来。发现人已经走了,赶紧去追。

    小鱼儿来到现场,蹲在地上,脑海里陷入了沉静,来过必然留下痕迹。渐渐的呻*吟*声,喝酒声,吵闹声变的缓慢。仿佛静止一般,只有自己的呼吸。一吸,一呼。不想关的人一一的踢出。

    头脑中一组画面,死者欧阳康摇摇晃晃的走出门,来到此处的时候,体向前倾斜,呕吐。柱子上留下了呕吐物痕迹。与凶手撞面。口挨了一掌。

    小鱼儿嘴角儿露出了微笑,看来老鼠还是留下踪迹了。

    “张捕快,张捕快。”是那个龟公,上前道:“我们老板找你。”

    小鱼儿瞧着龟公的样子,直接道:“哦?欧阳康的底细你们查清楚了。”暗叹:速度还真快,谷主的能力又让他高看几眼。

    来到天字一号房,见到的不仅仅有谷主,而且还有丐帮的联络人丘天丈,他主动伸手打招呼,不过那笑容有点儿恶心。

    “欧阳康的底细知道了?”小鱼儿开门见山道。

    谷主也不生气,拿过一本拓本递给了小鱼儿,“自己看。”

    小鱼儿也不可气,拿过来,打开一看,“还真是全啊,连几岁尿过都一清二楚。偷女人内裤,哦,私生活还真一团糟。搞大肚子……”

    嘴角儿露出微笑。入谷主法眼,道:“难道你知道了?”

    “凶手就是那个人。”

    谷主看好小鱼儿指着拓本上的人道,“你不会开玩笑吧?”

    “应该是,应该不是。”

    “什么意思?”

    “瞧你的岁数应该早早过了而立吧?难道你没有孩子吗?”做大事的人往往对家庭很少关心,这就所谓的祸起萧墙耳。

    “呃?”谷主老实的回答道:“膝下两儿一女。”不过瞧见小鱼儿的眼神,问道:“你问这个干吗?”

    “假如你的女儿,被人家搞大肚子,你会怎样?”

    谷主连忙摇头道:“不可能,我女儿才10岁。”

    “我说的是假如。”

    谷主道:“假如?我会让人将那小子拿下,他娶我女儿。”

    “如果他不娶呢?”

    谷主露出凶光道:“那我会杀了他。”

    “这就是我要的答案。”小鱼儿站起来道:“该是结束他的时候。”

    马小玲在旁边激动道:“难道你知道凶手是谁?”

    “凶手?”小鱼儿笑道:“一个愤怒的父亲。”拿着资料出了天字一号房间。谷主已经让手下将在场的宾客纠集起来。

    小鱼儿也许今天晚上真的是明星,又一次成为众人的焦点,我也不愿意,感觉有点儿像耍猴。

    …….

    “听说,已经找到凶手了?”

    “是啊。”

    “那找我们来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

    小鱼儿是两世人,也看过很多的个人表演,不同于竞技场上较量。这需要你头脑,不是让你去背书,而是调动积极xìng,跟着你走。

    “大家静一静,今天的事很多,我想这位朋友,肯定将货物打开了。”被他调侃的那名世家子弟,只能嘿嘿直笑,似乎很自鸣得意。

    “酒虽好,但不要贪杯。用在人上也是如此,女人乡,英雄冢。”

    “我喜欢这小家伙,哈哈~~~”可能比较豪爽的北方侠客。

    然后瞧见小鱼儿来到鹰爪门殷隼的面前,和悦道:“抱歉,殷前辈,之前对您的冒犯实在是对不起。”

    殷隼一脸无辜的样子,不过瞧见小鱼儿对自己的谦卑,连忙挤出微笑道:“不碍事,不碍事。”

    “是吗?”小鱼儿不相信的口吻,及表瞧见面前的人,一双犀利的眼神让对方吃了一惊,从他的面部表上瞧出,一切在他掌握之中。

    “我想给大家讲个故事。”

    “曾经有一个男人,家里很穷,然后入了门派,过上了江湖人的生活。后来有钱的时候,找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为了他生了一个女娃……”小鱼儿‘嘚啵嘚啵’的讲述着一个故事。

    殷隼真的长的不咋滴,后来去找了个女人,那个暗*娼也攒够了钱,准备不干了。结果那一次意外,女人怀孕了。那个女人一个人将她拉扯长大(很多的暗娼妈妈都是如此,生一个自己养。),也是这么做的。但是有一天那女人突然之间来找他,说她自己得了绝症,命不久矣,他有一个孩子。(让他很吃惊。)让他照顾他的孩子。结果他以为这个女人疯了。结果这个老女人真的死了。她死后的几个月后,有一个女孩来找他。非常的伤心,通过了解这个女孩是他的女儿,手里拿着那老女人给的信物。过了几天这个便宜女儿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后来才知道,这个便宜女儿被人家上了。后来在临盆的时候,女儿大出血死了。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欧阳世家的——欧阳康。

    所以才有这场凶杀案件。

    殷隼哭泣着:“够了,够了。”然后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听完之后,小鱼儿道:

    “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摆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直到你失去了,才后悔莫及。虽然你想弥补过去的错误,然而你却用错了方法。”他紧紧的盯着殷隼。

    就在这个时候,

    “噗”一团鲜血儿从殷隼的嘴里喷shè出来,一把尖刀贯穿了他的口。鲜血直流。殷隼看着自己的口的沾满鲜血的尖刀,拿在手里,沾满了鲜血。瞳孔一直在放大。

    这突然起来的变化让小鱼儿都悴不及防,瞪大双眼瞧见那欧阳世家的护卫。顿时满脸涨红,青筋暴露,怒目圆睁,感觉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怒不可遏,感觉像即将爆发的火山似的,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指着他们

    道:“你们……”

    “呕~~~”殷隼开始不停的呕血。

    小鱼儿也顾不得那欧阳家的护卫,抓住殷隼的手,急忙问道:“孩子在哪里?孩子在哪里?!!!”

    殷隼在小鱼儿的耳边嘀咕了一阵,就在也没声了。只瞧见小鱼儿伸手将他的眼睛合上。(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