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学生欧阳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感谢小小水手的打赏,感谢大叔的打赏,感谢酥油打赏,谢谢给位读者大大的订阅。小僧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谢谢。

    小鱼儿感觉到自己好像被诅咒了一番,为什么每次在尽兴的时候,就会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

    在他正要去查看死者的时候,有人突然拿住了他的手。他微微抬头,一瞧此人,很年轻,高近七尺,偏瘦,头戴方巾,一副书生的打扮,好像应该是书童之类的。他的皮肤很白,就像绝大部分的宋文人一样。

    小鱼儿急忙甩开道:“别跟我拉拉扯扯。你到底是谁?”

    那名书生也知道不好,拱手歉意道:“学生欧阳修。”读书人还是蛮知书达理的么。

    “欧阳修?”小鱼儿惊讶道,上下打量一番,这就是传说中的欧阳修,那个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欧阳修?心中思量着,还这么年轻啊?我还以为是糟老头子呢?(的确这小子比包黑子出生的晚。)

    欧阳修他哪里知道小鱼儿在想些什么,奇怪看着小鱼儿怎么这么看着自己啊?难道是……

    小鱼儿摸着自己的下巴,然后指着他道:“你说你叫欧阳修?绵州的那个?”

    “对。”欧阳修点头,奇怪的,这家伙难道认识我?我不记得我有朋友在天长县啊?难道是老妈那一代人?(因为欧阳修幼年丧父,所以与母亲相依为命。所以比较亲近。)

    “敢问兄台认识学生?”

    小鱼儿点头,果然是绵州那个大文豪欧阳修,道:“你来天长县干嘛?”

    欧阳修可我不认识你啊,只好回答道:

    “我准备去京城,路过此地。”

    你开玩笑?虽然我中学时候地理不咋地,但是也知道绵州在巴蜀,你丫的去开封还要经过淮南吗?闻声,顿时起了疑心。犀利的目光盯着对方道:

    “绵州会路过此地吗?”

    欧阳修见小鱼儿的眼神突然之间变化,从刚才的仰慕之变成了现在的……连忙解释道:

    “哦,我家本宗在江东湖州。绵州是因为我父亲在哪里做官而已。”

    “哦,你回去是做弱冠之礼,入本宗推举考科举。”小鱼儿猜测道。看着欧阳修的吃惊的没有,猜测的**不离十,道:“不过,显然,没有被推举。”

    “你怎么知道?”欧阳修吃惊道。

    小鱼儿双手插道:“很显然,你这打扮。怎么看也就是个穷酸书生,如果你的本宗人答应推举你,怎么说你穿着也要跟上你这个堂兄一般。至少不用这么掉分儿。”

    欧阳修一副沮丧道:“你说的对。他们不要我,没有办法,我准备去京城碰碰运气。碰巧堂兄要来参加这里,顺路。”

    恩?小鱼儿闻声,好像记得在他过了弱冠之后,的确是去了开封。(1029年chūn天,由胥偃保举。欧阳修就试开封府最高学府国子监。同年(1029)秋天,欧阳修参加了国子监的解试。然后一飞冲天。)

    欧阳修俯视地上的已经死去多时堂兄弟欧阳康,心理不知道怎么跟他老爹交代。

    “小鱼儿,你在干么?还不赶紧找出凶手?”马小玲卡看着小鱼儿跟一个不速之客聊的很开心。心理难免嫉妒。

    “抱歉。这就开始。”小鱼儿摸着头打哈哈道。然后俯开始检查尸体,尸斑,尸僵硬程度。死亡的时间是一时辰之内,没有明显的伤口。面sè苍白,按理说死后不会这么快脸上苍白啊?难道是酒jīng中毒?过度cāo劳?

    “你有特殊的癖好?”

    “啊!?”小鱼儿惊吓一下,拍拍自己的口道:“我说欧阳童鞋。没事别站在我后。”

    “那你干嘛,破开他的衣服?”

    “喂,小白脸别打扰我家小鱼儿办案。”

    “我不是小白脸,我叫欧阳修。”

    “欧阳修?小心我呕你。”举起粉拳照亮一下。

    ……

    面sè苍白,左手抓住心脏部位,很可能是碎死。小鱼儿施展用很气管冲,果然心脉断。气脉源于丹田,血脉源于心。但是往往会融会贯通。

    “你家堂兄会武功吗?”

    “会一些拳脚功夫。但,只是一些三脚猫的功夫。他的护卫倒是很厉害。”眼神瞧着几个跟班。

    “可与谁接过怨?”

    “啊?这还真不知道。也许他们的护卫知道。”

    护卫一:我家少爷……很听话的,不曾与人结仇

    护卫二:是啊。我家少爷怎么跟人结仇呢?

    我问的是结怨,你跟我说结仇。怨从心起,杀人由怒。结仇?则是有我,没你。这两个护卫明显心虚。

    “你们确定?”小鱼儿然后转向对谷主道:“目前为止有效的证据都被破坏了,死者死亡的时间大概1个时辰左右,心脉碎裂而死。”

    “碎心掌?”谷主闻声,眉宇之间透露出一丝的担忧道。

    碎心掌?小鱼儿解释道:“也不一定就是碎心掌。只要此人的内力足够,也是能够震碎心脉。”

    “我想让谷主帮助。”

    “什么事?”

    “就是关于欧阳康人品考评,呃,就是这人与那些人结怨,有什么仇家。我断定此次案件为寻仇报复。所以想借助一下人手,希望老兄您的鼎力支持。”小鱼儿说着说着拱手客气道,毕竟求人家办事,自然要客气。

    马小玲上来缠着谷主,撅着小嘴儿道:“叔叔,你就帮帮忙吗?”露出无公害的表

    每次瞧见她的那黑漆漆的眼,总是萌翻一片人。

    少女怀chūn,心向外。谷主暗自摇头,道:“好,我让人去打听一下。你们几个听从张捕快的安排。”手指着几个护卫。

    小鱼儿向马小玲投来微笑的眼神,马小玲心理一暖。害羞的低下头。自然不好说什么?男女之对于他来说简直是梦魇,一遇到这种事,嘴巴就变的迟钝。

    对众人道:“麻烦各位,在没有找到真凶的之前,不得离开欢乐谷。”宾客们刚要一些冷言冷语反驳。

    谷主道:“今晚上的酒水免费。”

    “好!!!”“哇哇~~~”宾客们鼓起了掌。

    这就是谷主的魅力所在,谁敢忤逆啊,再着欢乐谷这么多好玩的好吃的,谁想离开。至于说小鱼儿之前在擂台上英勇的表现。靠,他是那根葱啊。

    小鱼儿也知道,这些武林人士,都有可能是杀害欧阳康的凶手。怀奇功,又携带武器,江湖仇杀不可避免。摇头之后从空间包裹内掏出面粉,在欧阳康的所躺的地方画出轮廓。

    欧阳修新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小鱼儿没声好气道:“我说过别站在我后。”脑海里则是一记神龙摆尾。

    欧阳修看着这比自己还小的小家伙,要不是怕打不过你,真想k他一顿。只好站在一旁弱弱的问一句:“你想干嘛?”

    小鱼儿则道:“你这个时候,应该拿起纸笔,记录。而不是做好奇宝宝问个不停。”

    “咔”弹了一个响指。

    “将尸体收殓。”

    “???”

    “摆脱,将尸体放在yīn凉透风到地方,别放在这里。”他自己则是从楼上扯下红绳将这一地方圈起来,从谷主哪里借来了护卫看守。

    忙活完之后,小鱼儿才开始准备查看伤,此时可能少儿不宜。将欧阳康的衣服拨开,划开僵硬的皮肤,果然瞧见了心脏已经血模糊。。)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