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突如其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然而法律始终不健全,因为律师能够帮助富有的人逃脱法律,凌驾于法律之上?非也,是人的**。**使人道德败坏,使人堕落,使人目无法纪。

    小鱼儿厉声道:“牛犇,你涉嫌杀害法华寺和尚普阳和铺猪荣,现在要缉拿你归案。立即放下屠刀,束手就擒。”

    “哈哈~~~”牛犇闻声,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谁会束手就擒,除非脑子有病。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到一个无人的地方,躲起来,还不是照样生活,再不及就奔到辽国,大宋的律法就是一纸空文。

    相持一分钟,小鱼儿知道他不会束手就擒,腰刀的真气再加几分,如果这牛犇要逃,必然一刀宰了他。

    牛犇第一次杀人,也许真的是泄愤,报仇,然而第二次行凶之后,却是懂得了用技术。因为他胆小了。如果不是,那大可学武松一样,写上,“杀人者武松”,不,应该是“杀人者牛犇。”可是他没有这么做,反而运用了技术。

    想到这一点,小鱼儿先下手为强,脸上挂起微笑,出手一记笑里藏刀。牛犇不是等闲之人,十年勤学苦练虽然内功不济,但外功也算小乘,特别是刀法,快,准,狠。恰似如庖丁解牛。

    形如流水,刀光剑影,“铛”金属撞击声,菜刀竟然抵挡住了腰刀。准,对于一个厨师来说必修课。

    小鱼儿吃一惊,但是,接下来更加吃惊。只瞧见牛犇的刀顺着他的刀刃滑行,速度之快如闪电。火星四溅。没错这是庖丁解牛第二式快字诀。

    你妹,小鱼儿眼看着菜刀就要切刀手了,连忙松开手,真气灌足,瞬间爆发,躲避开来。好险,庖丁解牛可是相当yīn险,如果不信就参考一下《新龙门客栈》里那傻子厨师将丹哥的手跟脚庖成骨头了。

    牛犇却不知道他能逃脱,手腕一转,小鱼儿的腰刀跟着旋转起来,速度很快,然后他的手一停顿,手腕在一抖。腰刀飞出去,直奔小鱼儿的落脚点儿。

    小鱼儿学起黑客帝国躲子弹的镜头,膝盖一弯,上后仰,腰刀旋转着从面皮上方飞过,刮起的凉风心惊跳。

    “哆”刀镶嵌在门上,再回首,人已经跳窗逃走。

    “小鱼儿,小鱼儿。”后面有人追来,原来是包黑子不放心,派人来帮忙,怪不得这小子要逃走。小鱼儿不答话,双足灌气,一个纵跃,飞出了窗口,一蹬窗户沿儿,‘噌’,上了房顶。

    程旭瞧见逃跑的牛犇的背影,对包黑子道:“希仁老弟,就是刚才的那家伙。”

    小鱼儿翻墙过后,一路西追,由于现在街面上没人,显得特别的寂静。也很容易发现凶手。只瞧见一个背影,小鱼儿用力去追,待追到一处暗巷子之后。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然后慢慢的上前慢慢的走,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这个时候才发现周围很多岔路口,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从左到右错综复杂,好像贫民窟的蜘蛛网巷子四通八达。靠。妹的这里倒像是迷宫。

    突然之间一阵影子从后面袭来,小鱼儿连忙抽刀,可是刀还卡在厨房的门上。双足灌气,连忙后退,刀光剑影。小鱼儿赤手空拳不敢空手夺白刃。

    两人打斗一番,谁也奈何不了谁。小鱼儿一记亢龙有悔发出,道:“牛犇,还不束手就擒?”

    “等你抓住我在说。”牛犇答话,虽然他武功低,但是胜在腿脚灵活,再加上手上刀工,小鱼儿寸步难行。

    交手几回合之后,小鱼儿卖了一个破绽,果然牛犇趁势追击,小鱼儿突然爆发一记履霜冰至,踩到了霜,就应该想到大冰雪要来了。这招招如其名,初时似柔弱无力,但如敌人胆敢进招,就如暴雪突降,后劲无穷。

    正中牛犇的口,瞬间牛犇感觉到口感觉一阵气闷倒飞出去,撞击在墙壁上。顿时,墙壁被撞击有一些裂纹。

    “当啷”手中的菜刀跌落在地上,发出声响。牛犇喉咙一甜,‘噗’一口鲜血喷出。

    小鱼儿摆正子,收掌按与丹田道:“你已经输了,跟我回去。”

    “哈哈~~~”牛犇惨笑几声。

    小鱼儿知道他垂死挣扎,虽然对方站在道义上或许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之仇,然而一切都是需要证据。自己是官差,只是抓贼,至于审案那是包黑子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一股杀气从后面袭来,难道还有同党?

    双足灌气,鱼跃于渊,平凡的一跃,尤如龙腾九霄,有着强大的爆发力。登上了高强,回转俯视,只瞧见地上的多了一个人,头戴着鬼面面罩。

    四目相对,眼神之间,瞳孔之间,似曾相识。小鱼儿看清来人之后,惊讶的脱口而出,道:“又是你?”心中一顿紧张,这可是高手,可比自己不知道高了不止一星半点。尼玛,亚历山大啊。

    鬼面扫了一眼,不予理睬,俯下去,手腕一抖,“咄咄”两下点了牛犇的肺俞、尺泽两,登时,牛犇呼吸顺畅。除了偶尔咳嗽之外,已经不吐血了。这只不过是简单的止血,并没有消除牛犇内伤。降龙十八掌刚猛有力,击中非死即伤,更何况是牛犇这种无内力者,如果不是他强硕的体魄,小鱼儿手下留,早就一掌击毙。

    牛犇含着血水,有气无力道:“谢谢。”

    小鱼儿本不想与鬼面交手,刚才如果不是对方手下留,早就见阎王了,可是职责所在,连忙制止道:“等一下,他是朝廷重犯。”

    “咳咳”牛犇停下来咳嗽几下,鬼面则是道:“一人换一人。”随手将一样东西扔给了墙上的小鱼儿。

    小鱼儿随手一抓,接住了对方投来的白sè的丝绸,打开一看,这是一条手绢儿。我又不擤鼻涕给我手绢干什么?一股熟悉的味道,为何这么熟悉?仔细一想,瞪大瞳孔,抬头一瞧,眼前哪里还有人啊。心急如焚的小鱼儿对着空气干瞪眼。这时空气之中飘来一句话,好像是千里传音:“在北二十里堡。”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