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是非曲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跪求收藏点击,票票跟赞赏啊,呜呜~~~小僧不容易,跪求支持,如果有好的建议,说说看。谢谢。

    经过盘问几个吃鸭的宾客都有不在场的证据,除了程旭。小鱼儿拿他们安庆府的人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毕竟是皇亲贵族的家将,安庆郡王是太祖皇帝一支(宋仁宗是太宗皇帝一脉,)打狗还要看主人,更何况还与包黑子道不清说不明关系。

    不过,小鱼儿可不怕这群人,他哪里知道郡王是谁啊?按照包青天里最有名的王爷也就应该是那八贤王,(八王爷是宋太祖其子德昭,太祖临终前传位给光义,赐给德昭金简一把,朝中如有不正之臣得专诛戮,朱多次救杨家将众人。)

    不过,好像在少年包青天里有一个杜撰的三廉王,至于其他的几位王爷倒是不出名。这也是小鱼儿能够大胆的原因,上前问道:

    “程先生,你昨天晚上凌晨做什么?”

    “你怀疑人是我杀的?”

    小鱼儿还没有回话,而包黑子出面道:“怎么会呢?怀安兄……”

    程旭几个属下可沉不住气了,上前理论,虎目瞪眼的看着小鱼儿,呲牙咧嘴想要吃了他一般,指着小鱼儿狂吠道:

    “什么?!你怀疑我家老爷?”

    “我告诉你,我家老爷什么份啊,这死和尚什么份。小心爷带你人灭……”络腮胡子小武刚要说‘带兵灭了你们衙门’结果被程旭拦着了,将他拦着后。

    程旭面带微笑道:“随便问,我知无不言。”

    小鱼儿又将问题说道:“你在凌晨时刻有无发现什么可疑的况?”

    程旭一惊,然后笑道:“你怎么知道?”

    “很简单,你面sè晦暗,眼睛和皮肤发黄,体消瘦,再加上昨天瞧见你对酒未沾,你有严重的肝病。怎么可能睡的早呢?”小鱼儿阐述道。

    程旭两眼之间一阵暗淡,的确如他所说,劳累成疾,体大不如前,没有想到这小孩子连医药也懂得,其实为了给安庆郡王推荐一个幕僚,也就是包黑子。

    “的确,昨天晚上见到一人影一闪而过,此人的武功很高,至少比我的两个属下要强。”

    包黑子拱手道:“怀安兄多多注意体啊。”

    两个人年岁差不多,而包黑子青壮年,而此刻的程旭年岁已经像是进四十了,估计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小鱼儿可不管你的死活,皱了一下眉头道:“看来你是没有见到凶手的真面目啊?”

    “不。”程旭摇头道。

    什么意思?小鱼儿跟包黑子急切的问道:“难道你看见了凶手?”

    程旭摇头道:“不全对,我说的是见到凶手的影子,只要有影子,我就能知道谁经过我的房间。”

    ‘按影索骥’果然古代人不能小嘘啊,急忙问道:“可层发现那人?”手指着门外的那群宾客。

    包黑子是多么希望马上结案啊,最近的案件实在是太多了。

    然而程旭却让他失望了,他道:“没有,我检查过了,那个人影与他们不相符合。”

    看来是另有其人了,小鱼儿在脑中思考,然后看着周围的那些宾客。‘鸭’‘迷*幻*剂’,然后将在迎宾楼里这一天一夜的形了解的透彻,脑海里一连串的人影,图像,脸谱一闪而过,竟然不在这里群人里面?

    突然之想起在厨房里的那一幕,瞧见一位高手在做菜,将鸭子片到位。难道会是他?想起厨房的那一幕,墙壁上那是应该是罂*粟壳儿?早起的确用来做作料。

    突然间一亮,抬起头来,睁开眼睛道:“难道是他?”的确,只有他没有不在场的证据。而且也吃过鸭

    包黑子可是对小鱼儿这种表非常的了解,问道:“小鱼儿,你知道谁是凶手了?”

    “这里唯一个不在场的人。”小鱼儿说道:“厨师牛师傅。”

    啊?!众人皆是惊奇。可是杀人动机是什么呢?

    包黑子问道:“牛师傅是谁?”

    掌柜子老老实实道:“是康师傅收的徒弟,叫牛犇。”

    包黑子闻声,大手一挥,对着手下的那些衙役们,道:“带牛犇。”

    小鱼儿一天,连忙出来制止,瞧着包黑子的脸有点儿黑啊,黑的发亮,知道没有好的理由触及他的眉头,可是造大霉,赶紧解释道:“大人,牛犇此人武功了得,恐怕普通衙役无法抓拿,待小鱼儿前去擒拿。”说完,一个纵跃出了房门直奔厨房重地。

    一阵风吹来,惊扰了正在做饭的牛犇,他停下手中的刀,道:

    “又是你?”脸sè显示出诧异。

    “自然是我。”

    小鱼儿站在门口,一只手早早地按在腰刀上,眼神中挂着笑容,让人以为很和善,暗地里却隐藏杀机。

    牛犇见小鱼儿如此自信满满。心中一颤,手jǐng惕的握紧了菜刀。

    “你来干什么?”

    小鱼儿靠前,诈道:“你说呢?”

    牛犇闻声,长舒一口气,道:“你都知道了?”

    小鱼儿笑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没有想到当时有目击证人,正好目睹了你杀害普阳的全过程。而且现场重重迹象表明,都指向你。”

    手依旧放在腰刀上,始终未朱离开,表却很轻松,继续道:

    “我还是不是很明白,普阳是法华寺的和尚,你是厨子,你为什么杀他呢?难道他与你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按照年龄,你两个相差悬殊?”

    牛犇在他漠视人生的表上,挤出一丝微笑,道:“这都能让你猜出,没错,我本名不叫牛犇,而是姓朱,是朱家庄人士,而十年前,朱家庄一户人家发生火灾。而当时,这普阳当时为收租的衙差,那rì他收租到我家,当时家里只有我娘一人。见我娘漂亮,就起了歹心。强jiān了我娘,正好被赶回来的爹发现,然后起了冲突。最后我父母双双被害,他们这群歹人竟然还放火烧了我家房子,企图毁尸灭迹。最后官府说是炉灶跳出来的火星引起的大火而将两人烧死了。”

    十年前,朱家庄一户外围农家,普阳还未当和尚,与另一个朱家低保一起来收租。

    “就剩下这一家了。”

    “大贵,朱大贵”牛犇的父亲。

    叫了几声,朱大贵没有来开门,普阳只好敲门。此刻从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两人垂涎三尺啊。

    “吆,大哥啊,今年庄家都被大水冲了,能否宽限几天啊?”

    “我说,弟妹啊,不是我不给宽限啊,你瞧我们的差爷都来了。可不能让我们空手而回啊。”

    普阳四处看望,寻觅着是否有人,道:“不知道,大妹子有水不。”

    大贵的老婆就让进来门来,给倒水。普阳问道:“大贵呢?”

    “在地里忙活儿呢?”

    这一句话就坏事了,普阳与地保两人就起了歹念,将牛犇的母亲就弓虽女干。

    完事之后,牛犇的母亲自然不干了,一头撞死在门柱子上。这一切正好被回家的牛大贵看见,结果看见。普阳的武功极高,就掌毙了他。两人一不做二不休,就一把火放火烧了他们家。那个年代没有什么DNA,也没有法政,只留下两具烧焦的尸体,你让仵作怎么察。最后糊涂县官就判了个意外死亡。

    没有想到他们还有一个儿子,就是后来改名牛犇的厨子,他那天走亲戚去了,并没有回来。所以逃过一劫。经过几年的努力,终于找到了线索,就是普阳跟地保两人做的。

    但是由于他们两个武功都很强,所以为了能够报仇,他也拜师学艺,练就了一的本领。但是,那两人却失踪了,改名换姓。最近才知道。

    “那么除了普阳之外,另外一个人是谁?”

    “你不是很聪明吗?”

    想起他的刀法,然后想起之前的案件。被人支离破碎的猪荣,他不就是姓朱吗?他也是朱家庄人士。也就是不共戴天之仇的人才会如此手段。

    “猪荣?”

    牛犇没有回话,而是笑着,笑的很大声:“哈哈~~~”

    突然之间‘叮咚’

    系统提示:猪荣死因完成。

    系统提示:普阳的死因完成。

    任务进入第二阶段,缉拿凶手牛犇。怪不得呢?任务这么诡异。原来是双环任务。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猪荣死的那么惨,而普阳却死的干净?”

    “那是因为你的存在,本想让他死的跟猪荣一样,可是你的出现,为了不怀疑是我杀的,只能让他死的意外。”牛犇一脸的失望,可惜还是被查到了。抬头看着小鱼儿,继续说道:

    “我杀了猪荣之后,得知原来他已经去法华寺当了和尚,就给普阳写了一封信,让他今rì来此。谁知道,县内发生了很多事,封闭了城门,还下起了大雨。本来不报打算,可是连老天都在帮我,他竟然来了。帮我报父母之仇。”牛犇狂笑着,报完仇也算他人生的一件快事。“哈哈~~~”

    小鱼儿虽然很同他,然而这与五毛钱关系。道:

    “牛犇,你涉嫌杀害法华寺和尚普阳和铺猪荣,现在要缉拿你归案。立即放下屠刀。”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