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明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昨夜大雨,普阳师徒入住迎宾楼,结果普阳丢下徒弟去西天取经朝见我佛如来,再也不回来了。这是无容置疑的事实。从小鱼儿多方的查证,普阳不是虔诚的教徒,不是自愿去的,而是被无奈去的。用通俗的话说,普阳是被歹人害死的。

    官府已经介入,将迎宾楼的前后门堵死,休想逃出一人。包黑子的登场相当的漂亮。正像是冉冉升起的黑太阳,光芒私照。

    “希仁老弟。阔别多rì,别来无恙?”程旭上前拱手打招呼道,然后又瞧见公孙策然后道:“公孙先生也来了。”

    “怀安兄?”包黑子迎面瞧见一人走来打招呼,扭头一瞧,这不是安庆府的人吗?他怎么来了。

    同时诧异的是公孙策,暗忖:安庆府郡王手下四大家将之一程怀旭,他来干嘛?

    包黑子笑着拱手道:”哈哈~~~怀安兄,安康?“公孙策也打招呼。

    “托福,托福。“程旭笑着道。

    小鱼儿看着三人在叙旧,你们是不是将这里改成同学聚会啊,不知道旁边还有死人吗?上前道:“大人。“

    “哦。小鱼儿啊。“包大人奇怪道:”你怎么来的比我们还早?“

    “昨天下那么大的雨,我在这里过夜。“小鱼儿老实的回答。

    “你是在这里过夜喽了?“包黑子看着他,然后抬头扑捉到了小月的美貌,双眼睛晶莹剔透,眸乌灵闪亮,玉成了冰清玉洁的独特风姿,让人哪怕看上一眼,都会有一种消魂蚀骨的感觉有的笔墨在此都难以形容她的仙美。心忖,怪不得不回去呢?

    百无聊赖道:“我知道了。”

    小鱼儿怎么瞧着包黑子的那种眼神怎么会不了解他所想呢?解释道:“喂喂,你别误会啊,我真的是因为下雨留宿的。”

    “不用解释,我是了解。”包黑子直接打断道,然后去看死者。

    “哎哎,我说的是真的。”小鱼儿道。

    “啪啪”公孙策拍打在小鱼儿的肩膀上,嘀咕道:“我了解这样,小玲可就不会这样了?”经他这一提醒,小鱼儿感觉到眼皮跳动。好像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鱼儿!!!”马小玲双手掐着腰站在门口,虎视眈眈的瞧着小鱼儿。声音很大,好像是杀父仇人似的。

    小鱼儿一瞧不好,逃命似躲开,结果马小玲一个快步赶过来,本来空间就小,怎么能不会追到呢?质问的口气问道:“说,怎么在外面留宿啊。”

    我在外面留宿该你什么事啊?小鱼儿白了她一眼。不知道怎么说的时候,“叮咚”从上跌落一下铜牌。马小玲眼疾手快,俯捡起铜牌,道:“安庆郡王府?”啊!!!心中一阵吃惊,颇为尴尬,一手拿着铜牌,一只手捂住嘴巴,眼珠子左转右转,然后静悄悄的想溜走。

    “额,我突然发现有事,我先走了。拜拜,我就不打扰你们办案了。”

    小鱼儿瞧见马小玲的举动感觉到奇怪,为什么他见到这铜牌就感觉到紧张。旁边的程旭看着这一靓颖感觉到熟悉,好像在哪了见过。

    “糟了,糟了,安庆府里的人怎么回来天长县吧?”马小玲走在长街上,一个劲儿的嘀嘀咕咕说道。

    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雨水,空气比较的新鲜,当然,相对着早上人没有。马小玲走到小巷子的时候,还在想着怎么应付安庆府检查。一个影尾随着她,而她却毫无知觉,也毫无防备。

    “喔”突然之间在马小玲的背后被捂住了手绢,一阵窒息之后,昏迷过去了。

    而在此刻迎宾楼,包黑子已经勘察完了现场,公孙先生也对死者初步的法医诊断。

    “小鱼儿,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竟然包黑子要问,也不藏着掖着说道:“我怀疑,死者是他杀。”

    包黑子肯定的点头道:“继续说?”

    小鱼儿又道:“死者在临死前见过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凶手。”

    “为什么这么判断?”

    小鱼儿继续说道:“首先死者在上打坐而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这就说明,死者是在凶手离开而死的。我验过死者的伤,没有外伤,有的是内伤。说明死者是在运功的时候出了差错,导致走火入魔而死。什么会让一个内功深厚的人走火入魔呢?必然是中毒。”

    公孙策则说道:“我也验过伤,的确如小鱼儿所说,经脉尽断,可是,却没有发现中毒的迹象。”

    小鱼儿说道:“银针不能验证天下任何毒,它只能对金属毒素,必然砒霜,铁锈毒等等。而死者所中的毒应该是一种罕见的迷*幻*剂。从而让死者中毒。”

    包黑子听取了小鱼儿的意见,而旁边的程旭一行人也仔细想着,只不过思考的想法不同,心忖,表面上一丝的线索都没有,紧紧是走了一圈,就了解的这么详细,就好像看见过一样。包黑子真是嫉妒你啊,有公孙策,又来了个小鱼儿。

    包黑子看着小鱼儿有成竹的样子,问道。“那么你认为谁是凶手呢?”

    小鱼儿笑道:“果然是包大人,本来还想装的像一点儿。”

    “什么?!”周围的人皆是惊奇,难道破案了。程旭一行人感觉到吃惊。

    小鱼儿拿起桌子上茶杯递给包黑子道:“大人,这就是证据?”手指着杯子的黑线。

    包黑子拿在手里,仔细一闻,并没有什么啊?然后看着小鱼儿,要他解释一番。

    小鱼儿笑道:“大人,这上面的黑线是肌纤维。”

    “肌纤维?”这什么新鲜词啊?

    小鱼儿看着大家的表,忘记古代人怎么会有纤维这个词汇呢?连忙解释道:“就是丝。昨天晚上迎宾楼吃的唯一有丝的则是烤鸭。”

    “谁说的,难道注入不是吗?”小月上前打扰道。她在旁边也是听的一清二楚,上前补充道。

    小鱼儿笑道:“猪丝跟它不同,你忘记了,现在猪的价格一直在涨价,猪自然用的少,而且做菜的丝是横切,丝早就别破坏,这么长的一条丝只有烤鸭有。”

    小月伸出玉手,俏皮可道:“你是说,在酒楼里吃过烤鸭的人就是凶手了?”

    小鱼儿竖起指头道:“不,是嫌疑人。”

    〖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