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此女本应天上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看着小鱼儿的背影,忽然间心中有一丝的伤心。仔细想想的确在沐浴桶内昏迷了。看着上的浴巾,朦胧中被人抱起,手接触到皮肤,留下印记,脸sè微微红润,碎口道:“讨厌的家伙,难道就不会迁就一下人家吗?”

    小鱼儿一把揪住躺在地上的店伙计早早的下楼去了,来到楼下大厅里,随手一扔。

    “啪叽”店伙计摔了个垫儿。引起了周围的吃饭的人一阵惊讶,不过瞧见小鱼儿一捕快的衣服倒没有敢出来触及眉头的。

    掌柜子一瞧,这是咋滴啊,上下打量一下小鱼儿,只瞧见他眉宇间忍着一丝的不快,谁惹这位爷了?连忙上前赔笑道:“小鱼儿,这是咋滴?”

    小鱼儿没立即回话,而是将在桌子茶壶,顺了茶杯,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慢慢的品味。可那边的掌柜子还着急的等待着呢?

    小鱼儿看着他的表道:“你问你们东家去。”

    “我问东家?”掌柜子道,心理气道,我问哪门子东家啊。

    小鱼儿喝着水,察觉到有人偷偷看着他,循觉望去,只见一个秀丽的长发,纤长的条,迷人的腰段,虽然还没到成熟的年纪,但清淡的朱唇和润红的脸蛋散发着青的活力,好象四朵含苞待放的花蕾,生机盎然。

    她发现了。连忙避开了小鱼儿的目光,不看他。

    小鱼儿心想,难道自己很帅吗?这么的招蜂引蝶。正在沾沾自喜的时候,一股杀气在旁边而生,再一瞧,旁边坐着一条大汉,两道冷电似的目光霍地在他脸sè转了两转,小鱼儿见此人材甚是愧伟,三十来岁年纪,穿灰布袍,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sè,顾盼之际,极其有威势。小鱼儿心底里暗暗道:“好一条大汉!这定是北方慷慨之士,不似江南英雄豪杰。”

    然后杀气内敛,收回目光,筷子抖了抖道:“还不吃饭。”

    “哦。”小女孩这才拿起筷子继续吃。

    小鱼儿发现周围吃饭的人,询问掌柜子:“这些哪里人啊?”

    掌柜子说道:“来做生意的,这不是下令封城了吗?没办法,只好在这里歇脚了。”

    突然之间一阵香气扑鼻而来,不仅仅小鱼儿,其他的客人加上掌柜子抬头望去,只瞧见楼上一位花容月貌,皮肤肌白,冰清玉洁,好像出水的芙蓉,盈走来,微微欠,芳容泛起红晕,迷人姿态将陷入沉醉之中。

    小鱼儿感觉到喉咙干喝,将被子的茶水当酒水一吟而进。慢慢的含进嘴里好像要融化那些水一般,吞咽下去。

    之前小姑娘看着大汉的样子,使劲的敲打着碗“铛铛”之声,不仅仅将大汉魂魄震回体,还有其他的宾客回了过神。

    只听见,她嘟着小嘴儿道:“哎哎,吃饭。别乱看。”这一时,倒是被小女生说教了。

    小鱼儿笑道:

    “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子。”

    “什么吗?将人家比作四条腿的马。”杜小月下楼闻声,嘟囔着。径直来到小鱼儿的桌子面前坐下。

    小鱼儿道:“这不是很好吗?女孩子就应该穿一些正常点儿的,你瞧,你的魅力多大。”然后指了指那些个看傻眼的宾客。潜台词就是,她是小爷的,那个不长眼。

    “掌柜子,还不去拿吃的。”小月摆足了东家的谱儿。

    小鱼儿道:“楼上不是有吗?”

    “都凉了,能吃吗?”小月埋怨道。看着掌柜子,冷声道:“还不快去。”掌柜子老老实实的忙活着。

    这个时候地上的店伙计也醒了。看着小月也一愣。小鱼儿道:“告诉过你了,不该看的别看。”

    “是。”店伙计老老实实的答道。

    小鱼儿道:“滚。”

    小月道:“你怎么为难一个下人?”

    “你以为他是普通的店伙计吗?”小鱼儿指着忙碌的店伙计道。

    小月,看了一会儿没发现不同道:“难道不是吗?”

    小鱼儿叹气道:“你这未见过世面的雏儿。他是军队出来的,你姐夫派来监视你的。”其实本来可以说保护你的。不过,监视比较能让人误会。嘿嘿,小鱼儿在这一点儿上耍起了心眼。

    先入为主的小月,顿时恼羞成怒,姐夫怎么能这样啊?女孩子最讨厌就是男人信不过她。

    小鱼儿瞧见她如此的生气,心中窃喜。罗雄啊,罗雄,老子就挖你的墙角。

    接着,掌柜子端上几盘菜,小鱼儿与杜小月两个人就吃了起来。陆续的有宾客吃完回房间去了。

    正在这时候,突然间大门被推来了,一阵腥风血雨扑面而来。

    “哇”宾客们一阵哆嗦,毕竟是秋季,外面下着雨,很冷的。

    小鱼儿抬头一瞧,正瞧见两个头戴斗笠,披蓑衣的人进来,手上拿着权杖,走步很有功底,一瞧就知道常年扎马步的结果。

    一会儿两个和尚进了室内,将斗笠和蓑衣脱下,放在门口,都是一灰sè僧袍,稍微有点儿湿。其中一个年级稍大,四十左右,另外还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和尚。

    “来的是高手。“小鱼儿道。

    小月瞧着两个和尚,道:“不就是和尚吗?什么高手”

    小鱼儿看着小月的表,于是解释道:“两人的步伐沉稳,走路无声,再看他们上的衣服。外面下这大的雨,穿着这么简陋的蓑衣,怎么会只湿掉这么一点儿。而且都是同样的,为何一个多一个少。年长的功力雄厚,真气护体,年小的功力比不上年长的,蓑衣湿的多。在看他们的鞋子,脚尖儿有点儿磨损,那是他们用轻功飞檐走壁的结果。”

    店伙计上前问道:“两位大师是住宿还是打尖儿啊?”

    年长的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师徒二人,法华寺普阳,这是贫僧的徒弟度rì。”

    小鱼儿闻声,扑哧笑了出来,周围的宾客都看着他。这搞什么啊?笑的这么chūn光灿烂。

    两个和尚有些弄不清楚状况,一时间有些犹豫,抬头瞧去,正瞧见坐在那里的小月,一瞬间被她的美丽征服,普阳还好说,毕竟年长一点儿,定力十足。但是自己的徒弟被美sè迷住。

    小月在旁边用胳膊肘捣捣小鱼儿:“有什么好笑的。”

    “哈哈~~~”小鱼儿这个时候捧腹大笑了。

    “阿弥陀佛。”普阳双手合十,喊了一声佛语。将沉与美sè中的度rì唤了回来。度rì也知道刚才入了相,连忙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对店伙计道:“麻烦施主给贫僧一些斋饭,再准备两间房间。”

    普阳是那个和尚,看到小鱼儿有些无礼,不面露不快之sè,但是还是坐了下来。那个度rì更是不高兴,当场就要说什么,被普阳拉了一把也坐了下来。小鱼儿看着两个和尚,又有想笑的打算。

    小月看着小鱼儿这么笑,又问道:“小鱼儿,笑什么呢?”

    小鱼儿道:“只是听他们的名字有点儿特殊。”

    “普阳,度rì,这没有什么呀?”小月说道。

    “补阳,度什么rì啊。”小鱼儿小声道。小月还是没有听懂。古代人的词汇还没有发展的缘故。叹气道:“说了你也不懂。”

    小月杏眼一瞪道:“是你发癫狂。”

    忽然间,门又被打开了,股腥气扑到鼻子里来,一行人五个人进来。小月瞧见他们然后说道:“哎哎,小鱼儿又来高手了?”

    小鱼儿向后撇了一眼,看了看那一行五个人,然后道:“哪里是高手啊,都是庄把式。”

    “你不是说,上湿的少就是高手吗?”小月一脸不高兴的,yīn着脸嘟囔着道。

    小鱼儿笑了笑:“你那是断章取义好不好。你瞧他们有三个没有湿,那是因为他们坐在车里面。而湿掉的两个,一个人则是车夫,另一个则是推车的。做车夫的是因为他要坐在前面赶车,下湿的比较多。而那名推车则是看鞋子,泥比较多。还挽着裤腿儿。”

    “哦~~~”小月点了点头,道:“但是,他们手里都有武器啊?”

    “那两个是保镖。镖师之类的。”小鱼儿说道。

    “店家,大尖儿,住宿。”其中一人咆哮着。

    店伙计连忙道:“请问,诸位客官要几间房啊?”

    “没瞧见我们这么多人吗?五间房。”

    “抱歉,客官,目前只有三间房。”店伙计说道。

    那带刀的络腮胡子,将手中的刀一亮,装作没能听见,问道:“你说什么?”充满了威胁的口气。

    你丫的那小捕快是高手,你两个看家护院的哈巴狗还想发了添了,重复一遍道:“只有三间房了。”

    “吆喝,小家伙……”刚要动刀,结果被后面的很瘦的人一把抓住手,制止他,小声道:“你们没看见旁边坐着一个捕快吗?别惹事。”

    络腮胡子投shè过来,一时间扑捉到了小月的美貌,只觉得大脑之中一片空白,双眼睛晶莹剔透,眸乌灵闪亮,满怀芳香,玉成了冰清玉洁的独特风姿,让人哪怕看上一眼,都会有一种消魂蚀骨的感觉有的笔墨在此都难以形容她的仙美;真可谓:此女本应天上有,不知为谁落人间。

    上前推了推络腮胡子,让他清醒一下,真是丢人。然后上前对店伙计说道:“三间,就三间。先给我准备酒菜。”

    “好,诸位稍等。“店伙计应承道。

    “三间怎么住啊?“后面的矮子问道。

    jīng瘦之人道:“我住一间,你们两住一间,你们两个住一间。”

    “是,老爷。”四人应承道。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