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中招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突然之间,一声哨响,一直羽箭越过人群直shè小鱼儿的后背,

    小鱼儿后背感觉一阵凉意,顺手一摘,竟然将接住了,一瞧是箭,怒气道:“小贼,安敢伤我?”

    顿时,周围的群众瞧见,吓得一哄而散,这是人的通病,瞧闹是一回事,但是那也要顾及自己的xìng命不是?恍然之间一只羽箭来,还不逃命才怪。

    一哄而散之后的后果,大家可想而知了,就是因为人们的恐惧造成了践踏事件,屡见不鲜。

    “哇哇~~~呜呜~~~”一个小孩趴在地上,低沉着,是谁家的孩子啊?大人也忒不负责任了,将孩子扔在地上,幸好没事,小鱼儿暗自松了一口气。

    待人群都回家,路面没人之后,这个时候,那个人从楼顶上下来,手持弓箭。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马汉,这家伙一早与小鱼儿商量好了。为的就是唬住那些刁民。

    马汉抱拳道:“大人。”

    包黑子也是一愣,不过瞬间命白怎么回事,原来两人唱了一处双簧,亏这小子想的出。

    小鱼儿可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来到了那个摔道的小弟弟旁边,问道:“小弟弟,你么事吧?来哥哥扶你起来。”伸手扶起那小阿斗。

    “啊!!!”突然之间那小孩竟然咬自己,在正眼一瞧,那熊孩子眼斜嘴歪,流着口水,眼睛呆滞,这不是狂犬病的迹象吗?

    完了,完了,我中招了。呜呜~~~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呃,不对,yīn沟里翻船。可恶的小孩,看我不揍扁你,打你股开花,骂道:“还不松口,你丫的当nǎi嘴儿啊。”

    “呜呜”的低沉声。忘了,现在病魔入体,他哪里听得懂。继续骂道:“死熊孩子,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

    果然小鱼儿发现手被咬破了,虽然只流了少量的血,但是小孩的口水多啊。估计狂犬病毒侵入血液中了。

    对了,以前受伤的时候,系统就会有提示,受到某某的伤害,伤害多少等等,为何这次没有呢?哈哈,难得没有中毒?真是菩萨保佑。

    “菩萨保佑没有用。”酒槽鼻冒出来道。

    每次这家伙出来铁定没有好事,果然一出来,乌鸦嘴一张,让小鱼儿心哇凉哇凉的。

    酒槽鼻发现小鱼儿鄙夷的眼神,也不避讳道:“系统之所以没有提示,那是因为你中的不是毒,而是病毒。别小瞧这一个字区别。毒可是一触即发,见血封侯。病毒可是有潜伏期的。”潜伏期是指病原体侵入人体至最早出现临症状的这段时间。不同的潜伏期长短不同,有的疾病短至几小时,有的则长达数年。狂犬病潜伏期长短不一,最短3天最长19年,一般平均约20-90天。

    那岂不知这东西就是埋藏在体里的定时炸弹。算了,管他呢?希望借助公孙先生的万能药吧。先处理一下伤口,然后在说,然后看着自己的中指,上面沾满的口水,倒吸一口气,这要多脏啊。找地方擦擦,结果发现这小孩的衣服还算干净,上去擦了擦。然后开始吸,将血液吸出来。用力吸,吃nǎi劲儿都用上了。

    马汉不知道小鱼儿干嘛,一个人一只手提溜着小孩,一只不知道干嘛。上去一拍小鱼儿后背,问道:“干嘛呢?”

    “呕”巧合,纯属巧合,脏血还在口中还没有吐出,结果被马汉这一拍,脏血入腹。瞬间他的脸sè苍白起来,连忙吐出指头,开始呕吐着,一滩血喷在地上。食指卡住喉咙,使劲他扣,试图将吞进去的血吐出来。

    马汉小声的问道:“小鱼儿,小鱼儿,你没事吧?”

    小鱼儿顿时七窍生烟,丢下小孩,双手拽住马汉的衣领,吼道:“你至多刚才做了什么?”

    马汉瞧着小鱼儿的眼神,道:“我……我不知道?”

    罗雄一瞧看着小孩的样子已经变化,大声道:“嗨,他被咬了。”然后在瞧小鱼儿的手,恍然大悟道:“哈哈,没有想到你也被咬了。”

    马汉想起那些被咬的衙役们的表及动作,再一瞧小鱼儿的血迹,明白了,体有点儿颤抖,道:“小鱼儿,保持镇定,镇定,公孙先生一定治好你的。”

    在没有狂犬疫苗的况下,张宇作为一个未来人,自然知道狂犬病这种病毒是无药可救的。之所以说,那是用来欺骗人的,安慰人心用的。

    本来中毒的希望不是很大,结果没有想到那脏血吞进了肚子内,小鱼儿焉不生气?

    “妹的……”

    “砰”张宇刚想要骂,结果后脑勺被重重的一击,登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打他的是罗雄,这种仇人落井下石可是很常见的,不过他倒是冠冕堂皇,很轻松道:“别看我,他被咬了,让他睡一觉,你们不会是想将他带在边吧?”

    包黑子目光如炬,只能生闷气,一下子损失一员大将,怎能不让他痛心。

    “罗参将,请你明白你的职责,你只是负责守住城门,城内的事,还是我包某人负责。”

    “喔喔,喔喔”罗雄笑道:“我可没有僭越,我刚才可是救了你的手下,若若不然,刚才又一个变成活死人了。”

    “现世现报。”安公公瞧着地上昏睡的小鱼儿自言自语道,打心眼里高兴,想起自己的上司郭公公的话,如果碰见这小鱼儿,能能死就要能死。谁知道百里之外的郭公公怎么知道天长县有一个叫小鱼儿的。正好,被疯狗咬了,倒是省下咱家动手了。

    抬头一瞧罗雄与包黑子正吵闹,上前道:“包大人,看来天长县是不能久待了。咱家可是一五一十的向皇上汇报。”

    “等等,安公公。”包黑子闻言伸手叫停道:“安公公,既然好不容易来一次。为何急匆匆的要走呢?”

    废话,这里可是疫重灾区,岂会在这里多待,你想死,我可不想死。连忙拱手道:“咱家只是说话筒,皇上说什么,咱家自然就说什么。这事也传答了,自然就回去咯。”然后对刘巡检道:“不知道,刘大人是否也回去呢?”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刘公公大叫一声:“啊!!!”地上的小孩不知道何时爬到了安公公的腿边,一口咬了下去。

    “放开,放开”吃疼的安公公抖搂着大腿。可是那熊孩子抱的相当紧。姓安的太监,失去了往rì的风采,转而变的恐惧,大喊大叫道:

    “杀了他,杀了他”

    然而任何人都没有上前帮住,谁敢啊,被咬了怎么办?

    〖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