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变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快,快,千万别被他咬了~~~”

    大清早的院内就乱哄哄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小鱼儿只能挥别庄周的老婆从睡梦中醒来,披上衣服就出了房门,醒醒眼睛,只瞧见满院子内的衙役乱做一团。一个很不幸的消息,一个衙役变异了,如同那郝大通一样成了疯狗到处乱咬。

    一阵秋风过外,那疯狗般的衙役流着九天水(口水),又饥又渴的样子,手化爪,在地下略按一按。和望上一扑。从半空里撺将下来。直奔小鱼儿而来,他被那一惊,睡意全无,一都做冷汗出了。

    说时迟,那时快,小鱼儿见疯狗衙役扑来,只一闪,闪在疯狗衙役背后。那疯狗衙役一时间找不到对象,疯狗般的朝着其他衙役奔去。

    眼疾手快的张宇,抄起水火棍做罗马标枪样。‘嗖’投掷过去。正巧插在两腿之间。然而似乎那疯狗衙役非常的灵活,竟然一下子逃脱了。可能昨天在大堂上用过一次。在那疯狗衙役的脑海里有印象,所以躲避了。

    疯狗衙役被激怒之后,朝着小鱼儿扑了过来,便把前爪搭在地下,把腰胯一掀,掀将起来。小鱼儿只一躲,躲在一边。疯狗衙役见掀他不着,吼一声,却似半天里起个霹雳。只一剪,小鱼儿却又闪在一边。这狂犬病让人变成动物般的攻击,爪子和牙齿是他最有力的的武器。一扑,一咬,一抓。不知疲惫的疯狂攻击着。

    然而小鱼儿内力经过一晚上早就恢复,丹田运气,经会yīn,游走足脉。两腿灌入真气,一跺脚已经是几丈远。抄起一个捕快的绳索,做成西部牛仔那种马绳索。使劲一甩,在那疯狗衙役的上,一阵电光火石将对方捆绑起来。

    衙役们纷纷跑来祝贺:小鱼儿真棒,小鱼儿呱呱叫。(那是蛤蟆。)

    小鱼儿抱歉,谦虚道:“哪里,哪里。”小鱼儿就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

    衙役们回答道:“是这样的,今天早上给一个兄弟送饭,结果这小子变异了,冲了出来。又咬伤了三个兄弟。”

    “郝大通?”

    一提到郝大通,那衙役似乎很生气,攥紧拳头,恨不能吃了他,道:“郝大通倒是没死。这混蛋怎么不去死啊。”

    “喔喔,我说伙计,你要知道,一旦他们被抓进县衙,他的子就属于大人了,生不生都是由大人说的算。”对方点了点头。

    小鱼儿拍拍他的肩膀道:“现在咱们有几个兄弟被抓起来,变异了几个?”

    “加上今早上被咬伤一共五个,还有两个变异。还死了两个。”有坏消息,当然也有好消息,好消息则是,那些被抓伤的衙役可以安全回家了。不过,公孙策还是交代他们的家人,一旦发现什么不对,赶紧通知衙门。

    小鱼儿闻声,装作黯然伤心的样子,缅怀一下。不管是谁,也不管是哪国人,死伤总是让人同,装装样子也可以。

    “抚恤金安排了吗?”

    “抚恤金?”那衙役愣住了,还没有听过这么文雅的词汇。

    经过了解,县里对于因公殉职的衙役从财政里拿出一部分来发给其家人。然而这远远不够的。所以需要大家来帮衬。谁家里不会遇到点儿难事儿。

    小鱼儿掏出5两银子递给刚才的衙役,道:“给他们的家人。”

    那些衙役们复杂的表瞧着小鱼儿,真是大方啊,活雷锋啊。手都忘记自己怎么拿过来的,这可是五两银子,一年才多少银子。赶紧将它收好。脑海里一直在强调,这都是人家的给份子钱。

    “那贾仁赐呢?”

    “一直虚弱,还没有变异。”

    这家伙还真能抗啊。小鱼儿倒是有兴趣去瞧。来到贾仁赐关押的小黑屋,推开门,瞧见他被绑在柱子上。嘴唇发白,两眼无神,早就没有了在大堂之上叱咤风云的形态。

    “怎么不给他水啊?”

    “哪儿?给他了,他不喝,全给踢翻了,然而一个人躲在墙角儿。所以俺们才将他栓起来。”

    “他不咬人吗?”

    “倒是不咬人。”

    “以后给他洗澡,给他灌水,但一定注意安全。”小鱼儿交代了一些。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道:“小鱼儿,有人来找你。”一袭香味儿袭来,不用想,就知道是马小玲来了。这小妮子还真的jīng神好啊,这么早,就不会睡个养颜觉。

    “嗨,小玲姐,找我干吗?”

    “不是我找你,昨天晚上的那个小乞丐找你。”

    “嗯?”小鱼儿奇怪的表看着马小玲。

    马小玲以为小鱼儿误会了,连忙道:“我……”

    “不用解释,肯定是去董依依哪里吧?”小鱼儿道。

    马小玲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一股药草味儿?不用问,肯定是帮人家拿东西吧?”

    “是啊,今天公孙先生要和依依准备做药方,希望能够治疗他们?”

    马小玲跟着小鱼儿出了衙门,小秀才早早的等待,看着小鱼儿出来,马上颠上前。谄媚的笑着:“小鱼儿,小鱼儿,我在这里。”

    不用喊那么大声吧,又不是看不见。小鱼儿心理埋汰一下。到了跟前:“说吧,找我什么事?”

    小秀才一听这话,脸sè变了变,心中不爽。羡慕嫉妒恨,你倒好做了捕快,一飞冲天了。对俺就不上心了。呜呜·····

    这一切都被小鱼儿看在眼里,知道他的小心思。不耐烦道:“行了,今天衙门里死了两个衙役,事烦着呢?别在跟我耍心思,赶紧说。”

    “嘿嘿”小秀才一听,顿时解除了芥蒂,连忙道:“这个不是你让我查那疯狗的事吗?我们这几天都在寻找你交代的事,可是突然之间一只流浪狗都没有发现。”

    “难道,包大人发布通告,让人打狗?”小鱼儿闻言,暗忖道。可是又一想:“不对啊,最近公孙先生一直都忙,哪里有时间写布告?”

    “那些狗到哪里去了?”

    小秀才笑道:“小鱼儿果然聪明,没错,我们兄弟在三里庄发现了端倪,哪里犬吠不止。有人暗地里收购流浪狗。”

    小鱼儿闻声,心头一惊,急忙拉着小秀才转进了衙门。

    “小鱼儿,小鱼儿。”马小玲在后面叫喊道。可惜小鱼儿没停住。在原地蹦跶了几下,埋怨道:“真是的。”

    “大人!!!”小鱼儿冲进了包黑子的房间。

    只瞧见一个女人,他没见过的女人正和包黑子卿卿我我。待他们回头,连忙用手遮挡:“非礼勿视。对不起,大人,我不知道你在晨运……”

    “晨运你个头啊?”包黑子没声好气骂道,只瞧见那女人被撞击了好事,脸sè红晕,一朵桃花满面chūn光。

    包黑子整整衣容道:“这是我妻子。”

    小鱼儿低着头连忙抱拳,请罪道:“不知道嫂夫人驾到,有失远迎。”抬起头来,正眼一瞧,那女子约摸二十七八岁年纪,风姿绰约,容貌极美,连忙小声但足够他人听见的声音,算是无心之语,道:“大人,这是嫂夫人?不会吧,也忒漂亮,你不会是勾搭了皇家某位公主吧?”那个女人不听好听的,这无心之语更加的受用。

    “扑哧”那美娘倒是用手遮挡,扑哧一笑。

    包黑子看着自己老婆开心,自然也心中一喜,不过面上还是教训道:“油嘴滑舌。”好歹我是老爷,你这小兔崽子没大没小的。

    “说找老爷我什么事?”

    说到正事,小鱼儿马上换了个人,不在调皮,也不在打诨,一般正经道:“大人,是这么。这么况”小鱼儿将这件事事从头到尾给他讲述了一遍。将自己的想法也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包黑子陷入了沉思,而此刻的嫂夫人则是倒茶给小鱼儿。冲着他微微一笑,愣是被看傻了,古代真是这么回事啊,越是丑的男人娶的老婆越好看,难道古今中外的审美观点不一样?

    小鱼儿正口渴,于是嘟嘟喝了一口,问道:“嫂夫人有妹妹吗?”

    “问啥呢?”包黑子从后面削了小鱼儿一个后脑勺。

    小鱼儿摸着被削的地方道:“问问而已。”

    “有一个,在阎王哪里,你敢娶吗?”包黑子好像吃醋了。是啊,是个男人都这样。

    “还愣着干嘛?赶紧叫人,咱们开拔。”

    〖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