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真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这是手机传送的,让家先先睹为快。为乐能进去,这个月手机流量又超了,呜呜,求赞赏,求粉,求收藏.........

    “小鱼儿,你说这个是不是那四个亡命徒所为?”

    “不可能,那些家伙杀人如麻,也不会用栽赃这种小把戏。”小鱼儿暗想,到底是谁杀了死者呢?必然是与杜冲之间有冲突的。

    陈少卿与死者利益冲突,迎宾楼掌柜子与死者也有利益。然而这两个太肤浅了。不会为了这么点儿小事去杀死者。难道是以前,死者做官的时候惹到什么人?那也不用等到今天杀他?不对,能够做武官必然有两把刷子。而杜冲死在茅房里,一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想必此人一定是他所熟悉的人,让他放松了jǐng惕,也只有熟悉的人才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其杀害而没有反抗。

    小鱼儿蹲下查看死者的伤口,死者腹部戳了5刀,难道死者不叫吗?然后朝着死者的嘴巴瞧去,掰开下颚,在牙齿处发现了一些麻线。

    当时应该是这样的,那熟悉的人将死者送到厕所,用麻布堵住死者的嘴巴,快速的戳了5刀。

    熟悉的人,应该是在场的几位,那到底是谁呢?不知道怎么回事?小鱼儿脑海里开始翻江倒海般的思考。就像一台jīng密的计算机不停的推算着,各种各样的可能xìng一一排除。

    马小玲想帮助小鱼儿,待了解了全部过程之后,认准了打晕小秀才的人肯定是凶手。问道:

    “难道你就没有看见打晕你的人?”

    小秀才虽然酒醒了,然而头很昏沉,摇头道:“灯光很黑,我喝的醉熏熏的,哪里会看清是谁?即便那个时候有人站在我面前,我也记不起来啊。”

    马小玲攥紧拳头照亮着道:“你给我好好的想想啊!”

    在马小玲的威之下,小秀才只好努力的思考,突然间朦胧之中有点儿曙光,马上高兴道:“对了,我记得有人将我扶过来的。”然后眼神马上暗淡下来,道:“不过不知道是谁?可扶我的人太多了。”

    “难道你就没看清楚那人的长相?”马小玲继续问道。

    小秀才想了想还是毫无头绪,摇头道:“没有。”彻底失望了,恨不能将他吊起来打一顿。

    小鱼儿想的有点儿头晕,在加上喝了点儿酒,头更加不好使,在旁边的水缸洗了一把脸,秋意的凉风吹着然他感觉到舒爽。马小玲拿过毛巾递给他。

    小鱼儿点头道:“谢谢。”、

    马小玲问道:“小鱼儿,倒是谁是凶手啊?”

    擦拭完毕之后,突然间脑袋一阵灵光,他想到,可能厕所不是第一现场。对了,怪不得奇怪呢?妹的,原来是这里。

    的确,如果是尸体是在马桶上被杀,应该这样,左手拿麻布压住他的嘴儿,然后连捅数刀。头必然仰面。而进来看尽的则是他低着头。那么一定就是对方从后面捂住对方的嘴儿,反手匕首杀之,这样就不会喷shè到血迹。

    然后小鱼儿来到茅厕借助火把瞧见,果然没有血迹。在四周的木板上也没有,只有马桶上有。说明这些都是后来流出的血。

    在毫无头绪的况下,包黑子准备改天再审,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哈哈~~~”小鱼儿突然间一阵笑声,划破了夜空。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我就知道,小鱼儿最聪明了。哈哈~~~”马小玲看着小鱼儿骄傲的样子,倒是为他高兴,不知不觉的她多关心他已经成事实。

    包黑子问道:“小鱼儿你破案了?”

    小月也jīng神一阵:“你知道谁杀死我爹爹的凶手了?”

    罗雄瞧见小月那份激动样子,暗暗嫉妒,鼻孔出气。看你有什么好说的。小心闪了舌头。

    小鱼儿露出迷人的微笑,引起那些女粉丝的惶恐,点头道:“没错,凶手很诡异,竟然想到这种办法,然而太画蛇添足了吧。”眼睛直直盯着杀人凶手道。诡异的笑了笑道:

    “凶手并不是在茅厕中杀死杜老爷,而是在这里。”他指着盛水的大缸继续道:“诸位请看这里,血迹是即便被擦拭了,还是会留下残留。”

    “这里什么都没有?”众人瞧见那大缸的壁上。并没有留下痕血迹。

    小鱼儿笑道:“或者这样你们就会看清楚了。”然后拿出了一个小罐子。就是醋酸与烈酒配比的溶剂。

    这是小鱼儿将在义庄的事跟公孙先生说过之后,经过他无数的实验,终于找到了一种能够显现出血迹的方法。老陈醋跟烈酒对比出来的溶剂放在一个小陶瓷罐子内?这是用来查看血迹的古时候最好方法,他可是跟公孙先生非了好大的劲儿才搞出来的古代版的血迹显现溶剂。(如果对方用现在的清洁剂洗刷的话,这玩意就没用了。)

    物品:显血溶剂

    作用:能够将擦拭掉的血液显血出来,呈现翠蓝sè颜sè。

    制造者:张宇(炼金术)

    将溶剂滴在大缸的壁上,道:“如果呈现翠蓝sè颜sè,则该处存在血迹或可疑斑块是血迹。好了,让我们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小鱼儿刚刚说完,水缸的壁上呈现翠蓝sè颜sè,众人皆是惊奇,还真的管用。

    包黑子问道:“凶手真的在此处被杀?”

    小鱼儿点头道:“凶手正是在背后捂住对方的嘴儿,反手捅死。”

    “反手?”

    “对,如果是正面刺杀,伤口一定是下深上浅。就像这样。”小鱼儿攥紧拳头比划着拿匕首的动作,人类有习惯xìng的动作反shè,由下向上捅。又道:“如果是反手则是上深下浅。”

    “他为什么这么做呢?”

    小鱼儿比划着两根手指道:“有两个原因,一则是本想伪造成死者自杀。毕竟自杀是要反握匕首。二则,不想喷shè自己一血,避免怀疑。如果在茅房里,空间太小无法施展,而且容易被发现。”

    “可是在外面一样也会遇到麻烦?”

    小鱼儿又道:“所以,凶手不止一个,而是两个人。”

    “什么?!”

    小鱼儿道:“一个凶手成功的惑,而另一个凶手则是背后下手。不过可惜,百密一疏。”

    “是什么?”

    小鱼儿笑道:“凶手杀了杜老爷的后,本想制造出自杀的假想。正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间闯了进来,那个人就是喝醉的小秀才。”

    “对了,我想起来了,是的,是有两个人夹住我。那人上有一股香味儿,好像是一个女人。”小秀才想着残存的记忆道。

    待杀手杀了杜老爷的时候,小秀才突然间闯了进来,两个人非常的慌张。

    只听见,小秀才含糊其辞道:“别扶我,我没嘴儿,我还能喝三百杯~~~不信,咱们就干,要大碗,呕~~~”吐的一塌糊涂。这也是小秀才的脚上粘念着呕吐物。

    凶手赶紧上去架住,似乎这小子根本就没有发现刚才的事。将其送到茅厕门口,趁他撒尿的时候打晕。然而这个时候却发现杜老爷尸体僵硬已经无法握住匕首,不能制造出自杀的假象。两人一合计只好嫁祸给小秀才。

    “我说的对吗?店小二?”

    店小二脸sè苍白,道:“喂喂,你怀疑我是凶手?别忘了我之前一直跟你在一起啊?怎么可能呢?”

    小鱼儿微微一笑:“我不是说过吗?你中途消失了一段时间,这一小段时间,对杀一个人来说绰绰有余。你就是利用这一点儿去杀人。”

    店小二极力的争辩道:“可你没有证据啊?”

    小鱼儿笑道:“证据当然有,拿出来吧。”小鱼儿来到杜家婢女旁,伸出手。

    杜家婢女一时紧张:“拿…….拿什么?”

    “你的亵渎之物。”

    小月与马小玲两人脸红碎口道:“流氓”“sè狼”

    小鱼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今天吃的是莲子粥对不对?”原来小鱼儿在周围发现的呕吐物中,有很大的不同,几处呕吐物含有酒jīng那是小秀才吐的,里面多数是鸡鸭鱼很臭。而另一处则是粥类,没有酒味儿。

    “你怎么知道?”

    小鱼儿笑道:“因为你怀孕了。”其他女人有点儿不懂,听到这里似乎也不懂得,毕竟在场的两位都是未经人事的小女孩,刚刚来月cháo,哪里知道怀孕的事

    不过小月有一个经历过的姐姐,惊讶道:“对了,我听我姐姐说,女人怀孕了,就不能来……”茫然羞愧,真的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这个从女孩子嘴里说出来真的…….就好像熟透的秋天的苹果。

    小鱼儿瞧着小月,这小妮子还真的,笑了笑,转移一下视线,连忙道:

    “你怀孕了,怎么会来大姨妈?想必你那沾血的麻布应该是堵住杜老爷是嘴儿后用用来擦拭这水缸上的血迹吧?我想那个麻布,应该有店小二的标记吧。”

    在看这店小二脸sè苍白,一脑门儿的冷汗,用手去擦拭,体绷硬不知道如何是好,看了一眼婢女,咬了咬牙道:“都是我一个人所为,与她无关。”

    原来是杜老爷看上了自己的婢女,强行与她发生了关系,后来呕吐引起了店小二怀疑。今rì杜家婢女将杜老爷扶过来上茅房,杜老爷sè心又起,想来个野战。正巧被店小二发现,一怒之下杀了他。没有想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包黑子融会贯通的将案整理了一边,在加上罪证,还有凶手也负罪,看来今天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正要下命令给衙役的时候。

    “原来是你杀了我的岳父,杀人者恒杀之!!!”一瞬间,罗雄手持长枪一记穿云刺,长枪入腹,鲜血淋漓。

    发生的速度太快了,没有想到罗雄竟然会来这一招,只瞧见店小二口吐鲜血,一只手拿捏着长枪,一只手指着罗雄道:“你……”却再我声音了~~~那眼神中似乎透漏出不甘心。或者在向世人说着的不公。

    “呜呜~~~小二!!!”那杜家婢女奔过去扑在小二的尸体上哭喊着,很悲痛,很悲痛,似乎很伤心,很伤心~~~

    后记,

    没有办法,古代对于复仇这种事,真的没有明文规定。再加上罗雄又是官,所以包大人只能怨恨。同时还有小鱼儿,妹的倒手的奖励又要缩水了。

    某rì,高邮湖岸边,

    “到乡下之后,好好的照顾自己。我会给你安排。”将杜家婢女送到船上。

    “要不要派人杀了她?”

    “难道你不懂yù盖弥彰吗?”

    “可是我怕她会告密?”

    “告密又怎样,她又没有证据,也没有我的把柄,即便是包黑子也不是拿我没辙吗?”

    (案件会继续?还是会发展,我们总是拭目以待,这个案件算是告一段落。)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