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第一百章了,不容易啊,兄弟姐妹们,给位读者大大们,求粉啊。可怜可怜小僧。粉丝都没有突破一百。呜呜~~~~~~

    经过这第一目击证人的阐述,众人了解到,原来这女人大姨妈来了,所以要想找地方换布,结果她所开的门正巧是杜冲所上的茅厕。这古代男女是不分的,都是共用。(为什么现在没有啊?没有古代开放。)

    那女人瞧见恐怖一面,所以才大喊大叫。结果小鱼儿一来,她以为是凶手,吓晕过去了。

    “那第二目击证人呢?”包黑子问道。

    小鱼儿指着自己道:“我就是第二目击证人,剩下的则是这两位,罗参将跟他的……小姨子。”

    小月连忙脸红,用手遮挡一下,现在哭泣的眼泪将她的装束给化掉了,伤心,还有羞愧。复杂的表呈现在脸上。

    “先问问店里的人?”小鱼儿道,包黑子应承了一下,做大人不要事事亲躬,难得有一个好手下,还不要工资。

    迎宾楼的掌柜子,店小二被叫到这里来。因为整座酒楼都被杜家包了,所以除了杜家的人,就是酒楼服务人员。

    掌柜子被叫到后院后,闻言,露出惊讶的面容道:“什么?杜老爷死了?怎么回事?天呢?我可怎么办啊?”

    “呃?”小鱼儿看着掌柜子如此的激动怎么回事?于是问道:“你好像很失望啊?”

    “那是当然了。”掌柜子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买家接手。完了,完了,这下完了,我哪里还有钱还债啊~~~”

    “怎么回事?”张宇问道。

    原来今天晚上,掌柜子是与杜冲谈判,希望能有一个合理的价格收购。迎宾楼地理环境不错,而上座率也很高,在县内也是数一数二的酒楼,老顾客很多。

    杜冲老爷子自然也希望转行做这酒楼业,所以两人就一拍即合。今天杜冲就带着家眷来这里试吃,满意了,就给钱买下。谁知道招来横祸,杜冲这一死彻底的断送了掌柜子的希望。

    难道是商业竞争导致纠纷引起杀人事件?小鱼儿暗想一会儿,问道:

    “你欠谁的钱?”

    掌柜子撇撇嘴儿道:“还能有谁?”

    “陈少卿?”小鱼儿问道。

    掌柜子眼睛一亮,随即狠下心来,眼睛道道利光,道:“就是她,这该死的寡妇,臭婊子,不给人活路。”

    估计这掌柜子对陈少卿的怨恨可不是一年两年了。男人对女人如此,至于吗?

    “不会是你的老相好,结果……”

    掌柜子连忙摆手,哈哈一笑道:“没有,没有的事儿。我跟她没关系。”瞧见这掌柜子一脸紧张的样子,

    小月攥紧小粉拳,愤愤又道:“一定是那可恶的女人,找人暗杀我爹爹。哼。”转对包大人道:“大人,你赶紧派人将那坏女人抓捕啊。”的确,陈少卿有这个动机,而且家也离这里不远。所以怀疑是正常的。

    包大人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小鱼儿上前道:“只是嫌疑,可以请她来问询。”包黑子派人去传讯。

    “掌柜子,半个时辰左右你在干什么?”

    “什么?你怀疑我?”

    “只是例行公事,请你回答,如果你没有目击证人,你也与嫌疑。所以希望你老老实实的配合。”

    掌柜子瞧见小鱼儿那认真的样子,只好老实回答道:“我一直在厨房忙。老康可以作证。”

    “老康?”

    “哦,我们店的大厨。糖醋鲤鱼就是他的拿手菜。”

    “派人传老康过来。”

    又问道:“你最后一次见死者是什么时间?”

    掌柜子想都不想道:“是在他上茅房的时候,我给他指的路。然后我就去厨房了。看菜好了没有。”

    “那你呢?小二?”

    “喂喂,小鱼儿,你不会怀疑我?天地良心啊。我可是奉我们掌柜子全程伺候你们啊。你见我的机会,可是多则呢?”

    “不对,你半个时辰之前消失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大概半柱香的时间,足可以让你杀人来回了?”

    “什么脑子啊,喝醉了还能记住?”店小二暗忖。

    小月闻声,瞧着这个店小二,似乎有点儿眼熟,一时间没想起,但是今天晚上他可是光顾了许多回,一定是这样。越想越觉得这店小二可疑,指着他到:“是不是你?!”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店小二慌张的争辩。

    的确店小二失踪了一段时间,他之所以来,是因为与某个人约好了。他的目光瞧了一个人,脸sè微红,好像是谈恋的羞涩小男生。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小鱼儿未来也经历过,谁不是从青苹果到红苹果经历的,那种感觉就好像就是初恋。

    “哦,你与杜冲家的婢女有一腿?”

    顿时,店小二脸sè大红,急忙羞涩解释道:“没有,没有……”已经语无伦次了。

    小月推了一把那婢女,问道:“是不是这样?”

    只瞧见那婢女点了点头。原来这两人私通,以前一起买过菜认识的。

    就在小鱼儿询问的时候,陆续有几人过来,一人就是厨子老康,一人则是陈少卿。而另一人?不说也罢。

    “小鱼儿,你忒不地道了,请客,也不叫上我。”马小玲出场,双手掐腰上前,气鼓鼓的就责问张宇。

    结果没有瞧清脚底下。踩在软乎乎的东西上,脚一歪,跌撞进小鱼儿的怀里,被他抱了个满怀。马小玲不由的脸sè一红。幸好天黑,不见岂容,要不然糗大了。

    “啊!!!好痛啊?”

    马小玲以为是张宇叫,撅着小嘴儿道:“便宜被你占了,还叫什么?”

    小鱼儿一本正经道:“不是我。”

    “我说大姐,高抬贵脚啊。”原来马小玲踩着的是小秀才的脚。

    “啊”马小玲急忙躲在小鱼儿的后,稍稍的探出头来,才看清那人的脸型,原来是乞丐啊,吓了一跳。

    “咳咳”包黑子咳嗽几下,示意小鱼儿注意场合,这里是凶杀现场,苦主还在旁边你,还好意思打骂俏。

    “都是你。”马小玲满脸通红埋怨道。狠狠的在小鱼儿的腰上扭了一把。

    面对如此刁难,我们男人只能选择默认,跟女人讲道理那是讲不通滴。

    包黑子问道:“康师傅。”

    厨子老康连忙拱手礼道:“大人,小人承受不起,叫我老康就好了。”

    “老康啊,半个时辰左右你在哪里?”

    老康回答道:“小人一直在厨房忙碌,因为今天有大人物来,所以掌柜子交代吩咐我亲自下厨。毕竟这关系到未来事业问题。所以在下一直忙碌,并没有离开过厨房半步。”

    “掌柜子半个时辰之前是否到过厨房?”

    “到过,站了一会儿就走了。”

    “时间多久?”

    “大概2漏斗。”古代计时用的,一漏斗则是,15分钟左右。2漏斗则是半个小时。自然不是说的那种沙漏。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玻璃制品,是水漏斗。也叫滴水计时。不过这种计时器,不是很好用,因为冬天水容易结冰。不过这难不倒中国人,后来就改用流沙。

    小鱼儿闻声,感觉到奇怪,这厨子老康觉得几把刷子,不为别的就因为那种隐隐约约的气势。他说了一个词‘在下’,这个一般都是江湖人士自称。古往今来,厨子都是用刀的高手。

    通过盘问,那么说掌柜子就没有可能行凶了?马上乐道:“我说是,我怎么可能是凶手呢?他死了可对我一丁点儿好出没有。相反更加的有坏处。”然后狠狠的盯着那漂亮的少妇寡妇,宅男杀手的陈少卿。

    只瞧见她根本就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掏出一把小铜镜照耀着自己,生怕刚才匆忙搞乱的发丝。那就丢大发了。

    然后做万福道:“民女陈少卿参见包大人,不知道包大人有何贵干啊?到府上不是更好吗?如此之地,多么煞风景啊。”不吭不腔,表达自己的不满。

    包黑子拱手道:“这么晚了,让夫人来此,包拯叨扰了。”没办法谁让这陈少卿是天长县目前的财政大户啊,每年的税收可是从她哪里来。

    陈少卿惶恐道:“这要吓着民女了。大人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哼?”小月狠狠的瞪了一眼,她可不会像包黑子如此的估计。

    “我问你,我爹爹是你杀的吗?”

    陈少卿闻声,掩面一笑,道:“妹妹。杜老爷子,也算是我的长辈,我岂会加害与他?”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事实真相了?”小月还会唬人的方法。倒是让陈少卿一惊,不过她马上释然,瞧了一眼小鱼儿一脸茫然的样子。就知道这丫头是在唬我。笑道:“妹妹啊,虽然我比你漂亮,但是也不用这么嫉妒?”

    “你!!!”小月说了很多你字却你不出来。愤愤不平道:“包大人,你怎么还不抓她啊?”

    “小月姑娘,请你搞清楚了。抓人是官府的事。”

    “你就是凶手?”

    “哦,我还认为你是凶手呢?”

    “小姨子勾引姐夫,你爹爹不许,你就恼羞成怒杀了自己父亲。这也是杀人动机。”

    被陈少卿这么一说,小月的脸sè登时脸红,然后煞白,虽然古代姐妹同夫也是常有的事,毕竟男人是三妻四妾的。可是被人说成勾引,那就是狐狸jīng了。而且还挖自己亲姐姐的墙角,这就有点儿大逆不道了。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小鱼儿就如看戏一般喃喃道。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