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他摸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小秀才喝的有点儿多,难得有酒,难得高兴,醉醺醺,跌跌撞撞转去茅厕,醉酒中道:“不用扶…呃……我能站的稳……”打了个酒嗝儿,一的酒气,喷shè在对面的人。

    不过来人将他一步步扶到茅厕,小秀才打着酒嗝道:“呃,谢谢~~~”

    他醉熏熏的眼前一片朦胧,摸进了茅厕门,解开裤腰带就撒。

    “哗啦啦”洒水的声响,“啊~~~好舒服~~~~”

    “今天的酒真的不错的。”撒完尿的舒服后的小秀才含糊其辞的道。系住腰带,刚要转

    “砰”后脑勺被棍棒击中,登时晕了过去。一个黑影出现,嘴角儿扬起,露出银白的牙齿在黑暗中格外的耀眼。

    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rì复明rì。好酒,小鱼儿也喝的有点儿多了。

    问道:“小秀才呢?”

    “秀才哥,好像去解手(方便了吧?”

    “哦。”小鱼儿朦胧中点了点头,觉得有遁意,也想去方便一下,准备起去茅房。

    月一人高,秋意很凉,张宇仗着酒力大胆的摸进。突然之间,

    “哎呦”一声叫喊,一声倒地,不知道撞到什么人了?定住形,仔细一瞧,竟然撞到了一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迎宾楼前斗嘴的俊俏的公子。

    小鱼儿也装模做样的坐在地上,厉声道:“你竟然袭击公差?好大的胆子,想跟我去衙门不可?”

    俊俏的公子闻声,岂有此理,捕竟然如斯,这还有王法吗?酱茄子般的脸sè道:“明明是你不长眼睛,我被撞哎?”

    “哦?是吗?这么大的路,你不知道靠右走吗?我可是靠右走的。你不遵守交通法规,被撞了也是你的错。”小鱼儿可是胡搅蛮缠的功夫一流,反正白的也能说出黑的。

    交通法规?大宋有这条法规吗?那俊俏的公子摸着头心忖。

    “好了,念在你初犯,小爷我就饶了你。”小鱼儿伸出手道:“愣着干嘛啊?别挡道。”伸手在对方的前推了一把。谁知道这弱腹肌之力的小子竟然一下子推到,比软妹子都不如啊。

    “你……”俊俏的公子铁青的脸sè,一触即发的怒气一览遗,肩膀不断的剧烈颤抖着,声音渐渐变调。近乎绝望的红了眼眶,眼泪被试着强行隐去,但还是在意料之外、不在希望之内流了出来。多时忍耐的怒气彻底爆发。

    低垂着头,紧紧握拳,用仅有的疯狂不假思索地吼出来:“我要告诉我爹去。”

    小鱼儿听着这句话怎么耳熟啊?难道是官二代?或者是富二代?不屑一顾,撇撇嘴儿道:“去吧,找你爹喝nǎi去吧。”

    “你爹才有nǎi呢?”俊俏的公子撅着嘴儿道。

    “多大的人了,还哭鼻涕,害不害臊啊?”

    丢下这一句的小鱼儿,连瞧都不瞧他一眼,准备上茅房。

    俊俏的公子道:“你……”但是瞧见他已经走远,生气的跟上来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明明是你不对吗?”

    小鱼儿向旁边一闪,挣脱道:“喂,别拉拉扯扯的,虽然你长得很靓仔,但我不搞基。对你没兴趣。”

    “搞基什么意思?”

    小鱼儿整整的瞧着他,冷笑道:“就是卖股。”

    卖股?俊俏的公子细细一想,顿时脸红,紧紧握拳,用仅有的疯狂不假思索地吼出来道:“你竟然说我是jì女?”

    “错,不是鸡,是鸭。”小鱼儿指着对方一般正经的纠正道。

    俊俏的公子正要发怒,就在此刻,一声尖叫响起……

    小鱼儿连忙伸出手掌,将俊俏的公子拨开,手又一次触碰到了俊俏的公子的部,大的。

    而此刻的俊俏的公子,双颊布满绯云,喘着粗气瞧着小鱼儿铁青的脸sè,肩膀不断的剧烈颤抖着,一触即发的怒气一览遗。

    小鱼儿而道:“别出声。”仔细聆听那声音,断言道:“声音很惊恐。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在这边。”然后朝着茅厕方向冲过去。

    “你给我站住!!!”后面俊俏的公子大喊道。

    然而此刻的小鱼儿早早的跑远了,来到了茅厕的位置,正瞧见一婢女惊恐尖叫,小鱼儿上前,捏着对方道:“到底怎么回事?”

    婢女被人突然间从背后拿捏,顿时吓晕过去,小鱼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靠,我有这么可怕吗?

    转过去,正瞧见一人手里拿着匕首躺在哪里。附近一片液体,不知道是尿还是血水。走进仔细一瞧,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小秀才。难道死了?速上前,摸着对方的颈脉,还有跳动。顿时松了一口气,被这小子吓死了。

    在一摸那液体,一股血腥味,粘稠,他上的血哪里来了?打开茅厕门之后。只瞧见一人蹲在马桶上,耷拉着头,上肢自然下垂。上前一抹,已经冰凉冰凉。早已死去多时了。

    此刻有人急冲冲的冲了进来,一瞧地上躺着一人,尖锐的声音划破了夜空,响切在迎宾楼里。吸引了周围的人注意。

    纷纷嚷道:“怎么回事?”

    “小月?”

    原来这个俊俏的公子竟然叫小月。也太娘了吧?

    “姐夫?”叫小月的俊俏公子听见声音,一把扑进了来人的怀里。那来人生得长八尺,浓眉大眼,阔面重颐,威风凛凛。步伐颇有章法,几丈之内竟声音。一武功内敛,应该是高手。

    手挽怀抱俊俏小月,拍打其后背安慰道:“别怕,别怕,有姐夫在,些许小贼必然不敢近一丈之内。”

    “我进一丈如何?”小鱼儿突然从后面出现说道,还不待人回话,又道:“两个大男人楼楼抱抱成何体统,有伤风化,哎~~~咱们大宋就断送在你们这群男不男,女不女的上,呜呼哀哉”

    小月闻声,一脚踹在小鱼儿上,将其踹到在地上。一声惨叫,小鱼儿扭头道:“喂,你干嘛踹我啊?”

    “踹你,我还打你呢?”小月双手掐腰,抬腿就来。

    小鱼儿厉声道:“喂,我可是公差,你竟然打我,小心我抓你坐牢。”

    “好大的口气。”小月的姐夫虎威一震,道:“哼,即便是你们包大人见我,也礼让我三分,你个小小的没品没级的下捕,竟然造次?”

    小鱼儿也不是吓大的,暗运起内力与之较劲儿,手按在腰刀上,目光始终不离对方。

    而对方蔑视的眼神盯着小鱼儿,一阵凉风吹过。

    小月想起之前这小捕带给自己的耻辱,立马撅着嘴儿道:“姐夫,他摸我,你给我教训他。”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