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王大财的绑架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小贼被张宇打了一掌,却依然坚强的爬起来逃跑了,逃走的时候,不时的回头狠狠的咒骂一顿。

    张宇拾起了小贼丢弃的荷包,那少妇上前就夺荷包,呛道:“那是我的。”

    小鱼儿一瞧她,一个地地道道的少妇,从年纪上看来有点儿熟女,头发盘卷着,插着簪子,额头上少许的汗水。不失一阵美丽的风景线。此少妇颇有姿sè,属于成熟xìng御姐流,然而较比佟老板娘那种还差的远,也算是一种类型。

    少妇被他这么一瞧,也心中小鹿乱撞,有点儿害羞,刚才还真的不好意思。

    连忙道歉道:“不好意思,光看我的荷包了。”

    张宇将荷包还给她之后,少妇一个劲儿的说谢谢。

    此刻,一男人窜出来,眼神中充满了关心,上前拉着少妇的手,急切关心道:“余香,你还好吧?没受伤吧。”原来这少妇名叫余香,一股桐油味儿,也叫余香。这搞不懂,古代人的审美观点。

    张宇在一旁细细打量着那人,此人高八尺有余,臂膀有力,短衣打扮。伙计?不像,竟然拉着少妇的手,不松开,这于于理说不通。

    少妇瞧着张宇在看他们,脸sè一红,连忙抽回手,不好意思的对小鱼儿道:“这位是我的小叔子。”原来是她的小叔子啊。可是瞧这样子,不像啊。两人倒是有点儿夫妻相。

    “哦。”张宇点点头,抱拳道:“在下张宇,本县的……。挨咬哎……”脸sè有点儿难受,紧紧的捂住腹部,道:“哎呦…….对不起,你们就有茅厕吗?”

    还不待人家回答,就闻着味儿进了他们的桐油铺的院子。

    人有三急,内急可是等不了啊。还好,古代的味道儿很大,不免还找不到,这位置也太偏僻了。匆忙进入茅厕,解开裤腰带,蹲下,顿时舒爽起来。脸sè露出幸福的喜悦。

    突然之间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个时间能够进入他三米之内的也就是那丑家伙了。

    “嗨嗨,别挡着我的光线,一边去。”挥舞着,让酒槽鼻一边呆着去。

    酒槽鼻捏着那鼻子道:“嗨,我可是来发任务的。”

    “啊?!”张宇脸皮闪了闪,‘啪嗒’,还真爽。

    “说吧。”

    酒槽鼻道:“你包裹里有一个卷轴——王大财的绑架案。问你是否接。”

    “啊!?”张宇道:“你说呢?”

    “好吧,该死的的,连上厕所,都让我接任务,烦不烦啊。该死的,迟早被你们搞死……”一顿牢sāo之后,酒槽鼻不触及这眉毛,赶紧溜。他本来就是系统jīng灵,说的好听是服务宿主,然而明显的事是,这丫的就是系统的走狗,监视宿主的狗腿子。

    片刻之后,张宇jīng神抖擞的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从院子内的大缸内舀了一瓢水,洗洗手。

    “你怎么让他进来啊?”

    “人又三急,想拦也拦不住,你也知道他是捕快,我敢拦吗?”

    ……

    张宇走过来,欣喜道:“吆,吃饭呢?”

    两人赶紧闭嘴儿,冲着他笑了笑,口直心快的费余香道:“要不吃点儿?”

    张宇可是不客气啊,包黑子不是常说,民是水,官是鱼,鱼离水而不活,鱼儿要溶于水吗?

    厚颜无耻的坐下,拿起筷子吃了起来,桌子上都是家常小菜,口味还很不错。

    两人楞楞的看着小鱼儿吃饭,颇为尴尬,心想,这家伙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吃啊?”张宇吧唧着用筷子指着饭菜道。胡脱脱的自己是主人,而对面两个则是客人。

    两人也只好吃了起来,场面异常,叔嫂一桌还安插着一捕快,虽然年纪不大,但,却不敢忽视。

    张宇不适的冒出一句道:

    “看见你们般配的。”

    两人一囧,连忙道:“小兄弟,你说笑吧?”

    “不,你们难道没有发觉,你们相处这段时间里,不自的为对方着想吗?”

    两人彼此的望着对方,好像能够读懂一般,交流一阵,被张宇瞧在眼里。

    “看,这多好啊,彼此之间相互恩,相互依靠这么多年。恩?三年了吧?三年可是不短的时间,人生有几个三年,大好的青chūn年华,可不要浪费。”

    两人沉寂了一会儿,继续的吃着米饭。张宇继续说道:

    “王大财三年前被人绑架,遭遇了不测,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然而他毕竟是遭到歹人。你说对吗?二条”

    王二条明显楞了一会儿,然后敷衍一下,道:“我…我兄弟遭遇不测,的确是让人痛心的事。”

    “您说呢?费女士”

    费余香小拇指勾栏一下发丝,捧着碗不知道如何说,怕多少有害。看了一眼王二条,然后道:“我觉得,我觉得,他只是失踪,一天没有找到他的尸首,我就一天是王家的媳妇。替他照顾好生意。”

    王二条闻声,明显激动,道:“余香,别傻了,他已经死了。流了满地的血,还能活的了吗?”

    似乎她有点儿不愿,松开了被王二条拿捏的手,不在理会他,而是继续吃着饭,似乎很坚决。

    有趣儿,张宇思考着,然后放下碗筷道:“吃饱了。”伸伸懒腰道:“今天的饭菜,还真香。”然后走到院子内,瞧瞧树,瞧瞧风景。

    刚才由于内急还没有好好的看看这桐油铺的院子。环顾了一圈,其实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和大多数商铺一般,院子内放着大缸,似乎就是桐油。柱子上写着‘小心火烛’。

    院内是青石砖瓦铺路,这是?小鱼儿发现了一些端倪,很奇怪的事,不是小心火烛吗?为何,这个地方有烧过的痕迹。而且时间很久。此地的青石也与他出不一致。

    “你在看什么?”王二条上前问道。

    张宇突然之间对着他道:“他的死不正好成全了你们吗?我看你,贪图你嫂子的美sè可不是一天两天吧?”然后将目光投shè在远处收拾桌子的费余香,啧啧的发出流氓的口哨道:“瞧瞧,我都有点儿心动。”

    旁边的王二条紧紧的攥紧拳头,yù要挥击下去。却听见张宇道:“你是不是很怒火?也难怪,都三年了,却没有让你碰触她的体。一旦实质xìng的接触,总会让她浑难受,想起那天的形。”

    “那样的一个夜晚,一个男人就死在这里,被人砸死了。地上流了很多的血,很多的血……”

    张宇步步紧的对王二条,让他毫无喘息的时间,后者一直退到大缸上。神有点儿慌张,脸sè有点儿苍白。

    “你到底知道什么?你到底知道什么……”最后一句竟然是嚎叫出。

    吸引了收拾桌子的费余香,她急忙转,跑了过来。急忙拦在小鱼儿面前,盯着他道:“你想干嘛?虽然你是捕快,但是,也不能迫良民。”

    突然一横,打断了小鱼儿的表演,张宇笑了一下,笑道:“只不过,聊聊天而已,美女,也不用这么小题大做吧?小心,有人晚上爬你的,哈哈~~~”

    “流氓”费余香吐口道。没有想到面前的小捕快竟然是十恶不赦的流氓,有人说官差就是最大的流氓,她还不信,现在信了。本来之前帮她抢回荷包还心忖感激,但是接下里的一些了的事,让她对小鱼儿的好感然无存。

    “你滚,给我滚!!!”

    张宇耸耸肩膀,表示无所谓的样子,转就走,刚刚踏出几步,突然间一阵闪电闪烁。‘咔嚓,’打了几雷声。张宇厉声道:“王大财?!”

    王二条jīng神恍惚,加上害怕,突然有人叫名字,他连忙惊恐道:“在。”这一声不好,好像知道说错了,想连忙捂住嘴儿,可是为时已晚。

    张宇笑道:“果然是你,王大财。”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