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猪肉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张宇这种技术xìng宅男不仅看过岛国A片,连重口味的恐怖片也不放过,原因则是看某岛国悲惨之现状,扬天朝之欣欣向荣一片河蟹。什么贞子,咒怨之类,这种分尸案小KISS。

    不过他还是运气吐纳一番,提高点儿量,这地方太冷了。闭目行走一周之后,睁开眼睛,大胆的上前,将各种零件拆下来,组合成一具完整的尸体。

    “呃?猪荣?”张龙发现了脑袋后道,连忙抱拳道:“大人,此人就是朱家铺老板猪荣。”

    没错,看来猪荣果然也是一盘菜被人切了。细细的勘察伤口,切口很钝,皮多卷凸,肚皮穿透,脏器曾经出入,手上有伤,筋骨皮稠粘,受刃处皮紧缩骨头露出。此前必然搏斗过。

    项下皮不卷凸,两锁骨不耸起皮剥,就是死后砍落的。死人被割截的,则尸首的皮如旧,血不灌荫,被割地方皮不紧缩,刃物尽处无血流,其sè白。纵然伤痕下面有血,洗检挤捺,内没有清血出的,即不是生前被刃伤的。

    想必是之前已经死后再被肢解。凶手极度的残忍,必然与他有深仇大恨,要不然怎会如此待遇呢?

    张宇心中总是有一阵奇怪的感觉,只是说不出。

    包黑子走过来问道:“你怎么看?”

    这货就是活阎王,倒不害怕这些,他能这么淡定的问,想必心中自有计较。

    “此人与凶手认识,两人必然交谈了一番,然后起了冲突,凶手先下手为强,先是斩掉了死者的右臂。待死者失去反抗之后,在肚子上的是致命伤,刺破死者的肝脏,失血而死。由于打斗引起了伙计们的注意。凶手一刀刺进第一个伙计的腹部,被顶牛几丈远,抽出刀甩手斩在那人的脖子上。几个伙计们纷纷被他杀死,大多是一刀毙命。此人的刀功不错。”

    张龙上前道:“照你所说,此人是高手?”

    张宇道:“有一定的武功基础。对刀法很有研究。”

    “你怎么知道?”

    “很简单。瞧这里,尽管他很想掩饰些什么?将骨头搞的参差不齐,然而你瞧这个点儿很难找寻。在瞧这里,还有这么,在看他们的致命一击,喔喔,不得不说的确想掩饰很多。”

    “好吧,算你说的有理。”

    “好了,我们离开这里,这地方还真冷。”包黑子挥一挥手,转离开这里。

    小鱼儿瞧他的背影,应该是知道了一些什么?这家伙一项很神秘。

    “喔,你们终于出来了,我的天呢?”马小玲上前说道,使劲的摇头,然而始终挥之不去的是那些可怕的片段。可能要做几天的噩梦。

    包黑子出来后比较的凝重,黑着脸问道:

    “公孙先生呢?”

    这个时候,赵虎过来道:“公孙先生,正在摆弄那些尸体”

    “呕~~~~”那三个人闻声,有点儿想喷的感觉,每个人捂着嘴儿,匆匆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估计隔夜饭是倒出来了。

    赵虎瞧着他们的背影,摸着自己的脑门,感觉到莫名其妙,问道:

    “他们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吗?”

    张宇与赵虎可是没有交际,两人相互懒得理会。互相瞧对方不顺眼,也是人家是贵族,咱可是平头老百姓。

    “哼!!”

    赵虎瞧着装样儿的小鱼儿气就不打一处来。然后对张龙道:“龙哥,瞧他的哪样儿,我真想揍他。”紧紧的攥紧拳头,还是控制不住怒火。

    张龙挥着手,想起地窖的场景,本想还呼吸新型空气,也有点儿把持不住,额头上渗出一些汗水,道:“额,最好还是不要说尸体的好。”

    “到底怎么回事?”赵虎上期拽着张龙道。

    张龙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的嘀咕道:“自己去地窖去看。”转离开,留下了发呆的赵虎。

    “地窖?”赵虎一时间想不明白,好奇心作祟,又想问明白,可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走远了,抬手招呼:“哎哎?”暗忖,我自己去看。

    等他来到地窖的时候,发现冰凉的案台上,躺着一人,不就是死人吗?用的着真么害怕吗?这是的。拿着腰刀一戳,那圆圆的像足球般大小的脑袋,咕噜咕噜滚落下来,跌落在他的脚边,那眼睛忽然间,睁开,血水从眼角儿流出。狰狞的看着他,吓得赵虎连连后退,一直到墙边,一股坐在地上,粗喘着气,脸sè一霎间苍白了不少,额头上的汗水飘飘的飞,感觉到背后凉飕飕。

    “虎哥,虎哥?”下来几个衙役看着赵虎一股坐在地上的样子叫喊道。

    赵虎自然不想在兄弟们面前丢面子了。装模作样的拿起地上的头,扯着头发提溜起来。一把仍在两个衙役前道:“接着。”

    那两个衙役何时见过这架势,吓得不知道如何时候,那颗脑袋在空中跳来跳去。吓得两人哇哇直叫。

    “叫什么叫,瞧你们那怂样,真替你们丢脸。”赵虎教训道。虎威一阵,抖擞了一下衣服道:“还愣着干嘛?赶紧将尸首给公孙先生送过去。”

    然后自己大摇大摆的爬出了地窖,趁着没人的地方,连忙避在墙壁上,手捋着自己的口,深呼吸,顺顺气,刚才太吓人了,妹的。

    而此刻的张宇心中还是有很多疑问的,一边走,一边思考。双手交叉在脖子后,抬头看着天空,夕阳西下,映红了天边的晚霞,云彩像着了火一样,是那么的绚烂多彩,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火烧云吧!夕阳,红红的秋rì夕阳,早已失去了曾经灼的威力,呈现出一种可以直视的虚弱姿态,并感受到它不可挽回的沉向西山的势头。

    突然之间有人喊道:“救命啊,有人抢钱啊,有人抢钱啊。”

    小鱼儿闻声,为一个捕快自然要维护周围的治安,瞧去,正瞧见一个影在快速的移动,而后面正是一个女子在追赶。他握住腰刀快速上前,大喊道:“小贼,哪里跑!!!”

    左腿一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一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

    “亢龙有悔!!!”

    “砰!!!”正中那小贼的后腰上,一掌就将对方击倒在地上,成功的将其擒获。马不停蹄的上前,拾起那荷包。那荷包声一股棕油味道儿。

    那女人追过来,上气不接下气道:“那是我的。”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