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残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包黑子见到奏报,连忙起召集衙役去朱家铺,宋代的官员碰到凶杀案件,一定要亲临。

    古代中对于死者很是注重,除谋反、谋大逆等罪犯即时处死外,其他的死囚均要奏报朝廷,待朝廷复审复核后,死罪呈给皇帝,由皇帝亲笔勾决,待秋季霜降后至冬至前进行问斩。

    包黑子一来就瞧见了朱家铺店门外的圈起来的绳索,那些围观群众全都与那朱家铺三四丈之远。欣然点了点头,不错,这样就不会破坏现场了。

    衙役们连忙抱拳道:“大人。”

    包黑子点了点头,然后伸手道:“公孙先生请,南宫少侠请,欧阳姑娘请。”

    “大人请”

    包黑子走了进来,只瞧见小鱼儿走来走去,思考着。周围的衙役刚要抱拳。包黑子连连制止,他知道这种思考是要不得打断的,破案的关键往往就在乎那一瞬间的灵感。

    小鱼儿觉察到了不平常,回头一瞧包黑子等人瞧着自己,连忙走上前去抱拳道:“大人。”

    “恩”包黑子点了点头,瞧着地上的白布道:“有眉目了吗?”

    张宇闻言,只能摇头做罢:“目前毫无头绪。”

    “切,这么久都没有发现,还以为多么了不起呢?”出言的自然就是南宫逸这家伙了,一向瞧不起小鱼儿。

    包黑子笑道:“哦,南宫少侠有什么高见安?”

    “我?”南宫逸刚到现场,他要是能说出一个所以然来,那还真的邪门了。吞吐突突一番后,也没有出来一个

    “还以为多么了不起呢?还不是如此。中看不中用。”倒不是张宇说的,而是旁边的马小玲说的。她似乎很对这个南宫逸有怨言。从一开始就没有正眼瞧一眼。那她的心里话说:谁让你欺负小鱼儿的。哼,不知道,他是我的专属吗?只有我可以欺负。

    这要是被小鱼儿知道了,估计是喜啊还是悲。

    南宫逸被说的脸红脖子粗,转就要……可是转的一霎之间愣住了。之前一直的看着的是马小玲的背影没有正面瞧。然而此刻正面瞧见她。不是因为马小玲美若天仙,而是她太像一个人了。

    刚要喊道:“赵……”

    “额?”小鱼儿看着他们。

    “你说什么?!”马小玲双手掐腰,昂起头,脯哼道。

    南宫逸马上嬉皮笑脸道:“没什么。我说找线索,嘿嘿……”

    “切”马小玲不屑一顾道。

    怪不得此小子肆无忌惮呢?原来有靠山啊,看来要另想办法。欧阳英瞧出了端倪,毕竟是青梅竹马长大的,难道还不了解,道:“她是谁啊?”

    “不认识。”南宫逸连忙摇头道。

    欧阳英一听,顿时有点儿生气敢跟我隐藏,犀利的眼神盯着他,道:“那你干嘛盯着她看啊?”

    “我那是表象我君子风度。”南宫逸说道。

    欧阳英一听就有点儿火,一直以来都是对自己百依百顺的,怎么见了这个小女就变了一个人似的?远远的看着马小玲,模样上两人不相上下,各有千秋。往下瞧去,然后对比一下,部好像也比自己大。在一瞧那腿,腿很长。哼,长就长,谁稀罕啊。哼,马上气鼓鼓的。这是女人的通病,总是找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安插在对方上。

    “你就继续保持你的君子之风吧。”

    南宫逸瞧着欧阳英虽然她在笑,但是自己怎么打了个寒战。难道……

    于是欧阳英上前,双手抱着小鱼儿的手臂道:“小鱼儿……”

    张宇手臂上传来软软的感觉,明显是上传来的感觉,很坚,不好意思的回头:“啊,英姐?”

    马小玲瞧的真真儿的,上前去拨弄那双玉手,撅着小嘴儿道:“放开,放开”好像不希望有人来抢夺。

    欧阳英被她能的很生疼,极其不乐意,训斥的口吻道:

    “喂喂,小妹妹,你这样知不知道很不礼貌啊?”

    马小玲好不甘示弱道:“切,是谁不礼貌啊?一上来就将体凑上来。想干嘛?”

    “我想干嘛?用得着你管吗?”欧阳英不服道。

    ……

    咱可不掺和这两个女人的事,感觉溜吧。的确,在屋内瞧见了包黑子等人,连忙抱拳,英雄所见略同啊。

    进屋之后,张宇环顾一下,的确发现了一些端倪,屋内没有桌椅板凳。走了几圈,道:“凶手清理了现场。没有留下痕迹。”

    “哼,这一瞧,就知道,还用你说。”南宫逸讽刺道。

    就在这个时候,张龙走了进来,禀报道:“大人。”

    “张龙啊?查到了什么?”包大人询问道。

    张龙上前一步道:“通过公孙先生的检验跟街坊邻居的辨认。死者都是铺的伙计,可是没有猪荣。”

    “哈哈,我就是说么?凶手肯定是这家店的老板猪荣。”南宫逸得瑟的说出了结论。

    张宇皱了一下眉头道:“我可不这么认为。”

    “靠,就知道你小子反对。妹的,小爷在京城破获的无数件案件,哪里出错了……”南宫逸似乎想炫耀一下自己的功绩……

    可是张宇不会给他机会,连忙道:“我不知道你在京城怎么办案的,不过,这次你错了。”俯下子,指着地上道:“大人,请看。”

    包黑子俯下子去看小鱼儿所指的地方,初始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再仔细一瞧两地有所不同。

    “什么啊?!”南宫逸也凑上来瞧,可是没瞧明白。

    张宇嘿嘿一笑,使劲的一跺脚,顿时,尘土飞扬。搞的大家灰头灰脸。

    “咳咳,小鱼儿,你想干嘛?”

    南宫逸怒骂道:“我要杀了你?”

    等尘埃落定的时候,屋内少了一人。人哪里去了?消失了?包黑子也奇怪的很,没有瞧见人。一股恐怖的气息传来,几个人紧紧的围在一起。

    “大人,你有没有感觉到冷?”

    “怪恐怖的?”

    “不会有鬼吧?”

    “都闭嘴。”张龙吼叫道,镇住全场。

    包黑子也感觉到脑门儿上一阵汗水,深呼吸一下。调整一下自己的气息,这太诡异了。

    而南宫逸也是,紧紧的捂着手的剑,手心手背全是汗水。刚才还想教训一下张宇,可是一转眼就消失了。

    “喂,你们还愣住干嘛?赶紧下来,下面有你们想看得。”一阵洪亮的声音传来。吓众人一跳,靠,谁这么大的嗓门儿啊。

    包黑子俯下子一瞧,地上出来一个洞,从那洞正在冒寒气。在一瞧一点儿火折子燃烧起来,正是小鱼儿。

    小鱼儿笑着打招呼道:“大人,赶紧点儿,他在下面。”原来小鱼儿知道,这些铺必然有冰窖之类的,将冬天的冰收藏起来,放进地下室,做一个大型的冰窟。要不然夏天很容易坏掉。

    小鱼儿瞧见包黑子下来后,指着道:“大人,请看。”

    包黑子一转,借助着小鱼儿的火折子的光,呆呆的愣在哪里。为官这几年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么……

    “咚咚”两声落地上,南宫逸与张龙下了地洞。南宫逸打了一眼,眼前的形,让他大吃一惊。差点儿没有站稳摔倒在地上:“这什么啊?!”

    原来面前竟然是人,好像是案台上的肥猪被肢解了一番。然后各种零件被倒挂在上面。

    “哇~~~”南宫逸有种想吐的感觉,连忙招手。头也不会的爬上了地洞。

    还说是破获什么大案呢?想也是阿猫阿狗的失踪案件吧。这点儿小场面都吓的尿裤子。

    跑道院子内的南宫逸想吐,连连咳嗽,咳咳~~~呕~~~两个女人正在争吵,瞧着南宫逸慌张的脸sè苍白的跑了出来,呕,呕的吐着。

    “喂喂,逸哥哥,你怎么来?”欧阳英走过来问道。

    现在的他哪里能说出话啊,一想起脑海里的那些片段,就开始呕吐。

    马小玲知道发现了什么急忙进屋,欧阳英一瞧不好,也跟了上去。

    “喂喂,你们两个别进去啊。”

    一分钟之后,两个人像之前南宫逸一般无二的跑了出来。真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张龙使劲摇头晃脑一番,道:“谁跟他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啊?”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