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糖醋鲤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经过盘问,迎宾楼掌柜讲述,原来这彪形大汉洪五与另一个人(洪六)来这里吃饭。结果回去之后,洪六则死了。所以来这里闹。说的也是,洪氏家族一下子死了两个人。还本想来天长县找小鱼儿讨个说法,结果真是出师未捷先死。

    掌柜委屈的说道:“他一来就大喊大叫,说迎宾楼的饭毒死人了。我们迎宾楼在天长县可是有些年头了,怎么可能毒死人呢?那彪形大汉一来就将我的客人全吓跑了。这么多人都吃我们店里的饭菜,也没有吃死人。就他们这些外乡人来吃,竟然死了。我这到哪里说理去。”

    张宇听闻之后,紧锁眉头,问道:“他们来的时候谁接待的?点了什么饭?”

    掌柜子看着小鱼儿的表,老实的回答:“来我们天长县,自然是吃我们迎宾楼的鲤鱼,你也吃过,就是我们店招牌菜糖醋鲤鱼。嘿嘿。”

    “糖醋鲤鱼?”张宇喃喃道:“这道菜味道不错?可惜不是地道的黄河鲤。”

    掌柜子眼睛一亮,笑道:“这您都能吃出来?的确,黄河鲤的味纯正,鲜嫩肥美,人们多喜食。《诗经》载:岂食其鱼,必河之鲤,可是咱这里与那黄河太远只能用本地的鲤鱼。”

    张宇之所以能吃出来,那是天赋,后世中他就学会做这一道拿手菜。(拿手菜:值得是可以上得了宴席。至于其他的家常菜就不值得一提。)

    “不过,其他的原料,可是上等的材料。”掌柜子上前道,他可是花了大价钱请来的北方名厨。

    “还有什么?”张宇问道。

    掌柜子继续说道:“一碟茴香豆,一壶烧酒。”

    这几个菜没什么啊?也不是相忌相克的食物。想了一会儿道:“他们就没有问点别的?或者谈一些其他的?”

    “这个就不清楚了。”掌柜子思忖了一会儿道:“这个你要问小二。”

    然后高声道:“小二,小二。过来!”

    “来了,来了。”店小二放下手中的菜籽油过来,笑呵呵的样子,头上裹着一个毛巾,要上系着围裙。店里的打扮多是如此。

    “小鱼儿,你找我啊?”

    “说什么呢?!”掌柜子严厉批评一下店小二,然后笑呵呵的对小鱼儿道:“小张捕头,您别见怪啊。这小子嘴笨不会说话。”

    “好了,叫我小鱼儿就可以了。”张宇也不矫道。这可是后世的问讯技巧。

    顿时,店小二备受感激,我就是,小鱼儿不会忘记俺,也不枉我以前给他拿好吃的。笑道:“你问什么?”

    掌柜子哼道:“张捕快问你那天那两个人说些什么?”

    “哦?!”店小二思考一下,回忆当天的形,两个彪形大汉来到迎宾楼,一瞧就不是本地人。他们上都带着家伙。两人的脸sè不善,没有人敢惹。

    其中一个就是洪武与今rì的行头一般无二,另一个则是洪流。来到迎宾楼对面而坐,谈论了一会儿。好像依稀记得一些说一定要找到什么那个人。只要练了那个刀法的人就知道是谁?

    听闻这些,张宇心中自然有了眉目,看来这两个人的确是冲着自己来的,不是开封府逃出的逃犯。只要不是亡命之徒就好办。

    店小二带着张宇来到墙角儿的一张桌子旁,指着桌子道:“当时就坐在这里。”

    “小二,还不上菜。”

    店小二继续道:“当时,我给他们推荐了本店的名菜,糖醋鲤鱼。所以记得很清楚。”

    “那他们有什么特征?”张宇又问道。

    店小二疑惑道:“今天你不是都瞧清楚了吗?”

    “我问的另一位?”

    店小二不好意思道:“哦,当时,没太在意,不过,瞧那为脸sè不是太好。偶尔咳嗽几下。别的没什么。”

    “还有别的吗?”张宇又问道。

    店小二摇头道:“没有了。”

    突然,有一个衙役走过来,说道:“小鱼儿,有人找你。”

    “谁?”张宇奇怪的问道。

    “一个乞丐。”

    这个时候,那些衙役们都用菜籽油将石灰粉擦拭了一遍。眨眨眼睛还有点儿不适应,眼眶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一般。

    张宇说道:“受伤的兄弟,都去董家医馆看看,开几副眼药,免得留下后遗症。记得报我的名字。”

    “是。”众衙役们抱拳道。

    旁边的欧阳英都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看来这小家伙还真的得人心啊。而南宫逸则是心理嫉妒,自己处在他的位置,肯定比他做的还要好。

    马汉道:“这到底什么人啊?”

    张宇说道:“洪家的人。”

    洪家的人?马汉想了一会儿,并没有与姓洪的交恶啊。突然眼睛一怔,洪涛不就是姓洪吗?

    张宇留下他一个人在遐想,对楼梯上的二位道:“你们两位请自便,没有时间招呼你们了。”然后,留下话,就走出了迎宾楼。

    谁稀罕你招呼啊?欧阳英大小姐的脾气上来了之后,准备下楼来教训他。结果一瞧小鱼儿已经出了门。

    出了门,瞧见一个乞丐手里拿着碗和竹棍,正是小秀才。张宇抱拳笑道:“秀才哥,好久不见啊。最近公务繁忙也没时间见弟兄们?不知道鲁长老可好?”

    小秀才一瞧小鱼儿主动抱拳打招呼,连忙嘻嘻道:“好,好的很。瞧,这可是新衣服。”再新也缝几个补丁。只瞧见他扯着自己的衣服夹层道:“看,还有棉花。托你的福,这个冬天好过一些了。嘿嘿。”傻傻的笑着。

    张宇点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问道:“找我什么事儿?”

    小秀才左右环顾,好想做贼似的,没有被人发现后,将小鱼儿拉到一旁道:“是长老让我给你带几句话。说洪家的洪武洪流两人已经到了天长县。住在城北的破庙中。这两位都是江湖上的好手,你自己多小心点儿,要么躲在衙门里不出来,要么出来的时候多带点儿人。有人将你的消息透漏给他了,不过没见过你。只要你不用什么刀法,他们也查不出来。”

    “你这事后诸葛亮,我已经用了刀法了,而且还交过几手。对方也认清自己的模样了。”张宇白了他一眼道。

    小秀才大吃一惊,吐道:“这能怨我们?我以为你在衙门内呢?特意去找你,谁知道你在着迎宾楼啊。有好吃的,就忘了兄弟我了。亏我还分你半个馍馍……”反正将以前的丑事一竿子说了出来。

    张宇知道虽然不是自己,但是人家认定是自己啊。前世啊,你到底做了多少孽啊。连忙打住道:“停停,你找店小二将楼上的饭打包打走。我们赶着去抓贼。”

    然后复回迎宾楼高手一挥:“兄弟抄家伙,跟我走。”马汉闻言,带上腰刀与未受伤的几名衙役跟上小鱼儿。

    欧阳英对南宫逸道:“逸哥哥,走,我们也去看看。”南宫逸也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