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线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中天皓月明世界,遍地笙歌乐团圆,小僧祝愿读者大大们事业更加成功,好事不断。顺便求赞赏,求收藏,求支持等各种求,谢谢大家。

    破案的的确很难写。不仅费脑也费时间。总是留下很多的BUg。但,我想将理论上合理的,最大的一种可能作为关键。现在埋下很多坑,比如说,猪荣的铺,暖香阁花,桐油老板绑架案,开封逃犯,神秘人是谁等。尽快去书写。希望大家不要着急。

    张宇带着王朝马汉买来了老陈醋和烈酒返回到了义庄。面露喜色,好像登科双喜临门的状元,心中一阵兴奋,总算想起来这种合剂是什么。而那两位基友则是一阵郁闷,一副可怜样。呜呜,花的是我们的钱啊。

    老仵作瞧见张宇去而复返,心理嘀咕:这小子还不死心吗?年轻人就喜欢钻牛角尖。摇头后,终究是太年轻。

    “你又回来干嘛?”

    小鱼儿抱拳笑道:“呶,给你送酒来了。”

    老仵作心中看着酒坛子上的符号,就知道是上等的老酒,暗忖,自己喝不了这么多吧,难道?哎,这败家小子。

    突然之间,后面有人高喊,原来是马小玲跟过来了,大喊大叫道:“小鱼儿,让你等等我,怎么不等我啊?”

    王朝与马汉咧着嘴儿偷着笑,看吧有女朋友以后就别想放松。

    张宇皱了一下眉头,回头之后,露出灿烂的笑容道:“额,不是说了吗?这个地方不适合你来。”

    “什么不适合我来啊。难道这里是青楼不成?”张宇看着马小玲像小媳妇一般,双颊布满绯云煞是可

    这古代人,净瞎想,你见过青楼旁边还有开坟场的?虽然那些女子经常说干死我,干死我。那也调*而已。

    “这个地方真不是女孩子来的。”

    被张宇这么一说,马小玲撅着小嘴儿装的很萌,露出凶光眼神道:“有什么我不能来的吗?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是不是金屋藏?”

    金屋藏?亏你想的出来,这死人呆的地方,有也是聂小倩这样绝色的女鬼。

    “我的马小姐,这里是义庄。是死人来的地方,你一个女孩子来这里干嘛?”

    马小玲听见他说我的马小姐,顿时脸色更加红润,变的害羞起来。在哪里甜丝丝的遐想。

    不过张宇可没有功夫理会她,丢下她在一旁去北坡那娄氏一家人的骸骨。

    老仵作问道:“你还想用你的方法试验?”

    张宇将醋坛子跟酒坛子放下后道:“是的,我想这次一定会成功。”

    “很自信?”老仵作闻言道。

    张宇笑道:“那是当然,跟着来吧。让你见识一下。”小心牛皮吹破了,没人缝。

    马小玲探头看那义庄,白天森森的怪恐怖,虽然自己有武功,但是面对鬼怪不知道好不好使。毕竟是女孩子心里有点儿毛触,想打退堂鼓。但是,瞧见小鱼儿谈笑有鸿儒的样子,鼓起勇气道:“等等我,我也去。”

    然后一行人来到北坡的坟地,找到了那个土坑。将柴火重新点燃。很快石头又一次被烧,然后将将酒跟醋放进滚烫的石头上,霎时间云雾缭绕,一股醋味伴随着酒味渲染了坟地。味道不是很好闻。

    马小玲捏着琼鼻,玉手使劲的扇呼着空气道:“什么味儿啊?”不过一家人没有理会她。

    马小玲又一惊一乍道:“骨头?!”

    “一惊一乍的干嘛?没事也被你吓死。老实待着。”张宇不耐烦道。

    “你拿骨头干嘛?”

    “等会儿就知道了。”

    只瞧见张宇将那些骨头又重新放在浇了醋跟酒的烧的石头上面。铺上干草。等待着气凉透。

    马汉问道:“这样会成功吗?”

    “那是当然。”张宇很自信。看着气渐渐的少了。他上前去掀开那些干草。面色露出惊讶,接着露出微笑。

    众人瞧着张宇的神,心中诧异,难道成功了,纷纷上前查看。

    只瞧见那些白骨上面还是光灿灿的一样,没有什么去别。却听见小鱼儿大笑。大家纷纷去想:难道这家伙失败后,发疯了?

    老仵作关心道:“年轻人,失败了就失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谁说我失败了。”张宇笑道,拿去一根骨头,上面有血色的痕迹,然后道:“这只有血迹的是死前造成的。而这些没有血迹则是死后造成得。”

    大家将目光盯在张宇手里所拿的白骨上面,的确发现了血色印记,道:“这就是那本书所说的?”

    张宇点了点头道:“是的,在书中,这叫地窖酒醋验骨,首先挖一个小坑,二尺多深五尺多宽,然后用火烧里边,把土全部烧红后倒上酒和醋,倒进去时高温就会产生蒸汽,这时把骨头往里一蒸,蒸的过程中骨头上原来的痕迹,包括血迹就会显现出来。”

    其实原理则是乙酸,乙酸对动物蛋白有溶解的作用。而血液的成分以及血渍的成分血液的主要成分是水和蛋白质(红膜肽、纤维蛋白、县胃蛋白酶原等等),而久的血渍水分蒸发殆尽,血渍的则是动物的蛋白质。所以久的血迹就显现出来。

    “哦。”马小玲鼓掌道。这货听懂了?

    而马汉与王朝面面相觑,还是抓贼来的方便,看来这破案真的不是这块料。

    老仵作很是吃惊,不过老年人肌萎缩,表都一个样儿,瞧不出什么波动。

    “可这些与我们的案件有什么关系呢?”马汉问道。

    张宇笑道:“你不觉得奇怪吗?这里这么多骨头只有这一具尸体是人活着的时候被杀,剩下骨头则是死后搞断的。那么说只有一种可能。杀害他们的人不仅是一个人所为,而且还有一个帮凶。而这个帮凶就是这个人。手有六指,并且脚有点坡的人。”

    “你怎么知道?”

    张宇解释道:“我发现这根指头,按在脚上似乎比较长。于是我试着比对一下手。发现恰似好吻合。所以,那个帮凶就是坡脚而有六指的人。”于是小鱼儿就将那只指头放在那具有血迹的手掌上。

    当然的案应该是凶手跟帮凶发生了争执,结果头盖骨被敲碎,面目全非。凶手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这具尸体的特征,所以将他的手指掰断。然而却被娄家的狗吃进肚子里。而那忠狗也却死了。还好,当时的人很有心,将他们一起埋葬。要不然也没有线索。

    “问一下县里,谁是六根指头并且坡脚,又是随着娄氏一家被害以后就消失的人。就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